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序羔羊

  <  返回本欄目錄  <<


《失落園》小序
-- 此序收在《失落園》中,感謝李歐梵教授
/ 李歐梵 / 13/7/2005

潘國靈的這本小說集,語意雙關(也可能語意數關),題為「失落園」,其實談的是一種失落感,但密爾頓(John Milton)的原著Paradise Lost的宗教意涵何嘗不暗藏於作者的「意識流」之中?現代人似乎注定從一種「福祉」(Grace)失落了,從幼年到成年,這一個成長的過程,就是一種精神上和肉體上的受難經驗,存在的意義,其實就是受難。這本集子中最令我感動的幾篇作品,都是半自傳性的,也和受難有關,諸如〈一把童聲消失了〉、〈病辭典〉、〈糞便〉。然而作者在個人經驗的敘述中處處不忘自省,甚至廣徵博引,從海德格到費里尼到昆德拉,因為潘國靈永遠生活在書本和電影之中,文學和藝術變成了他「失落園」中盛放的花朵,也為這本集子帶來多種意外的驚喜:他對於各種經典文本的引用和參照,也成了他創作上的獨特風格。

在此我無法對本集中的故事作個別的詳細分析(又是截稿在即,我們都生活在被時間「逼迫」的現在)。但我仍然願意指出,在香港的作家中,除了西西之外,潘國靈小說中的寓言色彩,是獨一無二的。他的「寓言」技巧其實就是一種反思:不僅是對於個人經驗的反省,也是對於我們所存在的這個現代情境(有人說是「困境」,所謂Modern Predicament)的一種「後設評論」,所以他的作品也和我這一代人讀「存在主義」長大的感受不同,毫不做作或虛張聲勢,而是把哲學性的寓言語氣寫的像童話一樣(〈失落園〉、〈遊樂場〉),或落入生活經驗的細節(〈面孔〉,這篇小說真可以拍成一部「麥兜」式的動畫電影),以及對人生的感受之中(〈病辭典〉、〈糞便〉)。所以整本書讀來毫不沉重,甚至有點輕飄飄的感覺,這種充滿靈性的文字遊戲(此詞並無貶意)是潘國靈作品的一貫風格。

潘國靈曾在學術和文化兩個領域用功甚深,也曾徘徊過一陣子,但最終還是從學院裡走了出來,從事創作和文化工作。我絕對支持他的這個選擇,而且認為這雖是學院之失,但畢竟是香港之福,他雖從「學苑」中「失落」了,但卻為香港這個商品充斥的社會創造了另一個文學和藝術的花圃。「失落園」何嘗不是一件好事?這本小說集就是一個見證。

匆匆草此數言,是為序。


李歐梵
二○○五年七月九日 香港

 


自2002年11月1日起,你是第 2078204 位訪客

下載香港增補字 || 私隱權政策 || 管理員專頁
版權所有,未經書面許可,不得轉載
本網站由hkAuthors.com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