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文化

  <  返回本欄目錄  <<


六月彩虹
-- 《深圳商報》「文化廣場」27.6.2007
/ 潘國靈 / 2/7/2007

六月離港,趕上了紐約最好的季節。這個月份,大蘋果的彩虹特別耀眼──非雨後彩虹的彩虹,而是已成同性戀象徵的七色彩虹。

說的是紐約每年一度的「同性戀驕傲週」(Gay Pride Week),其中重頭戲當然是赫赫有名的「同性戀大遊行」(Gay Pride Parade)。六月二十四日,陽光燦爛的正午,來自四方八面的巡遊隊伍,浩浩蕩蕩沿曼克頓第五大道前進,逕直走到格林威治村的克里斯多福街──這個大遊行的發源地;一九六九年六月二十八日凌晨,當地警察以非法賣酒之名於石牆酒館逮捕同性戀者,觸發起連串反抗示威,由此拉開了同性戀平權運動的帷幕,此乃著名的石牆暴動(Stonewall Riots)。

很多東西的確要踏在實地才能明白;身在異邦,書本的知識獲得具體的例證。我想起去年讀美國學者理查.佛羅里達(Richard Florida)的名作《創意新貴》(The Rise of the Creative Class),其中提出創意城市的「三T模型」,即創意城市首要的三項元素:科技(Technology)、人才(Talent)與包容(Tolerance)。包容體現於多元價值,如一個地方對外來移民、藝術家、同性戀者、族群融合抱持的開放態度。佛羅里達制定了不同的「創意指數」,其中的「綜合多元化指數」,必不可少的便是「同性戀指數」(Gay Index)。可見今時今日談同性戀,不能只從爭取平權的角度想,事實上,它已成了創新經濟的力量,也別談一些城市如悉尼,早已發展出高消費路線的「同志旅遊」。

香港的同性戀組織「智行基金會」,亦曾向旅遊事務署提出發展「同志旅遊」路線,不過,香港同性戀人口雖不算少,但如此構思要獲政府採納並加入落實,香港的「同性戀指數」還遠遠未達水平。起碼,我在第五大道一旁一邊看著遊行行列,一邊便想著自家城市,要香港政府封了最主要的大路,一年三百六十五日讓同性戀者驕傲一天起來,不要說政府辦不到,恐怕即便是「蚊型規模」,道路兩旁擲雞蛋、發噓聲的市民可還有不少。

說回那次「同性戀大遊行」,遊行規劃之大、參與團體之眾,的確叫我大開眼界。警察、消防員、政治人物、演藝人員、人權組織、青少年團體、大學學府、大小機構由Google、Macy、Times Square至各同性戀行業如同性戀雜誌、酒吧等等等等,都有代表參與,各人盡顯渾身解數,跳舞、唱歌、雜耍、踩高蹻、滾滑輪、轉呼拉圈等等,各適其適,當然少不了奇裝異服,和特別搶眼的男扮女裝Drag Queen。遊行成了一場盛大的嘉年華,每年的同性戀大遊行,已成了城中大事,比萬聖節遊行、感恩節遊行有過之而無不及。

尤其聽著龐大的警察同志隊伍奏著管樂和鼓樂,與維持秩序、攔路封路的當席警察相交,你忽然想到,同性戀權益的濫觴,三十八年前就是由幾根鎮壓的警棍敲起;歷史充滿著它的必然性與偶然性,而從某些角度來看,它畢竟還是在前進的。

二○○七年六月份,我也認識了一個可能我早就應該認識的字:LGBT。LG,不是某牌子的平面電視;BT,不是上網下載檔案的BT。LGBT,即Lesbian, Gay, Bisexual, Transsexual,四個字母合寫一起,於紐約所見是一個十分普遍的詞彙;可見同性戀運動亦不限於狹義的Gay了。沒想到六月來到紐約,迎接我的,是日長夜短的白晝,以及繽紛奪目的彩虹顏色。這樣的開始,也可叫作天公造美。

 


自2002年11月1日起,你是第 2119389 位訪客

下載香港增補字 || 私隱權政策 || 管理員專頁
版權所有,未經書面許可,不得轉載
本網站由hkAuthors.com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