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文化

  <  返回本欄目錄  <<


在新澤西看Live Earth
-- 《深圳商報》「文化廣場」11.7.2007
/ 潘國靈 / 16/7/2007

美國新澤西洲早前有一顆隕石墬落,根據美國法律,隕石落在誰家就是誰家產物,可全球七大洲九大城市以馬拉松形式舉行的Live Earth演唱會,在美國雖座落新澤西Meadowlands的巨人體育館(Giant’s Stadium)舉行,但大部分歌手或嘉賓都將榮耀歸於紐約,只有一、兩個生於新澤西或對新澤西有特別感情的歌手似乎受不住的說:「這裡是新澤西!」

美國國旗上的五十顆星星,不是顆顆都一樣大小,「新約克」(New York)和「新澤西」(New Jersey)都是「新」的,可前者就是比後者高大。當然,最驕傲的始終是「美國」本身,巨人體育館上自然少不了澟澟飄揚的美國國旗,現場歌手唱到高昂時都喜歡高喊「America」,作為一個外來者,素來對民族感有點拒斥的我(典型「香港人」性格),禁不住暗忖:「美國人的民族感可強得有點過了頭!」


外間對這場演唱會反應有正有負,有人斥之為勞民傷財,一日演唱會就夠製造出三千人於一年生產的廢氣;可置身於現場,五萬三千人的巨人體育館就足以自築成一個世界。影星李安納度.迪卡比奧與美國前副總統戈爾重演數月前奧斯卡頒獎禮,惺惺相識同一陣線的一幕,現場支持的掌聲和喝彩聲雷動,對於那掛著「不要相信戈爾」(Don’t believe Al Gore)、盤桓天空不住繞圈的飛機橫額一於少理。

這個「搗蛋」的橫額,卻點出了問題的本質。跟其他政治議題如墮胎、同性戀婚姻等不同,「全球暖化」不是道德對錯的問題(沒有人會認為浪費能源、排放廢氣、破壞地球是「對」的吧),它的爭議性在於,事情是否真的如不少科學家所說的那麼嚴峻,是否真到了演唱會不斷閃著的「SOS」危險程度;是否真如戈爾言之鑿鑿的「絕望真相」(Inconvenient Truth)。也即是,不是right or wrong,而是true or not,或者說,how true it is。前段日子《新聞週刊》一期就以「全球暖化」為專題,說二○○七年實是不尋常的酷熱一年,環保組織只是捉著時機在這問題上加強力度。我想,無論問題是否真如女歌手Melissa Etheridge在台上力歇聲嘶所唱的「不是現在,何時?不是今天,明天如何?」(If not now, when. If not today, then what happens tomorrow?),「全球暖化」既影響人類福祉,無論是否燒近眉睫,及早關注,永遠比「愛得太遲」好。


演員會被批評為無實則作用也是可以理解的,它的作用是提高對問題的關注意識多於提供解決方法的,音樂畢竟是情緒性多於知性的。沒錯演唱會不時也提出一些方案,如不用電器時關掉電源、每星期定一天為「素食日」、綠化城市、減用汽車多用公共交通運輸等,但說的似乎都已知道,做不做又屬其次。對付「全球暖化」,從個人生活做起,這是無容爭議的,但演唱會問題也在於,過份地將一個社會問題約化為個人問題,而遮蓋了社會、國家機制層次上的不力。演唱會對美國是全球廢氣排放量最高的國家,沒提出半點指控;對於自己把有毒廢料輸出貧窮國家,沒半點評擊;對於美國拒絕簽署聯合國京都協議書(Kyoto Protocol),也沒半點聲討;在現場「America」之聲不絕於耳的氛圍中,現場五萬多人似乎真的相信自己參與演唱會正在見證歷史,只要由自己做起就能解決問題;美國人就是有這種天真。沒錯,個人就是政治(personal is politics),但政治不僅是個人的。

或者,美國本身就是有點精神分裂,他們的家居垃圾分類做得不俗但商店派發膠袋之用簡直嚇人(假若在香港一定已被環保組織投訴了千百回),正像這場演唱會,主辦者雖不斷強調其全球性,但我由烈日當空看到夜色降臨,在歌星間場大屏幕轉播其他城市演唱會時,我看了麥當娜、Duran Duran、大量英國倫敦和少量日本東京(作為亞洲代表?)的片段;我等呀等,終至Sting壓軸出場,始終瞥不見中國上海的半個身影,自然也沒有南非約翰內斯堡、土耳其伊斯坦堡等。不是我打瞌睡看漏了,而是,所謂「全球性」,到底還是以美英為依歸。

 


自2002年11月1日起,你是第 2135127 位訪客

下載香港增補字 || 私隱權政策 || 管理員專頁
版權所有,未經書面許可,不得轉載
本網站由hkAuthors.com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