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走廊

  <  返回本欄目錄  <<


作為「失敗者」的孔子──《孔夫子》觀後隨想
-- 《星島日報.年華》「名筆論語」25.5.2009
/ 潘國靈 / 1/6/2009

費穆導演、被掩埋六十年的《孔夫子》,近日重見天日,首映於四月香港國際電影節一票難求,五月香港電影資料館加場亦座無虛席(稍後仍會加映);這自然多少得力於近年的孔子熱,但復修的艱巨、影片的質素、導演的胸懷,才真的是可貴之處。我剛剛看了此片,驚見「詩人導演」費穆在艱難時局(此片拍於一九四○年,正值上海淪為孤島)以緊貼史實、同時注入個人美學的手法,拍出一個有別於超級賢人,以至聖賢的孔子,電影把孔子從高高在上的聖壇上拉下來,但正正是這樣,恰如北京大學教授李零所言:「去聖乃得真孔子」,我們看到一個有血有肉的孔子。


很多人都說五四時期打倒「孔家店」(魯迅《吶喊》中便有〈孔乙己〉這一名篇);關於這點,李零在《去聖乃得真孔子》有一不同見解,他說:「五四運動,打倒孔家店,打倒的只是店,而不是孔子。孔子走下聖壇,重歸諸子,意義非常大。」又說:「五四運動,表面上是批孔子,其實是救孔子。孔子安然,孔子無恙。很多人不理解,批孔子怎麼救孔子。我說,去其神聖外衣,還其本來面目,就是救孔子。」費穆出生於一九○六年,曾經歷五四,說不定沒有當年的打倒「孔家店」,便沒有他後來的「失敗者」形象的孔子。

「失敗者」一詞,非貶意,孔子生於春秋亂世,除效力於魯國之外,五十五歲周遊列國,不為各國重用,流離顛沛十數載,不得其志,亦曾自嘆:「一事無成,不如歸去」,這已為史實所載。費穆在〈孔夫子及其時代〉一文中說得不錯:「孔子在政治方面是完全失敗了的,在士大夫式的教育方面,也並未造就任何了不起的政治家,但,他創造了中國人特有的德性教育。」但孔子死後不久,門下弟子以子貢為首已為他展開「造神」工程,其於山東曲阜的府邸,於他死後一年已建成孔廟,歷經不同朝代,規模越建越大。孔子從人變神,至東漢初而登峰造極;漢代獨尊儒術,再經宋明理學等發展,孔子學說早已從子學變成經學、國學;以至五四的打倒孔家店,那對象早已不是孔子一人而是超級肥大的道統流派。

論人物衝擊力,《孔夫子》之於孔子,堪比《基督的最後誘惑》之於耶穌,都把一個「聖人」拉回濁世(當然,孔子學說基本上是倫理學,不是神學)。原來耶穌會受試探、會有性欲、會想過結婚生子,孔子也有鬱鬱落泊的一面,如雷競璇所言:「從影片可見,主題雖然是孔子,拍出來的故事,完全不是千年以來的聖賢形象,而是一個失敗人物的傳記。片中的孔子,悽悽惶惶,流離顛沛,到處碰壁,老來孤單寂寞,兒子早死,門徒星散,他鼓吹的道理,毫無回響,結果鬱鬱以終。」分別在馬田史高西斯以改編小說作出富宗教挑釁性的憶測,而孔子生平的悽惶,則明明是他自己所知所言的。李零第一本談《論語》的書以「喪家狗」命名,引來不少非議,這典故在電影中亦見出現:一路上,風餐露宿,晝夜奔馳。行到鄭國地界,已是十分狼狽。《論語》上記載說:「纍纍若喪家之犬」──銀幕上大剌剌地打出。「喪家狗」之說,確是夫子之道,如李零所言,於今天曲阜孔廟聖蹟殿裡的《聖蹟圖》繪畫故事裡仍然可見。至於說到聖人,孔子生前也不領受,他說:「聖則吾不能」、「若聖與仁,則吾豈敢。」這反而更顯孔子高尚的道德情操。

說到曲阜孔廟,這裡是每年「祭孔大典」的重地。記得香港回歸十周年,香港曾經把曲阜「祭孔大典」,移師香港大球場作盛典表演嗎?政府藉此強調的,自然是一國兩制成功落實、社會穩定云云;看罷《孔夫子》,忽生感慨,本屬紛紛亂世的「失敗者」,被後世用作凝聚民族、宣揚和諧的神聖力量,其中落差,不可謂不是歷史的弔詭。真是亂世是他,盛世也是他。

孔子學近年成為文化顯學,不少文化明星站在巨人肩上熠熠可照。佛山電視台正在拍攝《孔子》連續劇,周潤發的《孔子》造形照亦在康城曝光了。還有我們快將實行的新高中通識教育,其中「現代中國」單元,可以預想,必然少不了孔子這名主角。最近收到一名老師傳來香港通識教育會編制的「現代中國及全球化」網上課程內容,其中一章討論「非物質文化遺產的傳承、保育與發揚」,便以山東曲阜祭孔大典作例。內容提到山東曲阜孔廟祭孔大典「具有歷史連續性」,那它自古代開始怎麼直至一九四九年戛然中斷?怎麼又會於二○○四年恢復,繼而於翌年被列入中國首批非物質文化遺產?文革時期「批林批孔」,大破孔廟;八十年代中國社會又怎麼會出現復古狂潮?孔子在近一世紀的中國,命途起伏有如坐過山車,現在又直衝雲霄。《孔夫子》這電影,正好讓我們,停一停,諗一諗。

 


自2002年11月1日起,你是第 2119389 位訪客

下載香港增補字 || 私隱權政策 || 管理員專頁
版權所有,未經書面許可,不得轉載
本網站由hkAuthors.com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