你唯一不手下留情的是自己

痛苦如潮漲潮退,忽明忽暗。原來痛苦也有很多不同質感。一條木樁直插心臟的。一把利刀在心房橫邊𠝹開。一塊一塊肉刴去如肉體凌遲。劇痛。急痛。撕裂的痛。深入內在的痛。在夢中把自己痛醒的痛。逐漸強度還沒那麼高,卻變成更持久的,陣痛,微痛,幽靈痛。一把小提琴的弓在心頭拉顫音,一行滑過。

﹣﹣潘國靈


 小說家族   ...更多>>

 

 城市文化   ...更多>>

 文學花園   ...更多>>

 

 電影走廊   ...更多>>

 藝術農莊   ...更多>>

 

 散文札記   ...更多>>

 書評天地   ...更多>>

 

 愛情碎語   ...更多>>

 存在的詩   ...更多>>

 

 數碼特區   ...更多>>

 代序羔羊   ...更多>>

 

 人物直擊   ...更多>>

 
 

消息速遞

21/8/2014
2/8/2014
1/5/2014
28/2/2014
17/1/2014



自2002年11月1日起,你是第 1841938 位訪客

下載香港增補字 || 私隱權政策 || 管理員專頁
版權所有,未經書面許可,不得轉載
本網站由hkAuthors.com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