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走廊

  <  返回本欄目錄  <<


巴金與香港電影
-- 《深圳商報》「七星陣」30.11.2005
/ 潘國靈 / 18/2/2006

巴金逝世,香港沒有多大聲音,值得一提的是香港電影資料館與香港大學通識教育部早前合辦的「激流.隨想──不老的巴金」,活動放映中聯電影公司五十年代拍攝的《家》、《春》、《秋》,並邀請文學人及電影人主持座談會。

我參與了《春》片的映後座談會,不少中學老師帶同學生前來觀賞,電影放映時,席間不時傳來同學唧唧嘿嘿的笑聲,尤其是一些較悲壯的慘情場面,更容易點中年輕人的笑穴。我以為如果巴老泉下有知,他也定必笑得開懷。是時代的差異造成了意外的陌生化喜劇效果吧,許多封建壓迫在今天年輕人看來成了不解──怎麼覺新不喜歡瑞Z也要娶她呢?怎麼淑英上茶樓會給三叔掌摑呢?愈多的問號,愈說明時代畢竟是大大超前了。

「激流三部曲」曾經是激盪一代年輕人的暢銷小說,事隔雖則不過六、七十年,今天,要同學閱讀這大部頭著作,或無異於啃磚頭了。電影成了接通兩個世紀的一道橋樑。

說起中聯電影公司的《家》(1953)、《春》(1953)、《秋》(1954),它是香港五十年代粵語片重要的一筆,即使放在中國電影百年的座標中,也值得一記。香港電影評論學會出版的《經典200──最佳華語電影二百部》中,上海電影製片廠出品、陳西禾、葉明導演的《家》(1957)被選入其中,但影評界普遍以為,吳回編導的《家》絕不在其之下,中聯這部製作更比上海電影製片廠早了四年;同年李晨風編導《春》,翌年則由秦劍編導了《秋》。吳回、李晨風、秦劍背景各異,後來都成了香港重要的「文人導演」。一九五二年伶星分家事件,直接催生了中聯電影這面進步旗幟,中聯於一九五三年成立,《家》是其開山之作。當時中聯集合了粵語片界的精英,吳楚帆、張瑛、張活游、紫羅蓮、盧敦、白燕、黎灼灼、紅線女等,演員陣容一時無倆。

有別於當時的「七日鮮」(七天拍製完一部粵語片),《家》、《春》、《秋》都是誠意之作,且開啟了文學改編的風氣;一九五五年李晨風改編自巴金的《寒夜》,更是一部上乘之作。文學改編電影,當時在香港和南洋都有市場,五十年代末,香港影業改編了不少五四文學作品,關山主演的《阿Q正傳》便是一例。魯迅對香港並無好感,屢稱香港之行為「畏途」,但無可否認,五四新文學幾經歷史轉折,流落這南方邊陲小島,開出了意想不到的奇葩。

百歲老人巴金終於走了。但巴金的批判精神、說真話的勇氣、屹立不倒的道德人格是不會老的。偌大的中國面對文革浩劫,竟只有一把如斯強烈的懺悔聲音。《隨想錄》其實是一部懺悔錄。時代的距離即或令一齣家庭倫理悲劇添了「喜劇」成份,我們絕對有理由把它續播下去。

 


自2002年11月1日起,你是第 2093482 位訪客

下載香港增補字 || 私隱權政策 || 管理員專頁
版權所有,未經書面許可,不得轉載
本網站由hkAuthors.com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