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序羔羊

  <  返回本欄目錄  <<


理想特首──遊戲與做戲
-- Roundtable《what if 97個理想特首與夢幻主席》代序
/ 潘國靈 / 11/1/2007

推選理想特首,是一場遊戲,一場好玩但不無悲哀的遊戲。何以悲哀?因為選舉越是虛擬,越反襯出現實之不可(許)為,很有一點望梅止渴、紙上談兵的況味。退一百步想,即使我們現在可以全民普選,在只有政客而沒有政治家的香港,理想特首的人選可能也付諸闕如。退一千步想,即使我們找出了理想特首人選,很多人骨子裡還是不快樂,關鍵早隱藏於Special Administrative Region的“Administrative”和Chief Executive的“Executive”兩字內──特首的性質早被圈定為「行政人」或「執行者」,是Concierge不是President。回歸九年,在「一國兩制」越發向「一國」傾斜之下,我們最初可能有過的自己當家作主信念,漸生幻滅──打個比喻,你當初以為可以走入投票站選立法會議員,最後卻發覺極其量不過在選一個區議員。當然,你會說,回歸前我們也沒權選我們的港督,但人的問題就在這裡,從沒幻想便不言失落,一旦你給了我希望的嫩芽,到頭來卻發現原來是死海的果子,那滑落的心情到底又不一樣。九年後,我們看清了一個事實,曾被應許的「高度自治」,並不如香港的摩天大樓那麼高;一人一票,遙遙無期。

在這情況下,「理想特首」由一個本來可以很現實的問題,成了一個hypothetical的問題。而因為是純hypothesis,它可以被賦予高度天馬行空的想像性,而不需以現實為依歸(現實太過乏善足陳),性質因而跟Roundtable前作《108個如果》,無意間有著一脈相承之處。於是乎,出來的人選中,由中國古代人物到西方當代思想家、由演藝明星到堪輿學家、由怪雞人物到正經賢能、由實實在在到純屬虛構、由人到物等,無所不包,本書呈現的圖像,與其說是在認真思考誰是理想特首,不如說是借此命題來作一次嬉戲唱遊,以「理想」之名,遊戲之姿,思考我們的缺失和需要。在理想幻滅年代戲說誰是理想特首,當中也不無反諷味道,套句羅蘭巴特的話:「活在我們這個矛盾已達極限的時代,何妨任諷刺、挖苦成為真理的代言。」

當阿叻、四哥、巴士阿叔、麥玲玲、蘇民峰、電車男、叮噹、大雄都可以成為候選人,「特首」已經成了一個可被任意替換的符號,這符號性削去了特首的光環,「天之降大任於斯人也」,「斯人」卻potentially可以是anybody(只奇怪名單中沒有補習天王和李嘉誠)。這由下而上的「亂點」,與現實中由上而下的「欽點」恰成對照;書中的多元選擇,與現實中的無人出選,也成一對比。其中落差,除了本書的虛實交雜之外,還有是,在現實中我們只講desirable,少談ideal / perfect(完美主義在香港一向沒大市場),多談can,少談should,而本書的「理想」二字,則包含了這兩方面時而相容時而相違的意思(譬如說,妥協是desirable的,但通常不被認為是perfect的素質)。

但這紙上推選又不完全是現實的叛離。如果說紙上推選是一場遊戲,現實中的特首選舉,何嘗不是。在八百人選舉團、一人自動當選的背景下,特首還是要落區拉票、做親民騷,這難道不是一齣荒誕劇?只嫌主角們還未臻假戲真做的最高境界(假作真時真亦假,無為有處有還無),有口號沒政綱,有時未免有點欺場。

如此說來,理想特首無論是甚麼型格(理想型、務實型、貴族型、市井型、傳統型、對抗型等),他/她首先要是一個戲子。這也許是現代政治的根本(列根名句:Politics is Show Business),只是特首更不易為──時而一國,時而兩制;既是「一家之主」,又是「提線木偶」,你可以說是矛盾統一,也可以說是精神分裂,前提是特首必須擅於做一頭雙面獸,才可能把一個崇高又卑微的角色做好。這是最起碼的要求,necessary but not sufficient,在政治公關重於理性智慧,人們把政治判斷從知識評判轉化為對人物形象的直觀情緒印象的香港,這尤其重要。無怪乎本書的理想特首候選人中,演藝界的佔了那麼多席位(劉德華、詹瑞文、陳百祥、鄭小秋、謝賢、黃耀明、黃子華、林青霞、周星馳、章子怡等),與其說演藝界入侵政界,不如說兩者越來越形神合一,所謂理想特首,原來是一個大娛樂家!

 


自2002年11月1日起,你是第 2087502 位訪客

下載香港增補字 || 私隱權政策 || 管理員專頁
版權所有,未經書面許可,不得轉載
本網站由hkAuthors.com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