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情碎語

  <  返回本欄目錄  <<


出水芙蓉
/ 潘國靈 / 6/12/2003

談到繪畫中的裸之美,不能不說浴女圖。古往今來,不少畫家都畫過浴女(也有畫浴男的,如名畫家塞尚的〈男浴者〉等,但例子畢竟少得多),而當中,最叫人印象深刻的,首推雷奈亞(Pierre-Auguste Renoir, 1841-1919)、竇加(Edgar Degas, 1834-1917)和波那爾(Pierre Bonnard, 1867-1947)三人。要在三人中分出高下,談何容易,但若加入個人感情考慮,則我特別推許波那爾。原因是,他畫筆下的浴女,真是有情。

雷奈亞的女子,身材畢竟過於豐腴,不合我的脾胃,兼且他筆下的浴女還帶有絲毫擺甫士的姿勢;真正畫下沐浴之中,或沐浴前後不經意流露自然美態的,竇加和波那爾可說平分春色,各有吸引。但竇加畢竟自疑過:「我可能把女人們都視為動物了!」而波那爾恰恰相反,他的浴女模特兒就是他的愛人,在他的浴女圖中,流溢著一段綿長的愛。

故事已十分經典了。波那爾一直不知道枕邊人的名字。別誤會,這不是一夜情。而是一夜情的不知多少倍。波那爾與情人兼模特兒雙宿雙棲足二十八年後,波特爾才知道女子芳名叫瑪爾特(Marthe)。瑪爾特比波那爾早離開這個世上,兩人共同生活了三十九年,相親相愛,名字原來並不重要。更厲害是波那爾可以將愛人的怪癖注入其藝術王國。不錯,你大抵也猜到,瑪爾特是一個有嚴重潔癖的女子,每天都要洗好幾次澡,醒來洗(早上及午睡後),出門前洗,回家後洗,睡前也洗。波那爾的浴女圖,是真真正正從生活中提取出來的。

希臘神話中寧芙(Nymphs)是山林水澤的女神,能歌善舞,心地善良,寧芙常跟狩獵女神同遊出獵,每次獵罷在山泉野林沐浴,半獸神潘恩常躲在草叢中偷窺,又或吹起牠的蘆笛,讓群仙女從山谷出來,在笛聲之中載歌載舞。寧芙在羅馬神話中是泉之精靈,不職司任何職務,只知隨興過日子。瑪爾特就是波那爾的寧芙,是泉之精靈,法國象徵派詩人稱波那爾為「現代潘恩」,此名非虛。

只是波那爾拿的不是蘆笛,而是畫筆。他的眼光也像是躲在暗角偷窺,並非帶罪惡性、淫邪性的偷窺,而是唯恐驚動對方,將自己隱藏起來使對方以最自然狀態自處的偷窺。甚麼是女子最美麗的姿態?波那爾畫瑪爾特的浴圖,提供了一些我們輕易忽視的答案。舉例說,在〈欠身盥洗裸婦〉中,波那爾畫下了一個答案──女子盥洗時的欠身姿勢。在〈右腳抬起的裸婦〉中,波那爾畫下了另一答案──女子洗擦時抬起右腳的姿勢。在〈跪在澡盆中裸女〉中,答案則在澡盆中跪下的姿勢……


欠身盥洗裸婦


右腳抬起的裸婦


跪在澡盆中裸女

很多男人看女人裸體只愛看她們的胸部,這些人不配看波那爾的浴女圖。波那爾並不特意誇示女性的乳房,女性的瞬間動態才是捕捉的重點,有別於古典畫上常見的直立不動,浴女的彎曲姿勢呈現出女性的曲線美,筆觸充滿快感,色彩繽紛,波那爾從愛人的病態中看出了美。嫻靜、曲線、綩約、嫵媚、韌性都是對女性體美的描述,這些都盡顯在波那爾的寧芙化身之上。

或許比較無情的,是歲月對人的淘洗。玉環飛燕皆塵土,再美的紅顏也會衰老。波那爾以畫筆對抗韶光的飛逝。從一九二五年開始,波那爾創作了一系列浸在浴缸中的全身裸女圖,如〈浴缸中的裸女〉,屆指一算,當時瑪爾特已經五十多歲,但畫作中出現的卻是一個二十多歲的女人,也就是瑪爾特初遇波那爾的年紀。歲月催人,當年的女子已經肌肉鬆弛了,但波那爾以畫筆抹去了時光。情人眼裡出西施,也許在波那爾眼中,情人永遠是美麗的,人會老但藝術不,但看在平凡人眼裡,還是有點叫人心酸。

不錯,忘了寧芙女神不僅是泉之精靈,亦為永遠少女。但寧芙只是半人半神,即使在神話中也是會死的,何況現實。越說下去,越發覺我其實不是在說關於藝術,而是在述說著一段愛的故事。看罷這些畫,忽生固執,以為一個人假若不曾細意觀看情人出浴,不曾領略情人之美,甚至愛。現在回想,竟還勾起自己當年情人出浴的姿態。只是我不是畫家,我但願再有機會欣賞她沐浴的優美,我會以我攝影機的腦袋把她記下。如果可以的話。

 


自2002年11月1日起,你是第 2087431 位訪客

下載香港增補字 || 私隱權政策 || 管理員專頁
版權所有,未經書面許可,不得轉載
本網站由hkAuthors.com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