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家族

  <  返回本欄目錄  <<


合法偷窺
-- 發表於《明報》「世紀版」2000年月27 日
/ 潘國靈 / 7/11/2002

井,Y,十,I,工,三I型,雙工型,三工型,梯級型,長型,新長型,雙連長型……。

形形式式的圖案,好像樂高積木,住了形形式式的人。在一百五十多個屋?h內的其中一個屋?h內的其中一幢Y型樓宇的電梯大堂的保安站崗處,坐著一個青年看更,阿歪。

阿歪盡忠職守,雙眼牢牢盯著閉路電視,如果可以不眨眼,他希望不。人家當看更懶洋洋,他就格外聚精匯神。

閉路電視有六個畫面,分別駁去屋?h大廈的六部升降機,一眼關六。每日有很多人流在升降機開合之中,進進出出。升降機內是一個世界,之外,又是另一世界。

一、電梯世界

一個女子在電梯內,獨自一人,在挖鼻孔,還施展一招「彈指神功」,被搓圓了的鼻垢剛好黏在「8」字正中間,好像一對鼻孔的大特寫,住八樓的人有福了。電梯門打開,走出來是另一副端莊相,乾乾淨淨。還跟阿歪點了個頭。

一個男子對著電梯內的金屬反光面,伸出五指,梳頭,頭都其實禿了。電梯門打開,男子馬上戴上帽子。

一個菲傭,不錯,屋?h也有一些家庭請得起菲印傭,在電梯內,用力捏著一個小孩的臉,好像扭螺絲,扭得好實好實,弄得小孩呱呱大哭。電梯門打開,菲傭就抱起小孩作逗哄狀。

電梯內,一個人和多個人,又是不一樣的世界。

經常這樣,站近電梯控制按鈕的一個,明明有人還衝著入來,第一時間按「關閉」,按按按,分秒必爭,有時成功「拒人於門外」,若無其事,或沾沾自喜;有時給衝著來的人乘電梯門關合中的縫隙鑽入,衝來的人與按扭的人,便彼此交換一個厲眼。

一個人的電梯,未必比多人的電梯寧靜。一個人時,有人會自言自語,有人會放大嗓門唱歌,以為自己是歌星,手舞足蹈,在隱蔽細小的空間中享受歌聲的環迴反彈。多人的時候,很多時反而很靜,人人棟篤企,開,合,進,出,互不抽望。

偶有色淫淫的男子,向年輕女子由頭到腳打量,用眼睛強姦。碰著電梯擠迫時,更有人大著膽子,揩揩擦擦。

以上一幕幕,阿歪都看在眼裡,對著屏幕,像看電影。

二、非常看更

阿歪,三十五歲,學歷其實不算差,中七程度,可以到寫字樓當文員,他偏選擇,說是為興趣,當看更。為生計當看更就常常有,為興趣當看更,真是聞所未聞。

興趣其實早已醞釀。未當看更前,他本來就是同座屋?h大廈的住客,獨居。他有一個奇怪打發時間的習慣,人家電視機收看電視台節目,他就調教到接駁屋?h大堂畫面的頻道,有時一看可以看幾個鐘。這個習慣,足足維持了近一年,看的時間越來越長。偶爾看到婦人歇斯底里打仔罵女,都幾富娛樂性,就咭咭笑。經過屋?h大堂的人,都想不到,在某個暗角,有一對眼睛長時間盯著他們。

一次,阿歪經過屋?h大堂,瞥見保安站崗處放了一部閉路電視,便停下來看。他看著看著,一幅幅捲動的電梯畫面,比他天天在家偷看的還要精彩,正看得出神之際便給看更趕走。當日他就按捺不住自告奮勇跑去自薦當看更,碰巧又有空缺,上頭見他學歷不差,又年青力壯,便請了他。自此,同一幢樓宇,他又是住戶又是看更。

奇妙處在於一個黑盒──監察升降機的閉路電視。屋?h人口密度高,一座住上幾百戶幾千人,六部升降機、一個閉路電視,幕幕眾生相,廿四小時全天候播放。以往給人趕走,現在可名正言順,工作職責,天天偷窺,天天看戲,一日看好多場,戲院看戲要付錢,好貴,這裡人付錢給他,看戲。

上班「看戲」還不夠,下班回家癮頭一起,就翻舊習,扭開家中電視機接到屋?h大堂。不過,一有比較,就難免覺得屋?h大堂影像乏味,循規蹈矩,無甚驚喜。畢竟許多意想不到的醜陋事,都只出現在隱蔽空間,如電梯,尤其當一個人的時候。

偷窺成癖。日頭的電梯世界看慣了,就想看夜場。向上頭要求調編到夜更,說深夜治安差,自己年輕力壯好辦事,上頭想了想,也是,就批准了。

三、深宵影院

電梯內,日與夜,又是不一樣的世界。

日間有時有小童不知惡作劇還是忍不著在電梯內撒尿,深夜,竟然有成人,拉開褲鏈,露出雞巴,在電梯內,屙尿。阿歪看得瞳孔放大,但光看不動,還咭咭笑。電梯門打開,進入的人一腳踩在黃尿上,手指頭黏在「8」字上,說了一聲「幹你娘」,唯恐不穢,一口濃痰像放飛標的飛到黃尿上,尿痰交融。好像看周星馳,阿歪笑破肚皮。

白天為屋?h粉飾太平,夜間,隱伏的陰霾便撲出來。越夜越美麗。原來夜晚的世界好吸引,好年青。奇怪,那麼多少男少女的身影,金髮飄飄,人影幢幢,聯群結隊,喧嘩鬧事。那麼多夜歸少女,單獨回家,當色魔死。

夜晚,電梯內有時又似三級影院。有情侶在電梯內攬攬錫錫,做著火熱動作,可以誇張到,升降機由底層升上頂層,又由頂層降至底層,來回幾次,慢鏡重播,至倦方休。最後,像電影淡鏡,電梯門打開,淡出了鏡頭。

鏡頭,不錯,阿歪真是這樣想。溶鏡、淡鏡、凝鏡效果,靠一點想像力便可以了。阿歪想zoom到撒尿小童的小小雞巴,但電梯電影有其限制,永遠是固定距離,做不到大特寫。拍攝角度,又永遠是鳥瞰鏡頭,監視器永遠在頭殼頂,頭殼頂永遠有監視器。

將醜態當趣味,將生活瑣碎當笑料,將閉路電視當闊銀幕,由偷窺怪癖始,以致精神錯亂終。

偶爾有人步出電梯,向阿歪點頭,想向他搭訕,他都不反應,不回答。他摸不著頭腦,明明是熒幕畫面裡的人物,怎會突然跳出鏡框來,跟他說話。

一百多年前,剛有電影,法國盧米埃兄弟拍攝紀錄片《火車進站》,放映時放到火車衝來的一幕,在場觀眾嚇得雞飛狗走,這是真事。一百多年後,竟然還有人,阿歪,分不清真實與電影,分別是,一百多年前,人們將電影混淆為真實;一百多年後,倒過來將真實混淆為電影。

人們看電影,電影裡發生甚麼意外,觀眾都不會傻到跳入熒幕裡搶救,只會乾坐。這樣的問題,終於就來了。

四、中央監察

深夜當值,阿歪從閉路電視裡,看到一群童黨,在電梯裡,七八個人,圍毆一個男童,拳打腳踢,打到噴血。阿歪看得好肉緊,捏緊拳頭,咬到下唇爆裂。但他光坐不動,隔岸觀火,以為自己在看戲。拳來拳往,電梯升到最頂一層,門打開,童黨作鳥獸散,剩下被毆男童,伏在地上。

大堂明明燈火通明,阿歪卻覺得環抱在一片潑墨的漆黑裡,只有眼前的熒幕是光亮的,他在想,下一個情節,將會怎麼樣。

電影跟現實,好接近。
九四年尾被判終身監禁的屯門色魔林國偉的姦殺案故事,可以在電影裡重看。震驚全城的秀茂坪童黨虐殺燒屍案,被拍成電影《三五成群》。或者,將閉路電視錄下的影像拼湊剪接一番,也真可放在電影院當電影放。

下回分解。
那個被毆男童,暈了很久。大半個鐘,電梯停在最頂層。一直至地下大堂有人按電梯掣,電梯徐徐下沉,下沉,下沉至地下,男童有感電梯著地的反彈力,醒過來,一身血污,自己爬起來,連爬帶行的拐到大堂大閘,推門離開。那個按電梯掣的住客,看著看著,也出奇鎮定,聳聳肩便若然無事,步進電梯,關閉,上升。

病態心理學上,有一種症狀叫窺視症,主要歸入性疾患與性偏差行為一類,患者透過暗中偷看別人的性行為或裸體而獲得快感。

阿歪那一種窺視癖,比較特殊,並不與性有直接關係,還少有研究,可以叫做一種「電影感特殊空間窺視症」──特殊的空間,在升升降降的電梯內,一個可以非常私蔽又非常公眾的空間。

人們走進電梯內,在短短的幾十秒以至一分鐘內,被窺視的意識很低。不僅屋?h大廈,還有管理處中央控制室,有一個大屏幕牆,多部閉路電視接駁到多座大廈的多座電梯,同步播放。

高層重地,阿歪有時也借故找上頭,來中央控制室走走。下一個目標,他希望可以調升到中央控制室。

「嘩,昨天看過一齣童黨電影,個細路畀班靚仔打到仆街,幾寫實呀!」阿歪找上頭說。

「直頭比寫實更寫實,好正,我都有看!」上頭轉過頭來,陰側側笑說。

 


自2002年11月1日起,你是第 2093778 位訪客

下載香港增補字 || 私隱權政策 || 管理員專頁
版權所有,未經書面許可,不得轉載
本網站由hkAuthors.com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