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碼特區

  <  返回本欄目錄  <<


搜世代
-- 《深圳商報》「七星陣」專欄14.6.2006
/ 潘國靈 / 17/8/2006

美國媒體作者John Battelle入選英國《金融時報》、《經濟學人》「2005年度最佳商業圖書」的《The Search》一書,前陣子分別出版了繁、簡體版,前者叫《搜尋未來》,後者叫《搜》,單一個字,卻擲地有聲──不錯,何況叫把我們的時代換作「搜」世代。繁體版則把原書副題忠實的翻出來:Google和對手正在改寫商業規則與人類文化。

是的,搜尋引擎影響所求的,是深層的人類文化,它改變著我們的做事習慣與生活方式。我們很多人都親身經歷它在過去十年所帶來的翻天地覆改變。搜索框已經成了網絡介面必不可少的元件,如該書說:「搜索是通向整個世界的興趣和欲望的窗口」。有哪一天你不在搜尋引擎鍵入一堆東西?有的,或許只在拔掉插頭的時候。

湯瑪斯.弗里曼在經濟暢銷書《世界是平的》(The World is Flat)中說了一個故事。作者寫這書時,曾到國務院大樓訪問美國前國務卿鮑爾,他問了鮑爾一個問題:「甚麼東西令世界變平了?」鮑威爾只答了一個字:「Google」。他的新聞參事不忘補充說:「以前他找我們是要資料,現在是要行動。」

世界未必真的平了,但因為搜尋引擎,世界大大不同了。說其實,Google只是龐大搜尋產業的代表,與它排在一起的,有雅虎、Ebay、亞馬遜(搜書)、Technorati(搜博客)等等。當然,來到中國,還有佔五成市場佔有率的地頭蛇百度。搜尋企業早已超出了科技業,它還集結了廣告業、資訊業、新聞業於一身。有說由作業系統轉向微軟視窗是一個典範轉移,現在,由微軟視窗轉向搜尋引擎又是另一典範轉移,事實上,Google已經成了微軟最大的競爭對手。這個年代,資訊就是權力,強大的搜尋產業,自不可能永遠保持其「非政治性」。以Google為例,它在擴充版圖中,與一些國家的法律便出現相當的緊張。Google發展中國業務,過程亦有崎嶇,但去年五月,它終於在中國成立了辦公室,剛剛四月,它還有了一個中文名字「谷歌」,姑勿論好聽不好聽(作為品牌名字,暫時顯然未擄獲網民歡心),這可見Google在中國搶灘之勢,而中國亦明白要迎接未來的資訊社會,也必須容納Google進來。

Google只是龐大搜尋產業的代表,與它排在一起的,有Yahoo、Ebay、百度、亞馬遜等等。現在還是搜尋產業的開始,未來它觸發的資訊革命之大,尚未可知。今天,誰人對「搜」感覺陌生,誰人就肯定將被時代拋棄。當然,搜尋引擎只是通向資訊的窗口,資訊不等於知識,知識不於見地,但如果你連資訊門檻也跨不過,通往知識、見地,也就休想了。

我想,搜尋所帶來的另一巨大的文化影響是,所有東西都成了on demand。也就是,想到才要,隨想隨有。以往做學問的人要積存很多東西,以應不時之需,所謂書到用時方恨少,現在,讓搜尋引擎充當人類的圖書館和資料庫吧。口在路邊,手在搜邊。資訊不用死捏在手中,就像《臥虎藏龍》李慕白說:「放開手,你擁有全世界。」也許不獨資訊,錄像、愛情、性等等,甚麼都好像是on demand了。

「尋找的,就尋見;叩門的,就給他開門。」在世界持續步向世俗化的進程中,網上搜尋引擎成就了現世福音。不過是十年前,無人猜想得到。

 


自2002年11月1日起,你是第 2134869 位訪客

下載香港增補字 || 私隱權政策 || 管理員專頁
版權所有,未經書面許可,不得轉載
本網站由hkAuthors.com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