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情碎語

  <  返回本欄目錄  <<


奧維德《情愛錄》
-- 《明報.星期日生活》「愛情經典」7.9.2008
/ 潘國靈 / 24/11/2008

有些東西,原來真是千古不變的,如情愛。今人看二千多年前古羅馬詩人奧維德的《情愛錄》,仍不覺過時;他的愛詩,早已成世界性的情愛寶鑑。

奧維德的作品,中文譯本甚多,詩人戴望舒早譯過他的Ars Amatoria,名為《愛經》(許多人把它譯作《愛的藝術》)。《情愛錄》這個新譯本,實則是奧維德三本書的合譯,包括Amores、Ars Amatoria、Remedia Amoris,分別被譯作《戀情集》、《愛的技巧》、《情傷良方》,合為一冊。原詩是以拉丁文寫成的格律體,「父女檔」譯者黃建華、黃迅余跟戴望舒一樣,參考不同的法文譯本,把作品譯成散文體,詩意也許有所減損,但仍不失酣暢。

既是古羅馬詩人,奧維德文字一大特色是妙用神話故事,《戀情集》一開始,作者便聲稱受愛神的致命之箭擊中,殘酷的戰爭不懂寫了,而只能寫愛情:「我本想把兵戎、戰火寫成莊重的詩句;前者宜於合律成詩,後者足與前者相比。據說,丘比特笑了起來,偷偷地截掉了一個音步。」寫戰爭題材的史詩常用六音步的詩行,而情詩之類的抒情詩則多用五音步,故有此說。於是,詩人便不由自主地詠嘆愛的歌吟。

但一如丘比特之母維納斯,既是純愛也是情慾的化身,奧維德的詩作,也揉合心靈之愛與肉體之歡;多情與薄情、真情與假意,既寫愛情的無瑕,也寫談愛的計算,既說「愛神小精靈是個赤裸的孩子;他不因年歲增加而多一份心計」,復說偷情的愜意、串通之能事。七情六欲,神人如一。詩人筆下的愛情,不乏飄忽無定、偷呃瞞騙,談愛多少像行軍,如他所言:「凡情人都是戰士。丘比特擁有自己的陣營」;被截了一個音步,方才蒙受靈感女神繆斯的眷顧。

如果《戀情集》是愛的悲歌,《愛的技巧》、《情傷良方》則有著更重的教誨意味,詩人以「導師」身份,或今天所謂的「愛情專家」,自詡向青年男女傳授情愛技巧,《愛的技巧》交代獵愛的場所、示愛的方法、衣裝打扮、筵席上的舉止、情書的寫法、許諾與恭維、索禮與送禮、逃避監視、掩飾不忠、床第之事等等,範圍廣闊,無怪乎有「愛情百科全書」之稱。至於《情傷良方》,則是給一眾情傷者的治療良方,除「投身於農事活動」、「狩獵與垂釣」不合事宜,很多方法仍然管用。

「快樂無多,而憂愁不少,這就是談情說愛的人的命運。」然而奧維德又說:「美人兒帶給我們的痛苦也是甜蜜的呀!」是的,蒙了眼睛的丘比特,你就放箭過來吧。

 


自2002年11月1日起,你是第 2111517 位訪客

下載香港增補字 || 私隱權政策 || 管理員專頁
版權所有,未經書面許可,不得轉載
本網站由hkAuthors.com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