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情碎語

  <  返回本欄目錄  <<


情書──From Writer's Text To Reader's Text
-- 此文曾獲大學文學獎散文嘉許獎
/ 潘國靈 / 28/11/2002

           1
情人節,一間書店別出心裁的搞了一個「情書書展」,碰巧一個店員平日讀很多情書作品,他給書店列了一張清單,還不忘寫上簡短的宣傳文字:

濃情「摩摩茶」:徐志摩《終日相思卻相怨》、《續愛眉小札──徐志摩致陸小曼私柬》等

(痴情詩人徐志摩致陸小曼的情信不下數百封,下款常以「摩摩」自稱,深情款款。年前電視劇《人間四月天》推出,徐志摩書信集、日記在各大書店大熱,乘一年一度的情人節,一起來品嚐一口燙熱的「濃情摩摩茶」,又如何?)

鐵漢柔情:魯迅寫給許廣平的《兩地書:鑄情》

(鐵漢子也有柔情時,且看魯迅致許廣平的其中一信中寫道:「一封信的往返,往往要二十天,真是可嘆。」情書的往返,期間就是時間的綿延,兩地相思,將思念用文字燒到自身不在場的天涯彼角。)

世紀偉人情話:《愛因斯坦的愛情書信》

(別以為愛因斯坦滿腦子相對論,他也有平凡人的一面,且看他寫道:「我最親愛的多利,此簡作於床上,閱讀請多費神!我塗鴉不知疲倦,願多利讀時興味盎然!……」多利當然不是多莉羊,而是愛因斯坦對情人米列娃.馬里奇的暱稱。)

文學家情書:《卡夫卡情書》

(「如果我將不能為我而寫作,我就會有更多的時間給你寫信,從而享受那想出來的、寫出來的、以靈魂的一切力量鬥爭得來的與你的親近。」卡夫卡給未婚妻菲莉斯.鮑威爾寫道。卡夫卡致菲莉斯的信保留下來並已發表的多達五百多封。)

未寄的情書:李昂《一封未寄的情書》

(小說敘述一名女子,人到中年,驀然回首,以一封不曾寄出的情書,自我剖白年少時對一名知識份子的傾慕,下款沒有署名,只寫「希望你能記起我是誰」。)

杜撰的情書:昆德拉《身分》

(男主角為著試探戀人的感情,假裝第三者,給戀人寄上匿明的示愛情書……)

大時代下的情話:鍾玲玲《愛蓮說》

(書體式小說,大時代洪流總會退潮,沉澱下來的,是壓在心頭的人事滄桑,沖洗不掉。)

給死者的情書:岩井俊二導演的《情書》

(電影裡中山美穗給已故男友寄上情書,期望傳遞成天國之音。電影在六年前在港上映深受歡迎,VCD及電影小說均不可錯過。)

給自己的情書:王菲大碟《寓言》內壓軸好歌

(《給自己的情書》:請不要灰心/你也會有人妒忌/你仰望到太高/貶低的只有自己……。沒有人寫情書給自己,就自己寫給自己吧,也算自愛。林夕歌詞,震撼心弦。)

來歷不明的情書:陳可辛《情書》(Love Letter)

(《甜蜜蜜》導演陳可辛勇闖荷里活之外語片。一封來歷不明的情書,令主角泛起情海波濤,不能自已。來體驗情書的力量吧!)……


             2
書展結果大受歡迎。情書大賣。

A呷了一口「摩摩茶」,讀到徐志摩寫道:「我的肝腸寸寸的斷了。今晚再不好好的給你一封信,再不把我的心給你看,我就不配愛你,就不配受你的愛。」她感動得哭了,她希望自己就是陸小曼,可惜她的情人從不給她寫情書。B看了則以文評家的口吻說,吃不消,這口「摩摩茶」太濃烈了,不夠「文學」。
(這原非徐志摩之罪呀,大抵他從沒料到,死後私隱被曝光,情書日記再版又再版。)

C一日播王菲的《給自己的情書》十多二十次,還在櫃桶底搜出張國榮十多年前的《打開信箱》,念念有詞唱時還不忘裝出一臉落寞:Card,電費單,另有些推銷的書簡,偏,等不到妳信,誰人能再次去相信,從前情感今不變樣。打開信箱,內裡得一片迷惘,打開信箱,期待中憂鬱的眼光,今天我心,害怕中只得乾牽掛,因你再不,為我寫半句話……。
(不為你寫半句話的情人,不愛也吧。)

D看罷昆德拉的小說《身分》,也想著照小說橋段給情人寫匿明情書,暗中窺探戀人有何動靜。他最近懷疑戀人有七年之癢,不知是否出現了第三者。

E看罷陳可辛導演的《情書》,上班發起白日夢來,電影中那封情書她背得朗朗上口:「我的至愛,你知否我多麼愛你?我絆倒了嗎?我失足了嗎?失去平衡?擦破膝蓋?擦破心房?看到你的那一刻,我便愛上了你。當我渴望見你,我便彷似燃燒,肌肉一動不動。樹靜風息,空氣凝固,我一步也沒有踏出,便墮入愛河……」想得出神,在辦公室真的失去平衡,一個骨碌,絆倒地上。

但事實是,ABCDE,還有不少買了情書回家看的XYZ,都很久很久沒寫過一封情書。A繼續抱怨情人從來不給她寫一封情信。「文評家」B一時也心血來潮拿起筆,很艱難的嘔出三句話,結果只成一張便條:「親愛的,微波爐內有吃剩的香腸,回家可『叮』來吃,BB。」C的信箱有不少junk mail,唱完張國榮的《打開信箱》,又唱陳慧琳的《薄情書》:「最薄情書偏偏都接不到,怕用言語說句你好, 我恨情書一封都接不到,以後誰信你對我好……。」七年之癢的D寫不出一封像昆德拉小說的情書,他沒有編故事的能力,女友最近去了日本公幹,他每日例行用國際漫遊電話,聯絡跟進監視,有時則用icq對話,都地球村了,時空壓縮,何用承受兩地分隔相思的煎熬。

             3
以上故事純屬虛構,如有雷同,實屬巧合。但所有提及的書本、唱碟、電影光碟,貨真價實,在各大書店、影視專門店有售。

             4
聽說以往有一種民間行業,是代客寫信,今天在上海街仍可找到。不知他們曾否為人家寫情書?

今天,這種行業已經式微了,因為,識字的人越來越多,很少文盲了。

聽說現在已經很少人會寫情書了,朋友更對我說,新一代會將之看成是「史前活動」了。但在文學、音樂、大眾文化中,從來不乏以情書為題材的作品。或者,情書從來沒有過時,只是逐漸由一種「寫」的活動/文本,轉變成一種「讀」的活動/文本。

王菲《郵差》一曲唱(又是出自林夕手筆):你是一封信我是郵差,最後一雙腳惹盡塵埃,忙著去護送,來不及拆開,裡面完美的世界。

而現實生活可能是:琴棋書畫酒詩花,當年件件不離它,如今七事皆改變,柴米油監醬醋茶,還加一幢新樓花,滿月供到眼花花,那來閒情種情花。

活在香港,諸事多磨,生活卑微瑣碎,我們都需要一些「大於個人」的體驗,唯有寄托他人之手,他人之情書,投入想像世界,拯救自己感覺於不致麻痺,也算「代客寫信」的一種消費服務。

何妨套用狄更斯招牌式的語句──這是情書已死的年代,這是情書蓬勃的年代。

聽說在email出現後,原來用郵寄傳遞的信件多了一個新稱號:snail mail(蝸牛信件)。對於情書,我寧造紙上蝸牛,不做線上快馬。

 


自2002年11月1日起,你是第 2087499 位訪客

下載香港增補字 || 私隱權政策 || 管理員專頁
版權所有,未經書面許可,不得轉載
本網站由hkAuthors.com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