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情碎語

  <  返回本欄目錄  <<


Object of Desire:醫生與病人
-- 《Penthouse》2003年11月號
/ 潘國靈 / 3/11/2003

杜蕾絲2003年做過一個調查(Global Sex Survey 2003),其中有問及「最性感職業」(sexiest profession)的一項,結果並不令人感到意外,首名是模特兒(21%),次名分別是按摩師,及醫生或護士(各10%)。男女心目中的性感對象有同有異,在男性心中,第一位是模特兒(26%),第二位是醫生或護士,而空姐、秘書均屬熱門對象,在女性心中,頭三位是模特兒(14%)、按摩師(13%)、消防員(12%),而緊隨其後的是足球員和搖滾明星。(可參www.durex.com)

這樣有板有眼拿出數據,旨在為文點題:醫生或護士,可說是男性心目中的熱門性感對象。作為男性,我自問是那十個巴仙的其中一份子,數不清在多少次的性幻想中,腦海中縈繞著白衣形象的醫生和護士,為自己帶來不少興奮歡愉。我少看咸片,但要隨便說咸片名稱,「咸濕醫生俏護士」之類總是溜不掉,可見在大眾的投射中,在純潔的白衣背後,掩映著滿瀉的慾望。

可我有時想,一定是醫生或護士被當作object of desire嗎?事實不可以反過來,醫生或護士把病人當作慾望的對象嗎?這樣說,在文明世界當然是一個taboo,大家都信奉「專業操守」,一穿起醫生或護士白袍,身份壓倒一切,那怕天天對著多副裸體(厭惡的或誘人的),秉著神聖不可侵犯的專業精神,都是血肉一堆,歪念壓根兒是不容許的。文明世界是這樣教導我們的。可我們真的百份百相信所謂的「專業操守」嗎?更何況既有專業操守,自然也可以有專業失守,報紙也不是沒有出現過醫生性侵犯病人的確鑿新聞。身邊認識一些女性,就對看男醫生有些避忌,專挑女醫生來看的。我在大學甚至聽過一位文化研究教授對著全班學生說:「點解西醫最初有genaecology(婦科)?又不見有男科?是因為男人咸濕呀!」哄堂大笑。

好了好了,既有此敏感題目,自然有人以此大作文章,尤其是擅於探尋道德灰色地帶的小說家。可能大家想不到,這樣敏感的題材,在我們中國五四文學中卻早有例子。始作俑者是誰?以我所知,是把歌德《少年維特的煩惱》首個翻譯過來的郭沫若。

郭沫若有一篇短篇小說叫〈殘春〉,寫於1922年,故事背景發生在日本的門司,講一個醫科大學生愛牟君專程到此看望他一個患病的師弟,經介紹認識了一個叫S 姑娘的看護,這個S姑娘也是病懨懨的,似身患癆病,愛牟君對這位S姑娘產生了性幻想,一次二人相攜登上筆立山,S姑娘向對方說起病況,當她袒出上半身讓未來醫生診療時,未來醫生浮想連篇,小說有這段敘述:「她的肉體就好像大理石的雕像,她?J身的兩肩,就好像一顆剝了殼的荔枝,胸上的兩個乳房微微向上,就好像兩朵未開苞的薔薇花蕾……」當他擦暖雙手「正要去診打她的肺尖」時,突然傳來消息,他在家的妻子把一對孩子殺了。原來一切不過虛幻夢境,醫生醒來時,渾身是汗,驚魂未定。小說的大膽自然因夢境的虛構而消減,但以二十年代來說,這可說相當前衛,而郭沫若顯然對弗洛伊德學說有所涉獵,他自己就曾作解畫說:「我那篇〈殘春〉的著力點並不是注重在事實的進行,我是注重在心理的描寫。我描寫的心理是潛在意識的一種流動。」弗氏的夢境、潛意識、本我(id)、自我(ego)、超我(superego;表現為妻子殺孩子的懲罰),在小說中都可找到對應。

不過,說到將性欲寫得更入木三分的,就要數到三十年代海派作家穆時英。他的名篇〈白金的女體塑像〉,通篇就是寫主人公,一個三十八歲獨身的謝醫生,在病房中診療一個肺癆女患者(又是肺癆,又是塑像的想像)所激發的性欲和幻想。文字更加入骨,像謎一樣的女病者甫坐下,醫生即禁不住對她全身打量,及至展開對話,醫生不斷想像病者「性欲過度亢進」,又以醫生的權威問了病者好些不相干的私事,高潮位發生在病者受醫生吩咐脫個清光照太陽燈,醫生對著白金女體塑像般的裸體,醫生身份和男人身份不斷交戰,他感到「一股原始的熱從下面煎上來」,幾近按捺不住。小說中有這一段:「白金的人體塑像!一個沒有血色,沒有人性的女體,異味呢。不能知道她的感情,不能知道她的生理構造,有著人的形態卻沒有人的性質和氣味的一九三三年新的性欲對象啊!」女病者激起了醫生的原欲,使其「沉澱了三十八年的膩思忽然浮蕩起來」,不多久,謝醫生便找對象結婚去了。

從以上可見,病者成為醫生的欲望對象,二、三年代的中國小說已有先例。至於電影,中國的我想不起來,西方著名成人電影《深喉》(Deep Throat),倒不得不說。這齣1972年小本經營的四級電影,令女主角Linda Lovelace聲名大噪,她在電影中扮演一個性開放的年輕女子(同樣叫Linda Lovelace),在性交上一直未能獲得滿足,到最後找醫生Dr. Young診療,方發現原來自己天生沒有陰核,她的陰核原來錯生在喉頭,是以必須透過口交才可達至高潮,「深喉」之意於此得來。Linda半信半疑, Dr. Young即解下褲鍊,示意對方以其陽具作實驗,Linda乖乖聽話,在病房中即席口交,果然獲得從未有過的高潮,電影插入煙花、敲鐘、火箭發射的蒙太奇,並配以強勁的美式搖滾樂來誇張高潮的快感。此後,Linda更索性做了Dr. Young的私人護理,穿著一身白袍,四處與不同男人享受「深喉」交合。如此一齣帶點荒謬性的成人電影,當年公映時成了話題作品,事至今日,它已成了美國色情電影史中一部重要作品,更被看成一齣反建制的Cult片。

至於近年以醫生和病人為題材的作品,我還想起荷里活大導羅拔艾曼(Robert Altman)的《醫盡女人心》(Dr. T & The Women)。電影由性感影星李察基爾扮演一名受盡女人歡迎的婦科醫生Dr. T,診所迫爆女病人,家中全是女人,生活圍著一班女人團團轉,終日看著女人擘開大腿、接觸女人私處,難得還一臉gentle的對病人安慰有加,在別人眼中,他是那種「有艷福那種」的醫生,名正言順地享盡風流。電影沒有說他對任何病人萌生邪念,特意來看他的發姣女人倒有一籮筐。不過,老貓燒鬚,他一次替與其女兒有染的女子做檢查時,突然慌張失惜起來,甚至要中途停止。此片跟醫生拿病人作欲望對象無關,倒令我想起大學教授偏執一話:「婦產醫生都是咸濕佬!」以及,到底絕對的專業精神也是一套神話,到底是人一個,而人心晦暗,心思不一定寫在臉上。

 


自2002年11月1日起,你是第 2111517 位訪客

下載香港增補字 || 私隱權政策 || 管理員專頁
版權所有,未經書面許可,不得轉載
本網站由hkAuthors.com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