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情碎語

  <  返回本欄目錄  <<


無頭婚紗
-- 《meta-》9.2005 issue01「Love & the City」專欄
/ 潘國靈 / 12/11/2005

我家附近的金巴利道,除了韓國食店多,婚紗店也多。每次經過婚紗店櫥窗,心頭就冒起一個問號:怎麼穿上婚紗禮服的男女櫥窗模特兒,都是無頭的?不是一間,是間間如是。女模特兒斷頸上有些披上頭紗,男模特兒就乾脆被劈去頭顱了。我一直對此十分好奇;隱約記得在內地看過穿中式裙褂長衫的假人兒,也是無頭人,便猜想這無頭背後,藏著中西共通的婚姻文化密碼。

我懷疑我喜歡看櫥窗模特兒,多少不脫「看女仔」心態。我當然明白它們盡是假人、死物,伸手不可觸及(因為隔著玻璃),但正因為不可伸及,其形體曲線蓋過了肉感肌理。「她們」的面孔總是那麼美、身材總是那麼好,我常常想,有沒有女子真會妒忌起櫥窗公仔來。你看「她們」,「她們」不會還以厲色,而且永遠端立那兒,隔著玻璃看盡塵世的擾攘,以及無數貪婪的慾望眼睛。

照理說,櫥窗模特兒可以做得如斯美輪美奐,美人配美麗婚紗,不就是絕配嗎?何以不給穿婚禮服的假人兒一個完體呢?我胡亂猜度,得出一點想法。

普通時裝店的櫥窗模特兒以美麗姿態召喚你的慾望,誘惑你成為消費者,你從來不是唯一的,因為其他被吸引的消費者也會買下同一款衣服,你對此心知肚明。換言之,櫥窗模特兒的面孔只是一個代碼,它攫取妳目光的青睞時,也許曾短暫地成為你的自我投射,但它那副面孔是向所有潛在消費者開啟的。

婚紗假人兒便不同了。婚紗其實也是消費品,但它同時要你消費「唯一」的感覺。它要你感覺,你就是那獨一無二的新娘子、新郎子。假人兒沒有頭、沒有臉,不錯,因為它的「無」,正有待妳/你去填充,方臻完滿。妳/你不是任何「面孔」的替換,妳/你就是那缺失的面孔。

無頭無面者即為無名者,人海浮沉,你我都是無名者,因為偶然遇上,便成了於對方心中那唯一的有名者。儘管那套婚紗禮服,你穿過後還是會歸還,它們不過被你暫借,曾被也將被很多人暫借,但你放心,你還會是獨一無二的,因為,它本就是無的。

 


自2002年11月1日起,你是第 2078205 位訪客

下載香港增補字 || 私隱權政策 || 管理員專頁
版權所有,未經書面許可,不得轉載
本網站由hkAuthors.com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