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走廊

  <  返回本欄目錄  <<


有時影像獨剩下了歌
-- 《香港電影》2009年7月號「給電影的情書」專欄
/ 潘國靈 / 17/8/2009

林子祥的〈似夢迷離〉:「情痴總有缺陷,情深總要別離,天意愛弄人,誰人可退避……」,好些年後,才知道來自法國導演積葵丹美《秋水伊人》(Umbrella of Cherbourg, 1964)的電影曲子──哀怨淒麗得幾乎要殺死人,今天仍有不少人以為這曲是林子祥作的,必須還原作者Michel Legrand正名。男主角準備參軍女主角送別曲子由二人唱出來當時還可說是bittersweet,到結尾女主角已為人妻偶然路經油站重遇舊情人,曲子再次響起,純琴弦拉奏伴以間歇的合唱團嗓音,哀而不怨,欲說還休,壓著更深的愁。這已經成了我最愛的愛情電影之一。未知原裝先遇改編,這也是你我經常有的經驗吧,潘偉源給曲子譜上歌詞,作為電影《一咬OK》的電影主題曲。多年後,《一咬OK》已全然褪色(我甚至懷疑自己有沒有過看),倒是音樂,經常在腦海響起。

一如你可能像我一樣,已忘了《陰陽錯》的影像獨記得電影裡的〈幻影〉一曲。沒有音樂引子,譚詠麟的歌聲直接從清唱展開,點點的風鈴聲,作曲人林敏怡這個嘗試,她多年後憶述,原來當年電影老闆聽後不甚滿意,說不知她搞甚麼。「紫色的小盒子裡,盡藏著許多未了事」,後來一女子真的給我送來這個音樂盒──晶瑩玻璃方盒子,打開中間有一塊紫水晶;扭動發條,水晶隨音樂轉動,你一把盒子關上,音樂便戛然而止。彷若一個心房。

關於電影主題曲成為愛情金曲,八十年代初教我印象深刻的,還有《表錯七日情》。電影是父親帶一家人一起看的,當時才十歲出頭的我,一定不知偷情為何物,但就是記得這歌曲,一段日子還反覆吟唱。我說的不是鍾鎮濤和彭建新合唱的那首〈一段情〉:「我愛的拋棄我,剩下我滿面淚水」,曲子固然不俗並且是少有的兩男合唱情歌,但我更喜歡的,倒是插曲〈要是有緣〉。這可能是我成長階段比較有意識地「讀歌詞」的開始。「信是有緣,要是無緣怎可此世此生竟碰見,但若說是無緣,怎麼似利劍……」、「要是有緣,卻為何從開始都已得知它會變,但若說是無緣,應不會恨怨」,這格式令我想起甚麼呢?但願你不會罵我「褻瀆」了文學經典。我說的是《紅樓夢》,寄黛玉的〈枉凝眉〉一詞是這樣的:「一個是閬苑仙葩,一個是美玉無瑕。若說沒奇緣,今生偏又遇著他;若說有奇緣,如何心事終虛話?……」你說是否有幾分相似?也許填詞人盧永強真的從《紅樓夢》獲得靈感,也許這純是我的自由聯想,又或許──「要的這樣……何以那樣」,本是人類愛情的永恆嘆息。

是我的不該,我本來說的是影像,卻說了歌曲。但電影主題曲,又未嘗不是港片的一個特色。早期粵語片伶星擺明車馬演唱自不用說,及至後來,電影敘事中好生生插入一首影像MV,音樂暫時性地奉旨喧賓奪主,也是常見的(經典如《旺角卡門》劉德華與張曼玉擁吻於大嶼山電話亭一幕,以林憶蓮《激情》為背景音樂--另一說是當年公映版播的是王傑的〈一無所有〉)。有時很俗,有時賞心悅目。如是者,最佳電影主題曲成了金像獎每年一度的常設獎項,這方面,荷里活奧斯卡可是與香港看齊,歐洲電影獎項則未必來這一套。這樣也好,很多影像我忘記了,獨剩下了歌。

 


自2002年11月1日起,你是第 2078940 位訪客

下載香港增補字 || 私隱權政策 || 管理員專頁
版權所有,未經書面許可,不得轉載
本網站由hkAuthors.com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