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文化

  <  返回本欄目錄  <<


由街道大娘,看「拆那」城市
-- 《星島日報.年華》「名筆論語」4.2.2008
/ 潘國靈 / 23/3/2008

早前在紐約參觀了一個名為「Jane Jacobs and the Future of New York」的展覽,知道了更多Jane Jacobs的城市抗爭事跡,以及她與紐約的過去、現在及未來的密切關係(一九六一年出版的力作《美國大城市的死與生》,就是獻給紐約城的)。但Jane Jacobs的意義、影響力早已超越了紐約城,任何關心城市生活、規劃及發展的人,都不可能繞過這個名字。

若干年前,當我知道成長的童年舊地將讓路予七號幹線等著夷為平地,我暗自懊惱了一段日子。幹線至今仍未建成,只是這片天空被圍上鐵絲網進入「軟消失」此路不通的日子已經久了。這時,我還沒看過Jane Jacobs的著作,也未知這「街道大娘」除了是一名作者外,還是身體力行的政治抗爭者,且幾次重大抗爭也涉及公路向城市的入侵。舉例說,早在一九五八年還未奮筆疾書前,她已參與反對一項於華盛頓廣場公園(Washington Square Park)擴建道路的計劃;更漂亮的一役勝仗,則在成書不久後,她成功推翻由Robert Moses於六十年代初主責的Lower Manhattan Expressway(簡稱LoMEx),這計劃構設一條自曼克頓西Hudson River橫跨至東邊East River的高速公路;如果這計劃當年成事的話,曼克頓的小意大利區和SoHo就不可能是今天的欣欣面貎。

當今天天星及皇后碼頭讓路予P2道路、油麻地警署一帶因中九龍幹線而「命懸一線」、灣仔太原街及交加街街市又因「交通之名」面臨清拆,我們一再想到,Jane Jacobs幾十年前「人車對戰」的故事,並沒有成為過去。「市區是給人的,不是給汽車的」這響亮喊叫一再迴盪。是的,早有人說過,《美國大城市的死與生》的中文譯著雖然遲遲才於二○○五年出現,其意義一點也沒有消減,相反其姍姍來遲,正好為今天整個重建巨輪滾滾轉動的中國(“China”被諷為「拆那!」),提供了適切性的啟示。

人車對戰只是事情的表徵,而非根由。Jane Jacobs當年力排眾議質疑抨擊的,是那從上而下、純由抽空理念出發的規劃思維,這包括將城市地段分割、把整合的社區打散為以公路連接的亞城區(suburban)、以推土機方法(Bulldozer approach)進行社區重建:把原有居民徹走、把原有樓房拆毀、改建成一式一樣的大型住屋計劃。回到現代主義建築席捲美國的五、六十年代,當年連大學學位也沒有的媒體作者Jane Jacobs,向一群奉現代主義為真理的城市規劃者、建築師、工程師、法律專家、房地產發展商等挑戰,真有點像大衛力戰巨人哥利亞的故事;這巨人集團包括有「紐約總建造師」之稱的Robert Moses、建築評論家Lewis Mumford,以至來自歐洲的現代主義建築大師柯比意(Le Corbusier)等人。

柯比意提議的「輻射城」(Radiant City),以垂直化高密度的一式化高樓為核心,地面則清除行人街道、代之以公路和花園(人們活動的範圍)為主的低密度綠化地帶。今天重讀他的著作,的確有像看「狂人日記」的感覺。且引述《明日之城》(The City of Tomorrow)的一二段話:「現代城市規劃從新的建築誕生。從這進化上的大步,如此殘暴如此壓倒一切,我們焚燒我們的橋樑、與過去割斷」、「現代街道,這字的真正意義,是一種新類型的生物,一種向外延伸的工作坊,是眾多複雜而精密器官的住所,如燃油、水和電力設施。」他將直線、直角、統一化的現代主義機械化美學,詮釋為人的基本行為。

這裡說的不僅是商業利益,還是熱烈的理想主義,對於建構「烏托邦」的執迷。但何謂理想,卻出現截然不同的理解,你看混雜、街道為理想,他視之為毒瘤;他看花園城、垂直城為完美,你視之為毀滅。相對來說,現在市區重建在「伊甸園圍板」(施工地盤)上寫上的美麗願景(如「以人為本」、「美化環境」、「活化社區」、「保育文物」),似乎更多是壓倒性資本主義的美好修辭。試問有誰真會喜歡屏風樓宇、大型商場、連鎖商店的無限包圍?我們活於我們不相信的現實之中。

Jane Jacobs在《美國大城市的死與生》中給我們開出保持城市活力的四個原則,簡言之是混雜用途(mixed use)、頻繁街道(frequent streets)、多樣化建築物(varied buildings)及濃縮度(concentration);只有這樣,「人行道的芭蕾舞」(Ballet of the Sidewalks)──她的著名說法,才可以鮮活地進行。她沒有宏大理論,一切回到她那句話:「Please look closely」,以落入日常生活作細緻觀察為起點。作為作家、城市觀察家外,不可忽略的還有她作為行動份子的一面,她為城市規劃的抗爭運動提供了極具參考力的模式,包括建立聯盟、集會、請願、撰寫信件、向市長作熱烈演說、運用傳媒力量以至訴諸法律行動等,並從純粹的保衛發展至有公民參與的主動性計劃。在外國,這樣的成功例子已經不少了,在香港,由灣仔街坊提出的「H15啞鈴方案」則標誌著一個開始;是以,路漫漫而修遠兮。

 


自2002年11月1日起,你是第 2101161 位訪客

下載香港增補字 || 私隱權政策 || 管理員專頁
版權所有,未經書面許可,不得轉載
本網站由hkAuthors.com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