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農莊

  <  返回本欄目錄  <<


尚.科克托的「初次登台」
-- 《深圳商報》2005.12.8
/ 潘國靈 / 20/10/2006

「我還是希望能夠作為幽靈來到你們家中,來到你們面前。」說詩人總不免是預言家的尚.科克托(Jean Cocteau),一九六二年的話果然應驗了──在二○○五的漢語世界。

科克托的名字大家聽得多了,但其著作,在國內譯介中一直處於空白。多得不久前結束的「中法文化年」,上海華東師範大學出版了尚.科克托的系列著作,作為「巴黎叢書」的頭陣。我們因此可以對這位充滿傳奇色彩的二十世紀藝術家獲得更多理解。

當然,科克托一定會說:「你看到的不是我。」在他眼中,詩人是某種精神分裂者,只有詩人不會對內在的精神分裂者感到羞恥、厭煩,詩人受到內在精神分裂者的神秘力量驅使,因而創作。所以,跟張國榮的《我》正好相反:我不是我。

科克多在他寫於一九六二年的〈兩千年遺囑〉中,以「我希望在我的墓碑上寫上:初次登台」一話作結;如果科克多四十多年後在國內是初次登台的話,這陣子,他則在香港回魂了。由香港電影資料館籌辦的「尚.高克多電影回顧展」(香港譯名高克多比科克托更接近法音名字)正在進行,除電影放映外,一班科克托迷藝術家,包括歌手黃耀明、編舞家伍宇烈、錄像藝術家黎宇文、畫家黃仁逵、導演李志超、漫畫家黎達達榮、雕塑家何兆基、混合媒體創作人胡詠儀、時裝設計師Henry Lau、作家邁克、魏紹恩等以不同創作,向這位藝術家致敬。這正好切合科克托的多種身份(詩人、雕塑家、畫家、作家、導演等),亦反映出其廣泛的影響力。

其實科克托年前已經與香港打個照面。去年畢加索的《巡遊》於香港的國際金融中心展出,香港人對名牌只有局部認知,很多人慕畢加索之名而來,卻少有知道此乃畢加索為科克多芭蕾舞劇繪畫的舞台畫作(而且展出的只是《巡遊》中的《帷幕》部分)。另外,年初當代簡約主義音樂家菲力普.格拉斯(Philip Glass)與其合奏團來港,演出他為科克多《美女與野獸》譜寫的電影音樂,捧場者眾。論外國文字譯介,香港現在是怎也追不上國內,適逢科克托的系列著作在國內出版,現在正好是時候,從多方位瞭解這位藝術先驅。

真正的藝術是超越時間的,像科克托自己的話:「對詩人來說,只有永恆的現在,過去和未來都是幻覺,就像時鐘或懷錶,是人自己調節的時間。」接觸藝術的時機動因,其實也是給凡人的理由。如果要多給一個,我會引美國才女蘇珊.桑塔格(Susan Sontag)六十年代著名文章“Notes on Camp”中的一句話,來挑動大家的好奇心:「尚.科克托的個性和他許多作品都屬坎普,而紀德則不是。」坎普文化現於國內貴為風尚,要認識坎普,不妨先從這位藝術多面奇才入手。

 


自2002年11月1日起,你是第 2140497 位訪客

下載香港增補字 || 私隱權政策 || 管理員專頁
版權所有,未經書面許可,不得轉載
本網站由hkAuthors.com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