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在的詩

  <  返回本欄目錄  <<


深至擱淺
/ 遊忽 / 2/7/2005

我是一隻
被褫奪了說話能力的烏鴉
我怕我一說話
你聽到的只是聒噪
戛戛聲惹人厭煩
因此我選擇無聲

當表達是瘋狂
壓抑也是瘋狂
不如將我的口封吧
不如將氣孔堵塞吧
也許窒息本就最接近我的狀態
讓我向下沉
不住的向下沉
如果不反彈
就讓他沉至最底
或者可以因此觸到深淵
才明白甚麼叫深不可測
深不見底深藏不露
才知道深情到底有多深
深至最後竟至擱淺
鯨魚上岸了
原來地獄才是深情之歸宿

2.7.2005

 


自2002年11月1日起,你是第 2093482 位訪客

下載香港增補字 || 私隱權政策 || 管理員專頁
版權所有,未經書面許可,不得轉載
本網站由hkAuthors.com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