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評天地

  <  返回本欄目錄  <<


《上海101》一種新旅遊書寫
-- 商務網站cp1897.com.hk「閱讀焦點」
/ 潘國靈 / 5/11/2002

《上海101》主編李照興的序題為〈尋找一種新的旅遊學〉,何為一種新旅遊學?編者沒有明確定義。或者,新旅遊學本身就是拒絕被定義的,旅者隨時隨地調節身份、深度、關注,一般以消費、觀光、享樂為主的旅遊書,不能輕易滿足他們。如果《上海101》示範了一種新旅遊書寫,我看到以下的幾個跨界特點。

跨身份:旅人與遊客

最明顯是旅人(traveller)與遊客(tourist)的跨界。簡單來說,前者追求體驗和發掘,後者則以休閒享樂為先。本書作者在兩種身份中不斷轉換,譬如說,陳俊偉的〈上海淪陷之小籠包失守記〉,談的是上海小籠包地位怎樣拱手讓予台灣,是一篇有批判的旅人文章。黃志輝的〈浴場札撒〉,思考浴場文化之餘又享受浸浴樂趣。即使同一作者,這種身份轉換亦不時出現,如湯禎兆談老正興的光顧經驗,焦點是遊客關注的服務水準、食品素質,談石庫門時,他又回到旅人身份,將石庫門的懷舊光環與現實齷齪作一翻對照。

說到身份轉換,旅人/遊客雙重身份,不能涵蓋本書。「香港-上海」雙城對照遍及全書,作者攜帶著複雜的地域身份,時而以香港為本位來審視上海,時而以上海為鏡像來反照自身。作者有時是投入的當事人,有時是冷眼的旁觀者。有時又超越一個旅者,變身城市觀察家,或文化評論人。如果說101是眾聲喧嘩的符號,這不僅是人多勢眾集體創作所致,還得力於以上不同身份的調節轉換。

跨景觀:景點與非景點

所有城市都有光鮮一面,最光鮮一面,莫過於可向外推介的主要旅遊景點(tourist spot),像香港的山頂、上海的新天地等。一般旅遊書自然都以旅遊景點為主,說上海的,自然少不了外灘、南京路、淮海中路、新天地、上海影視樂園等。這些,《上海101》都有(但不一定是讚),而由於不自限於消費旅遊指南,它同時兼容另類的城市觀察,只要覺得有趣,所有城市景觀都可據為己用,成為旅人景點,建築的或人的,如李照興談尋常里弄的活力、上海屋頂的文化意涵、盧燕珊談街頭睡衣景觀(看〈Sight & Sound──穿睡衣到處跑的上海男人〉),一種外來者透過陌生化才有的獨特眼光,一般旅遊書不會跟你說。

跨文本:實地與想像

小說、電影是文本(text),商場、公園、建築物也是文本。《上海101》其實是一本跨文本旅遊,它提供親到其景的在地感之餘,同時也在小說、電影文本中暢遊。的確,我們對一個地方的認識,其實充斥著文化想像,譬如電視劇集《上海灘》塑造了一個刀光劍影的冒險家樂園,街知巷聞的「浪奔浪流」,真實原來是無風無浪的黃浦江。與其說戮破文化想象的虛構,不如說文化想像本身也自足成一趟旅程,本書為這趟旅程充當嚮導,評介了不少上海電影和小說,如《天下無雙》的梅龍鎮、王安憶、衛慧、韓寒筆下的上海等。當然,少不了是小說、電影與實地互相並讀對照(如光影上的《蘇州河》與真實的蘇州河),構成一幅立體的文本旅遊地圖。

跨新舊:舊上海與新世紀上海

坊間的上海書,大部份偏於新舊兩極,要麼一頭沉醉於昔日十里洋場的老上海(多集中三十年代,如樹棻的《上海的浮華歲月》等),要麼一心卸掉歷史包袱,從時代光環中走出來,向著廿一世紀新都會進發(如康燕的《解讀上海1990-2000》)。三十年代與九十年代之間,出現一個斷層。《上海101》沒有為中間斷層補上一筆,但它打破新舊對立,所以本書可以讀到上海老電影的海上影,也有懷舊情懷的上海歌聲、月份牌等,也可看到不斷打造的新上海面貌。更重要是,新舊兼收並不僅是來個雙聲道,左邊喇叭播濃濃的懷舊旋律,右邊喇叭播新上海的光明進行曲。本書有不少批判聲音,譬如新天地的不新、城市重建的不近人情(如立例不許在公共場所晾曬物品)。

總體來說,本書作為一本旅遊書,在我看來,只是其中一種定位可能,它同時包含城市觀察、文化批評、遊記、知識百科等元素。這種混雜特質,與非單一的旅遊意義不可分割,101篇文章,未必全屬佳品,但在芸芸的上海學書中,它的確是前所未見的新作。

 


自2002年11月1日起,你是第 2087502 位訪客

下載香港增補字 || 私隱權政策 || 管理員專頁
版權所有,未經書面許可,不得轉載
本網站由hkAuthors.com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