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花園

  <  返回本欄目錄  <<


前景,無所謂光明,無所謂黯淡
/ 潘國靈 / 20/2/2004

文學雜誌《青熒》要策劃一個「香港文學前景」專題。年青人洪偉懷再三邀稿然我不置可否究其實是我不知有甚麼話好說。

一手寫評論一手寫小說理應有話好說。然我在創作路上自己也亦步亦趨兩腳蹣跚跌跌撞撞,經常分不清岔路與大路,只能記魯迅所言:地上本沒有路,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

文學創作從來無暇理會大氣候。要是認為文學前景一片光明才執起筆的,大抵心態跟打任何一份工希望晉升希望扶搖直上沒有兩樣。真正創作的魔力在於,無論氣候如何,我,還是按捺不住的創作。創作了再想發表吧,好的東西總有收容所。

我當然可以列舉:文學雜誌形形色色空間也不算太擠。中學辦的寫作班也好像越來越多。又有藝發局資助出版(雖然資助是越來越困難)。新人也一直輩出舊人依然活躍。真正百花齊放的文壇,原沒有「一代新人換舊人」的想法。

然而文學雜誌始終是小眾。圖像年代把文字更擠進邊緣。幾年前熱烘烘的網上文學彷彿泡沫與虛火一堆。坊間EQ、創意思維、互動教學不錯是風行一片,但不一定有利創作,有時更像是大眾神話。如果我不相信,所謂文學前景便失去了一把可量度的尺。很多大文豪成就於孤獨、悲觀、破碎,EQ零蛋,生命被歸於負面的東西。我記得奇斯洛夫斯基說過:「我唯一的優點是:我悲觀。」沒理由悲觀一定遭到唾棄。

兼且文學雜誌刊登的稿件(尤其對新手來說),篇幅越來越小,萬字小說本來只屬短篇,可文學雜誌盛載起來已經面有難色,這無形中也加添了寫作的困難。作者唯有適應空間越寫越短或者越寫越割碎如斷截禾蟲,在出版書籍時才再組合拼湊成一個整體面目。媒體特性肯定會影響作品性格,正如曾幾何時報章有連載小說,今天在香港已經式微了,這樣風格的作品也隨之式微。

大抵文學的路,必然是摸著石頭過河,邊行邊撥開雲霧辨別方向。文學沒有羅盤有的話也不要拾起只忠於自己就夠了。具深度的文學必定是小眾的,要往普及文化靠攏並非壞事,只是兩碼子事。我記得有一本書的名字叫《必要的孤獨》,不錯,必要的狐獨,文學創作所要承受的,尤其於香港這個社會。時代不同,像五四時期文學呼風喚雨的年代已過,不要奢望文學是「靈魂的工程師」──除了,你自身的靈魂。

如果文學是「在糞土中長出花朵」,有誰說得準,種子必然於肥沃土壤才得以茁壯。

 


自2002年11月1日起,你是第 2134869 位訪客

下載香港增補字 || 私隱權政策 || 管理員專頁
版權所有,未經書面許可,不得轉載
本網站由hkAuthors.com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