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走廊

  <  返回本欄目錄  <<


蝙蝠俠前傳
-- 明周11.6.2005第1909期
/ 潘國靈 / 26/7/2005


要復活或延續經典,向來有四大公式:舊片重拍(美國華納兄弟早已公佈重拍七、八十年代的經典電影《超人》)、後現代拼貼(《蝙蝠俠大戰超人》一片亦早聞樓梯響)、推出新版本,以及,倒後鏡式的回溯身世。最後一項,可以說是藏在暗格的一張底牌,因為版本可以不斷推陳出新,但身世只可以回溯一次,有點像蜜蜂的刺。

在電影銀幕上,華納兄弟(暫且不計1966年Adam West主演的《蝙蝠俠》)的「蝙蝠俠系列」已經來到第五集,前四集歷經添布頓(Tim Burton)到祖舒密查(Joel Schumacher)兩任導演、米高基頓(Michael Keaton)到韋基馬(Val Kilmer)到佐治古尼(George Clooney)三任蝙蝠俠,票房數字告訴我們,「蝙蝠俠系列」已經出現疲態。從1989年的一億五千萬美元到二、三集的一億萬(加強卡士陣容以力保不失)至第四集的五千八百萬,這向下三級跳足以讓任何講求實利的大片商喊停。此所以,蝙蝠俠自《蝙蝠俠與羅賓》後絕跡銀幕八年,只能蟄伏在暗黑的蝙蝠洞內,自是可以理解。

來個新版本──這招式不是沒用過,由添布頓過檔到祖舒密查就是一次嘗試,第三集添布頓好歹還掛著監製之銜,第四集就索性除名了。由添布頓的沉鬱複雜到祖舒密查的華美高貴,蝙蝠俠也實在轉了調子,但不斷撈出惡棍(由小丑到企鵝人到謎語人、雙面人到急凍人、毒藤女)來個連番惡戰的公式已嫌重複,在「歸來」(returns)、「永遠」(forever)等字眼都一一用過之後,此時此刻,要在銀幕上復活蝙蝠俠這個文化icon,「前傳」這一底牌,要孤注一擲了。

揭開身世之謎永遠有吸引力,中外電影如是。這方面,香港人不會陌生,尤其在《無間道前傳》之後。少年黃飛鴻少年古惑仔稍後還將來個少年Mark哥,究其實,我們對英雄的匿名歲月總是滿有好奇。「英雄如何生成」這條填充題,建構過不知多少「前傳」神話。歸根究柢,戰勝自己,比戰勝敵人(或者可以說,自己是自己的最大敵人)永遠更有吸引力。不同的大片商起碼都要手執一張「前傳」皇牌,二十世紀霍士有星球大戰,華納兄弟有蝙蝠俠,銀幕上的蜘蛛俠還年輕(2007年預計推出第三集),假以時日哥倫比亞電影公司也可洗出蜘蛛俠前傳的底牌。

但「前傳」的意義不盡相同。《星球大戰》系列全部出自佐治魯卡斯(George Lukas)之手,除商業性外,三集前傳已被視為一個電影作者(auteur)的自我完成。相對來說,《蝙蝠俠》是沒有這種authorship的,除了添布頓有明顯的作者簽署外,鮮有人把蝙蝠俠放入祖舒密查這個導演的作品結構來看。如果《星球大戰》前傳是一個統一整體的話,《蝙蝠俠》由此至終就是分裂多變的──由六十年代camp味十足的蝙蝠俠,到添布頓飽受靈魂煎熬的黑夜武士,到祖舒麥查華麗張揚的超級英雄(已經變成動作電影),其精神氣質也因不同演員氣質而改變;除了基本情節之外,蝙蝠俠根本不是單數而是眾數,不單美學取向,就連性取向,也由異性戀轉而導引人們對同性戀的聯想(這方面可不缺學術文章)。

如果蝙蝠俠不止一個,前傳的「追本溯源」便帶有曖昧性,因為前傳不僅是單向的回到過去,也是解釋今日之我是如何從昔日走過來的。那麼被委以重任的導演基斯杜化路(Christopher Nolan),又將以哪個現在的蝙蝠俠為前傳之依歸呢?

 


自2002年11月1日起,你是第 2078940 位訪客

下載香港增補字 || 私隱權政策 || 管理員專頁
版權所有,未經書面許可,不得轉載
本網站由hkAuthors.com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