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在的詩

  <  返回本欄目錄  <<


土星者言--關於寫
-- 《香港文學》二○○八年五月
/ 遊忽 / 27/6/2008

土星者言:關於寫

你生命的弦線拉得過於繃緊了。

終於也是會崩潰的,這個我一早知道。
我身體覺得輕飄飄,頭不著地,同時又覺得很重,隨時都會倒下。
我覺得陰陰冷,雖然天氣很熱。
我忘記了笑。但也哭不出來。

你怎麼知道?有預感嗎?
我不知道,我好亂。
亂到盡頭就必然解開。
如理想的盡頭必是虛無。
書寫到最後必是詞不達意
你以為頭、心、手的距離只是咫尺嗎
它們之間是無限遠
你耗盡力氣終於發覺無法拉近丁點的距離
你洩氣了你傷了元神感到無法復元
你繼續寫寫下來就充實了同時感到非常空虛
是的就是這麼一回事
難道你以為可以在流沙中堆砌城堡嗎
就這樣你終於了悟
鏡花水月就是這麼一回事
世上難道還有一樣東西比寫作還要虛妄嗎
就這樣你終於了悟
不在乎你寫甚麼而是透過寫作狀態
你終於碰觸到了生命
好不划算呀好不划算呀
這麼艱難這麼痛
不如你跟自己和解吧
你何苦要把自己迫近牆角
你放過我吧你放過他吧
和解是甚麼意思
寫是自殺不寫是謀殺
你一個人如何有兩個生命
***********************************************

我說的,我未必一定相信
我相信的,我未必說得出
承認虛假,並不就是真誠
我沉迷於觸及靈魂的力量
但對於靈魂之有與無,我卻全然不知。
***********************************************

留不住

這麼快便要離開
我不甘心
不甘心即是你想不開呀
傻孩子,到後來其實都是一樣的

那怕你多寫一塊、一吋、一壁、一卷
一個書架、一個房間、一個圖書館
都是一樣的
你早知道你的東西是留不住的
每個字句
你不過在寫著自身的虛無
那又何必?
***********************************************

字/自醉

再猛烈的陽光我都寫得出灰沉
無需調暗燈光以進入氣氛
酒杯倒入清水好了
煙與大麻可有可無
你給我紙和筆就可以了
我要寫出馬鞭草和迷迭香
文字是我的伏特加
無色無味但是會醉
儘管醉倒的
獨我一人
***********************************************

我怎樣寫終究只是寫著虛無。無事件性、無重要性、無歷史性。我在暴露著自身的匱乏。寫作因此成了罪過。我禁不著犯罪。因為寫,我把空洞變成原罪。像我這樣一個作家的原罪。
***********************************************

文字

我把文字,當作私人照相簿。
如果是的話,那必然是,老早已註定是out-fo了的照片。
但有比無好。
或者越依仗文字作為存在證物的人,其實是對存在越容易動搖信心的人。好像要愛人天天說「我愛你」一樣。

海德格說,「此在」對自身存在的領悟,是透過語言作詮釋的。
但詹明信又說:語言的囚牢。

如果二人都對,那加起來,便一定是,「此在」,即我們人類,對自身存在的領悟,終究大不過一個囚牢。

囚牢。一個生命場。
但有比無好。
據說,動物是沒有這個囚牢的。動物也許也意識自身的存在(不然,就不會在被宰割的時候垂死掙扎,這不可能是純粹的物質本能反應罷),但沒有詮釋的活動和能力。
只有人有這種詮釋的能力,而詮釋的極限,不過是一碰囚牢的邊界。不知是人的祝福,還是詛咒。

而我,便不斷地行使這種祝福,或不斷為詛咒所附。
祝福與詛咒,不過一體兩面。
正如記憶與忘卻。
沒有記錄,就無所謂忘卻。
如生與死,樂與悲。
反對二元對立者最終還是要服膺於諸般人生本相的二元對立。

我寫,我忘。
我塗,我抹。
我攀升,我沉淪。
我敞開,我封閉。
我每天呼吸,同時意識死亡。
***********************************************

寓言

寓言,就是與世界建立距離。以抽象的力量,與世界建立一道形而上的距離。

抽離是必然的,那是一種自我保護,甚至是潛意識的。如果我曾經陷得太深。不然,我必會被憂傷的力量毀滅。

那麼,我終於明白了這句話:「憂鬱症的人允許自己享有的唯一樂趣,也是強有力的樂趣,就是寓言。」

甚至不能說是樂趣,是非如此不可。

寓言,其實就是與現實建立距離。
***********************************************

Blurs of doodles
Words of scribbles
All day long my pen just fumbles
Lots of puzzles
Boil down to bubbles
Floating on the soup of
An instant noodle
Feeling despair?
No right, no write
Better just google
There you will find your cradle.
***********************************************

幸好還有寫作,力挽狂瀾於頹然。文字於我,近乎一種替代性宗教,不然,何來寫的力量。我繼續寫寫下來就充實了同時感到非常空虛,是的,就是這麼一回事;在肯定與否定的雙重旋律中,理想與虛無碰頭,詭異地打了個照面:「呵呵,原來我們之間,那麼近。」
***********************************************

由很想說話至無話可說,那是一條怎樣的路。

 


自2002年11月1日起,你是第 2106714 位訪客

下載香港增補字 || 私隱權政策 || 管理員專頁
版權所有,未經書面許可,不得轉載
本網站由hkAuthors.com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