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走廊

  <  返回本欄目錄  <<


命運自選台
-- 《深圳商報》「萬象」專欄23.8.2006
/ 潘國靈 / 13/9/2006

有沒有數過,你家中有多少個遙控器?電視機、光碟機、音響組合、冷氣機、電風扇……。遙控器,是甚麼年代進入我們的家中?

美國有一齣新片叫Click,電影講述一名家有賢妻、一子一女的建築師,經常因工作而忽略家庭,機緣偶合下得到一個神奇遙控器(電影中叫Universal remote control),只要按鈕,便可以把人生回轉(rewind)、飛前(fast forward)、停頓(pause)、將四周變成靜音世界(mute),主角因而可以回憶人生美好片段、略過生命不愉快的時光,如生病、等待、爭吵等。電影不是沒有缺點,但題材有趣,引發思考,也捉著典型美國中產家庭的窘境,美國票房甚佳。

香港把電影翻譯成《命運自選台》。其實,電影中那個遙控器雖則神奇,但不是萬能,它可以讓你任意在記憶中搜畫、快速跳到人生某個章節,但不可以讓你召喚自己沒經歷過的片段、不可以刪掉、塗改已發生的事實。打個比喻,人生就好比一隻唯讀光碟。說是命運自選,選擇的空間還是有限的,而且其作用也只是發生在主角身上,譬如說,當主角按下「靜音」功能時,不是身邊人都真的噤聲了,而只是於主角的感官而言,世界變啞了。

這樣的一個遙控器,彷若天方夜譚,但想深一層,荒誕中也不無真實。關鍵在我們的主觀意識。我們沒有手持遙控器,但我們的確可以張耳如聾(mute)、原地踏步(pause)、追憶逝水年華(rewind)、人在心不在(skip或fast forward)──也就是,在瞻前與顧後之間,我們忘了當下。電影便說到主角與家人相處時經常心不在焉、靈魂出竅,也即是說,在沒獲得那遙控器前,主角其實已經常啟動心中那「自動反應」功能──一種對生活的自動化、習慣化反應,也即「自動麻木」。

也就是因為這些對應,神奇遙控器不完全神奇,而多少成了後現代人的生活寫照,或譬喻。於此,我想到人生的不同譬喻,其中一個常被提及的,是戲劇。莎士比亞說:「我們出生是忍不住放聲大哭,因為竟來到一個全是傻瓜的大舞台。」美國當代社會學也發展出一套「生活戲劇理論」(Dramaturgy),把日常生活中的人際交往,詮釋為處身於戲劇舞台上不斷的自我表演。

中國也有一句老話,叫人生如戲;但基本上那戲也是指傳統的戲劇,而不是指電影。把人生比喻為電影,不若比喻為戲劇那麼普及。箇中原委,我想,除了戲劇比電影有更長的歷史之外,人生與戲劇有著一個非常重要的共同點:都是一次性的(昆德拉在《生命中不能承受的輕》甚至說,人生連一台戲也不如,因為連綵排也沒有,極其量只是一堆草稿);不可能有電影的NG(生命冇Take 2)、剪接等操縱手段(蒙太奇在電影理論中的確被看成有高度操縱性的)。

但另一方面,生活影像化、熒幕擴散化,人生與電影又的確越來越相仿;況且,我們的記憶也經常會自我扭曲、修正、過濾,變相也是在「剪輯」人生。英國社會學家鮑曼(Zygmunt Bauman)說:「世界正是通過一系列記錄下來的圖像來呈現自身的;不適合用影像記錄下來的,並不真正屬於這個世界。」於此來看,我把Peter Weir的《真人騷》(Truman Show)和Frank Coraci的《命運自選台》看成近親一支(儘管前者更為出色),都是生活愈趨科技化、影像化、遙控化、程式化的荒誕寫實。

 


自2002年11月1日起,你是第 2135127 位訪客

下載香港增補字 || 私隱權政策 || 管理員專頁
版權所有,未經書面許可,不得轉載
本網站由hkAuthors.com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