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農莊

  <  返回本欄目錄  <<


廣東童謠兒歌
-- 《明報》「世紀版」8.1.2000
/ 潘國靈 / 30/10/2002

廣東童謠兒歌有相當豐富的文化淵源,但一直備受忽略,記錄的文獻極少,據韋然說,五十年代前,僅有招子庸的《粵謳》和一本名為《流傳美洲的廣東歌謠考》可供參考;五十年代以後的歌謠,文獻欠奉。事實上,以廣東童謠兒歌作為全個音樂會主題並登大型音樂廳之堂,過往好像還不多見。

上一代的孩童對廣東童謠兒歌一定不會陌生。「小明小明小小明」、「何家小雞何家猜」、「點蟲蟲,蟲蟲飛,飛到荔枝磯」、「點指兵兵,點著誰人做大兵」、「大笨象,楂枝槍,去打仗,打完仗,返嚟食碗辣椒醬」……,都勾起兒時回憶。早年的廣東童謠兒歌,流傳於華南沿海一帶,具濃厚的地方色彩,很口語化,以口耳相傳。童謠和兒歌有所不同,童謠多是孩童在集體遊戲中流傳的作品,比較輕快;而兒歌主要是由母親向孩子口誦的,譬如《月光光》、《搖到外婆橋》、《雞公仔》等等,比較抒情。

很多口傳歌謠本來都是無調子的,譬如《大笨象,楂枝槍去打仗》、《氹氹轉》,都是無調的順口溜。今天,很多灌錄於唱片盒帶的廣東童謠兒歌,其實都是五十年代以後音樂人根據原來的口傳素材改編加工而成,根據順口溜推展改寫新詞、譜上曲調,使之成為一首完整的歌曲。舉例說,今天於唱片聽到的《賣懶》──「賣懶!賣懶!賣到年三十晚,過咗年就大個仔,唔好再學懶!靜靜話你知,努力讀書點會遲,發奮圖強懷大志,八十都未遲!……」除了原來的一句「賣懶!賣懶!賣到年三十晚」,其餘曲詞都是後來加上的。

追本溯源,這些譜成完整曲詞的廣東童謠兒歌,據音樂事務統籌處於二十年前出版作學校音樂補充教材的《廣東歌謠選》記述,第一首是五零年初國內音樂家施明新編寫、唱得家喻戶曉的《月光光》(此歌早前入選香港電台「世紀中文金曲」頭五十位;流動電話廣告也用上這歌)。廣東歌謠最早由內地流入香港,但說到將口傳素材發展成完整的現代版歌曲,最活躍的陣地,其實是香港。五十年代,周聰為電影插曲編寫的《一枝竹仔》,曾唱得街知巷聞。到七十年代,說到廣東童謠兒歌主力軍,不得不提創作人韋然,他曾在七十年代到幼稚園、小學做「採風」工作,又向老人家查問,以收集得到的原素材,創作出為數約三百首的廣東童謠兒歌,其中約一百首如《賣懶》、《點蟲蟲》、《搖到外婆穚》等,於七八年由當時的星島全音分五輯出版。廣東童謠兒歌離開了原始的口傳方式,以文化工業生產的唱片盒帶傳播。這些作品雖一直不是流行歌主流,但二十年以來一直有不同公司製作唱片翻唱,可見兒歌的需求甚大,譬如我手頭一張《快樂童謠(二)》專集,於九五年出版,由快樂兒童合唱團、維多利亞兒童合唱團主唱,絕大部份都是七十年代韋然的作品。嚴格來說,這都是侵犯版權,原始口傳的歌謠出處雖無從稽考,但以此來改寫創作的作品,其實都有明確的曲詞創作人。不過,也多得這些有意或無意的「盜版」,這些作品才得以廣泛流傳,還由香港回流到廣州、北京內地。

將廣東童謠兒歌譜成樂曲灌錄,從反面看,可以說將本來原始的文化滲進商業味道,而且改寫的過程中也可能扭曲原有味道,往往經過「淨化」,譬如將《大笨象,楂枝槍去打仗》的「吹你唔脹」等粗俗字句刪去;又如《雞公仔》本來訴說舊一代婦孺的抑鬱──「雞公仔,尾彎彎,做人新抱甚艱難,早早起床都話晏,眼淚唔乾入下間……」,新版本改成健康活潑的歌詞,隱去兒歌可能有的灰暗面。不過,不能否認,當新一代媽咪、菲印傭不懂向孩子口誦兒歌,口傳文化衰落時,廣東童謠兒歌的唱片盒帶,確發揮過一定的文化傳承作用。譬如說,一九九九年「香港校際音樂比賽」小學組別,冠軍獨唱歌曲是《搖到外婆穚》,合唱組冠軍協恩小學唱的是《床前明月光》,兒童合唱團亦不時演唱這類作品。最起碼,幼稚園學生再不需要唱曲詞不協音的「我是一個大蘋果」了。當然,當沒有荔園的大笨象、屋企不再養雞仔、床前是高樓而不是明月光,今天的孩子怎樣接收這些歌謠,就不是我所清楚的了。

廣東童謠兒歌有很豐富的文化價值。一些香港學書籍,譬如魯金的《港人生活望後鏡》,都有記述早期兒童遊戲,但鮮有記述與這些遊戲不可分割的童謠,譬如《何家小雞何家猜》、《椰子挾酸薑》、《跳飛機》、《跳橡筋》、《點指兵兵》、《錚沉磨較叉燒飽》、《狐狸小姐幾多點》等。遊戲以外,一些又與風俗節日有關,譬如《賣懶》、《八月十五是中秋》、與端午節有關的《琑琑轉》;一些又與民情生活有關,譬如《鏟刀磨較剪》等等。廣東童謠兒歌,在歌詞研究方面,還有一大片空白,有待研究者補上。

 


自2002年11月1日起,你是第 2111517 位訪客

下載香港增補字 || 私隱權政策 || 管理員專頁
版權所有,未經書面許可,不得轉載
本網站由hkAuthors.com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