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走廊

  <  返回本欄目錄  <<


香港電影地圖
-- 北京《時尚》雜誌2003年12月
/ 潘國靈 / 3/6/2004

在親身接觸一個城市之前,我們往往先有一定的文化想像。文化想像可能來自我們接觸的音樂、電影或小說;一個不能提供文化想像空間的城市,必然是欠缺了點甚活C香港這個有「東方荷里活」之稱的蕞爾小島,電影在建構文化想像方面,起了非常重要的作用。以下選擇了幾齣有明顯地理色彩、國內影迷喜歡的港片,說說當中呈現的城市景觀,當真一天來到香港這片天地,或可拿電影與實景、想像與經驗,相互比讀一下,可能你會看到一個不一樣的香港。

陳可辛:《甜蜜蜜》
緣來緣去的尖沙咀南部

不看《甜蜜蜜》,不知道原來尖沙咀可以如此浪漫婉麗。初到貴境的黎小軍(黎明飾),踏著單車穿梭于尖沙咀大街小巷送貨,及後認識了從廣州來、充當香港人的李翹(張曼玉飾),形單隻影變成一雙一對,單車、尖沙咀兩者意義,不再只是謀生。電影一幕說黎小軍下英文課後,騎著單車載李翹回家,李翹坐在單車後座,雙腳搖呀搖口堶騕菕m甜蜜蜜》(總叫我勾起王菲《約定》的歌詞:「當天街角流過你聲線,沿路旅程如歌褪變……」),無牽無掛,單車在尖沙咀廣東道徐徐流過,看得人心動不已。時光流轉,闊別數載,再次一雙一對坐在車上,黎小軍的單車換了李翹的私家房車,黎小軍做了人家丈夫,李翹跟了黑幫豹哥(曾志偉飾),物非人也非,一樣的只有同樣的地理(尖沙咀),同樣的鄧麗君歌聲(但此時畫外音播著的卻是叫人神傷的《再見!我的愛人》)。電影時空從一九八六年至一九九六年,當真是十年人事幾番新。影評人馮若芷看到電影的懷舊味道,她說:「它選擇了最有代表性之一的尖沙嘴南部作為根據地,將那處昔日的殖民地光芒盡情表露:有夕陽斜照下的舊式商店和門外的印度人、有浪漫化了的河內道式舊樓和街外的大樹、有念念不忘半島酒店的中年婦人偷偷地將收藏多年的酒店食具拿出來看──全部都是充滿緬懷之情的情深影像。」尖吵咀不僅是一個遊客區,也是一個緣份聚散之地,摩肩接踵,人海中偏偏遇上了你;多得導演陳可辛,現在一聽到鄧麗君的《甜蜜蜜》,便不禁想到電影一些畫面。

王家衛《重慶森林》
危機四伏的重慶大廈,感情輸送帶的中環扶手梯

《重慶森林》為重慶大廈這間烏煙瘴氣的廉價旅館,添上幾分迷離色彩,印巴籍、酒、性、毒品,當然還有一個穿雨褸載墨鏡套金髮的女毒梟。大陸有王家衛迷專程來港到此暫住,儼如朝聖之地(據說大陸影評人郭小櫓特意到此一遊,另外,電影評論大師David Bordwell也跑到重慶大廈消夜)。下半集梁朝偉與王菲(那時還叫王晴雯)一段移師港島中區,畫面明朗得多,California餐廳之外,最叫人印象深刻的,當然是那條中環行人扶手電梯,這條全球最長的扶手電梯,王家衛著眼點不在其長度,而在於它與兩旁住屋的交錯,警察663住所便在這扶手電梯旁,王菲偷偷潛進去像潛進了663的心窩,冷不防王菲在電梯上向住屋內的663大叫一聲,然後俏皮輕笑,663一臉懵懂,此幕看得人心花怒放,只是穿梭於扶手梯的除了王菲外還有過空姐女友周嘉玲,電梯,一條感情輸送帶,新歡舊愛,來而又往。我們看得開心,攝影師杜可風可叫苦連天,原來那家會哭的屋子是他的住家,他在《光之速記》說:「我想任何拍過電影的朋友都不會輕易將自己的住家借出,做為拍攝的場景,因為後果往往難以預料……不但自己被逐出家門,流離失所,還要遭受鄰居的抱怨、投訴,甚至生活的另一半在忍無可忍之下要求離婚。」

劉偉強、麥兆輝《無間道》
劇力迫人的天臺意象

《無間道》最叫人難忘的相信是連場的天台戲:黃sir送生日禮物(一隻手錶)給「二五仔」(陳永仁廿五號生日);黃sir與陳永仁再次會面於天臺,發現被人跟蹤,二人逃走,黃sir慘被敵人從天台拋下;最後陳永仁與劉健明雙雄對決,陳永仁一聲:「對唔住,我系差人!」對方回說:「邊個知呀!」陳拔起手槍,對準劉健明額頭,鏡頭往外拉開……。這些天台場面,成為《無間道》一個標記。確實的地理座標不明,首場黃sir與陳永仁的天台戲,正門取景上環一座商業大廈,天台主景卻是北角一幢政府物業;第二場黃sir與陳永仁天台的訣別戲,卻在另一紅磡商業大廈天台取景;呀,還有Beyond三子為《無間道II》主題曲《長空》拍的MV也在大廈天台取景。實則地點已不重要,總之這類高層商業大廈天台,在香港俯拾皆是,導演劉偉強與麥兆輝卻以天台玩出了耐人尋味的意象:隱蔽、光明、出路、死亡、上往天堂,下沖地獄。

另外,值得一提的,還有黃sir帶領一慾U屬,暗中監視韓琛在對面單位幹毒品買賣的一場,地點分別取景於旺角志潔小學和山東街一大廈,又是旺角,警匪對峙最有劇力的場景所在。

爾冬陞《新不了情》
人情味濃的老廟街

流動攤檔、食肆、占卜星相、江湖唱戲、妓寨等等,短短一條廟街,充滿市井混雜的味道,卻是遊人必到之地。以我所知,電影拍廟街的為數不少,如《忌廉溝鮮奶》、《廟街皇后》、《廟街故事》、《半支煙》等等,說到拍得最富人情味的,要算是爾冬陞導演的《新不了情》。電影講一個落泊作曲家劉青雲,不滿紙醉金迷的流行樂壇,從璀璨天堂掉落凡塵廟街,卻遇偶天真可愛卻懂人情世故的廟街少女袁詠儀,體會到人間有情,最深印象有樂手秦沛與一班老樂手夾歌、歌女吳家麗演神功戲,還有賣唱檔口馮寶寶(飾袁詠儀母親)唱大戲唱至聲淚俱下,在爾冬陞的鏡頭下,廟街的灰暗面被過濾掉,透現的是街坊的樸實、懷舊的情懷和低下層人物的可貴。

王家衛《旺角卡門》
藍紅調子的旺角江湖地VS青蔥幽靜的大嶼山避世地

無數的江湖片都以旺角為背景,如《旺角的天空》、《旺角風雲》、《旺角訶it人》等,王家衛一鳴驚人之作《旺角卡門》也不例外。不同者是王家衛為旺角建立了一個對照地:大嶼山。電影中,大嶼山鏡頭都是素淡的、平靜的,不像旺角和油麻地街頭,漂染在一片鬱悶的藍調和血色的霓虹之中(攝入鏡頭的有油麻地果欄、油麻地戲院等港人熟悉座標)。在江湖兇險刀光劍影之外,大嶼山成了一處純粹談情,華仔與表妹的繾綣之地。別忘了那個大嶼山碼頭,表妹傳呼華仔等候之地,天色已暗,二人於碼頭旁電話亭中激吻,林憶蓮反復唱著「Take my breath away!」(《旺角卡門》國語版選用的是王傑的《你是我胸口永遠的痛》)。只是旺角沒有卡門,卻有一個專找碴兒的兄弟蒼蠅,等著他去送死,真真正正的take his breath away。

關錦鵬《愈快樂愈墮落》
璀璨之下暗湧處處的青馬大橋

到目前為止,還未找到一齣港片,把青馬大橋拍得比《愈快樂愈墮落》更加哀慟淒美。電影最精彩竟然是臨尾的兩分多鐘。曾志偉駕車載著陳錦鴻,鏡頭從車的主觀角度拍攝青馬大橋,不是名信片式的,而是隨汽車的流動而拖迤,從不同角度剪影出黑夜中依然星光璀璨的青馬大橋,筆直的大橋在鏡頭的把玩下變得迂迴曲折,兩個男人靜默,畫外音播著的是黃耀明慢板唱腔的《暗湧》:「害怕悲劇重演,我的命中命中,越美麗的東西我越不可碰。歷史在重演,這麼煩囂城中,沒理由相戀可以沒有暗湧……」不錯,青馬大橋下是深藍大海,暗湧滔滔,美麗中一片荒涼。

陳果《榴槤飄飄》
後九七風景的旺角砵蘭街

《榴槤飄飄》是陳果《細路祥》的外傳,以陳果拍攝《細路祥》時棄用的故事再發展而拍成,以妓女和新移民兒童來訴說香港的後九七故事。電影的宣傳文字雖說「由旺角砵蘭街到東北牡丹江」,但觀電影拍攝的景觀,香港的部份並不限於砵蘭街,而擴及上海街及周圍一帶,除色情景觀如霓虹光管之外,其他民生如上海街大圓柱支撐騎樓底的破舊唐樓、貼滿性病診所招紙的舊樓外牆、裙褂店等亦被攝入鏡頭。電影就是簡簡單單的拍出小燕(秦海璐飾)穿梭於旺角及油麻地大街小巷的工作情況,卻難得地拍出一種輕省而不加添灰暗色調的實感來。電影注重景觀實感,前半部集中於旺角,下半部回歸東北牡丹江。上海街一帶曾幾何時是繁華大道,如今已經老了,但其實還有新建設一直在進行中,且有不少舊東西值得一一細味,穿梭這裡,可以看到香港繁華以外的另一面。

陳果《香港有個荷里活》
天國與地獄:荷里活與大磡村

《香港有個荷里活》以大磡村為拍攝背景,所謂「荷里活」,就是大磡村背面的荷里活廣場,乘地鐵的話,在鑽石山站下車便可以看到。電影有不少鏡頭從大磡村仰視荷里活廣場,或倒過來從高處俯瞰大磡村寮屋區,有點像黑澤明《天國與地獄》裡高樓豪宅與低下層窮窟的對比。電影在大磡村2002年清拆前搶拍,但與其說陳果為這地方留影,不如說它以這地標拍出一個中港寓言故事。在這密封空間中,一個上海來的女子把憎k人弄得死去活來。電影對白屢次出現的「五指山」,可視為一個雙關語,既指荷里活廣場上的星河明居,亦指慾H均逃不過那個集天使與魔鬼於一身的妓女的五指山;寄住在星河明居的周迅,比起大磡村的低層男人(座標上和階級上),自始至終站立在居高臨下的位置,最後周迅更由這個荷里活遠走高飛至另一個荷里活(美國),飛上枝頭變鳳凰。

 


自2002年11月1日起,你是第 2078943 位訪客

下載香港增補字 || 私隱權政策 || 管理員專頁
版權所有,未經書面許可,不得轉載
本網站由hkAuthors.com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