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走廊

  <  返回本欄目錄  <<


潮流與慘綠:概談香港青春電影
-- 《誠品好讀》2004年12月
/ 潘國靈 / 5/2/2005

《誠品好讀》策劃「青春電影」專題,編輯問:九十年代以來,香港青春電影有沒有長足發展甚或突破?容或概括,我的答案是傾向於保守的。捕捉青春氣息、反映年輕人生活態度的電影不錯時有新作,但基本發展還是沿著早已確立的兩大路線:一是描繪都會流行文化的青春特色,一是剖析邊緣少年的慘綠世界。而且兩條路線多年來各走各路,階級意識明顯,光影上的香港青少年好像可以被劃分為兩大類:不是消費主義下的潮流物,就是社會邊緣的叛逆少年。

早有論者說過,六十年代蔚然成風的春青片,是香港電影本土化踏出第一步的象徵。六十年代,香港的戰後嬰兒潮一代開始長大,受西方文化衝擊,思想品味明顯與年長一輩不同,年輕人喜歡尋找一些新的消遣玩意,追求獨特的自我形象。六十年代青春片大為流行,如《播音王子》(1966)、《我愛阿哥哥》(1967)等,電影出現大量歐西流行曲、開派對、組樂隊、跳阿哥哥的場面。電影也適時地以外來的流行文化,呈現年輕人的青春氣息。

這類都會流行文化青春片,來到八十年代的新浪潮導演中有突出的表現,譬如譚家明的《烈火春青》(1982)、擅拍春春片的蔡繼光的《喝采》(1980)、《檸檬可樂》(1982)等。《烈火春青》特別之處,是以年輕人崇尚的東洋文化取代西方文化,對東洋文化表現出正負兩面、欲拒還迎的態度;當年電車做愛一段引來社會爭議,帶有強烈挑戰社會性禁忌的意識。而且,這是少量青春片將有錢子弟(張國榮)和市井階層(湯鎮業)融和一起,文化上的華洋交雜大於階級的分野。《喝采》則提出了青少年的戀愛問題、學校、家庭、上下兩代的鴻溝等。

九十年代以來的流行文化青春片,基本上還是把玩著潮流符號、青春戀愛、兩代隔膜的母題,只是表達形式不盡相同罷了。像1996年改編自流行漫畫的《百分百湱eel》〔往後有《百分百感覺2》(2001)及《百分百感覺2003》〕,潮流商品、消費心理更加成了年輕人核心生活價值,成年一代缺席,唯一的成年人是反面角色羅家英。年輕人世界更加自我封閉,成年人被排斥於外,《喝采》兩代和解的勵志式結局,在新一代青春片中較難看到。

如果九十年代以來的青春片有甚麼顯著特色,就是成年人和年輕人世界更形分割,大人缺席,其實八十年代的《烈火青春》早有先例。年輕人更加物質,更形封閉,流行文化在昨天是建立身份,今天可能是迷失自我之所在,林海峰導演的三十分鐘短片《天空小說》(1995)是絕佳例子,年輕人流連於小型購物商場之中,以消費呈現個性,幾個年輕主角自我中心至封閉程度,商場成了年輕文化的展示場所,也是一個自困的寓言空間。

年輕人是否真的愈來愈自我中心了?黃真真導演的《六樓後座》(2003),「六樓後座」也是一個擺脫了成年人綑縛的空間,年輕人在這裡逃避現實,玩著幼稚的“True or Dare”遊戲(輸者要食屎)。儘管導演想帶出兩代溝通的可能性,如塑造了過來人母親(杜麗沙)及七十多歲老人Sexy Suzie兩個角色,又安排一個只聞其聲不見其人的雜誌社主編引導女主角Karen(林嘉欣)逐步達成目標,但這種兩代聯繫總嫌太戲劇化,而且也不脫年輕人需要大人點化的保守意識。不同電影中見空間的轉換,空間是流行文化和青春愛戀的場所,如由《烈火青春》中開揚的離島,至《天空小說》中封閉的商場,再至麥兆輝導演的《周末狂熱》(1999)中「Fing頭一族」連流的Rave派對場等。千禧之後,特別值得一提的青春電影,有擅用時下年輕人語言的《初戀o拿喳麵》(2001)、具實驗色彩富新人類戀愛感性的《戀愛起義》(2001)。


另一條路線則是慘綠少年的社會問題,有強烈的社會控訴,題材離不開青少年犯罪。八十年代這方面的名作,有徐克導演的《第一類型危險》(1980)、黎大煒導演的《靚妹仔》(1982)、劉國昌首執導筒的《童黨》(1988)等;但這傳統其實可追溯得更遠,如1969年的《飛女正傳》,電影早已觸及因破碎家庭、社會敗壞導致青少年犯罪的問題;甚至可推至更早的社會問題片《人海孤鴻》(1960),由李小龍飾演戰後孤兒,他的阿飛形象深受占士甸影響,在電影中鋒芒畢露。到了八十年代的《童黨》,說教意味少了,寫實意識更濃,電影反映在新區長大的童黨和黑社會問題,演員是現實生活中活躍街頭的童黨,是不可多得的紀綠劇情片(documentary drama)。《靚妹仔》寫四個來自低下層的問題少女,最終都走上絕路。

這方面的作品,九十年代以來,在社會意識上已沒甚突破,同樣可取的是隨年代電影呈現的空間轉換,如《人海孤鴻》的的士高、《童黨》的新區屋村和出入的油麻地、紅磡碼頭,至羅舜泉《老泥妹》(1995)中捕捉有家不歸的老泥妹流連的尖東海傍、葉偉信《旺角風雲》(1996)中黑社會「收靚」的波地(球場)等。童黨的題材在九十年代中還見延續,如導演錢昇瑋取材自震驚全城的秀茂坪童黨虐殺燒屍案拍成的《三五成群》(1999),電影拍出邊緣少年的悲劇性,但對社會的衝擊力不大。

這些電影中,控訴大人的聲音強烈,劉國昌2000年再拍邊緣少年甚至以當時一個電台節目名稱《無人駕駛》命名,影片中的家長及老師被刻意醜化。《無》捕捉了新的問題場所,如泡卡拉OK店、玩電話交友,特別是問題少女帶毒品過關(來往香港深圳兩地)的新現象,但整的來說,予人原地踏步之感。九十年代,這類電影少有突破之作;特別值得一提的例外是陳果的《香港製造》(1997),但這是陳果「九七三部曲」中以青年角色來寫香港九七的一齣電影,創作視野已不止於一部青電電影那麼簡單了。

 


自2002年11月1日起,你是第 2106712 位訪客

下載香港增補字 || 私隱權政策 || 管理員專頁
版權所有,未經書面許可,不得轉載
本網站由hkAuthors.com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