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走廊

  <  返回本欄目錄  <<


奇幻逆緣
-- 《頭條日報》「靈感國度」2.2.2009
/ 潘國靈 / 2/1/2010

近日好幾齣入圍各大美國電影大獎的影片都取材自小說,如《奇幻逆緣》(The Curious Case of Benjamin Button)、《一百萬零一夜》(Slumdog Millionaire)、《讀愛》(Reader)。這於經常閙題材荒的荷里活電影來說,並非不尋常事,每年的奧斯卡,「最佳原著劇本」外另有「最佳改編劇本」獎(香港的金像奬則只有「最佳編劇」)。今期就讓我談談有份角逐「最佳改編劇本」的《奇幻逆緣》。

不少本地報章都提及,《奇幻逆緣》乃改編自美國名小說家F. Scott Fitzgerald的同名短篇小說。本來,看電影不一定要比讀原著,原著很多時只是提供了意念,改編作品經大幅修改、詮譯,往往是全新的「再創造」,《奇幻逆緣》便是這樣的作品。但當看到一些報章說原小說是「一章動人的詩篇」,我還是有話要說。「動人詩篇」用來形容《奇幻逆緣》尚可,它的基調是生命艱苦但人間有愛,相對來說,小說原著就冷酷得多了。

小說和電影講述一個奇幻人物班雅明(Benjamin)的「逆向人生」,這人甫出生已是八旬老人,之後越活越年輕,至嬰孩而終。原小說班雅明於一八六○年出生於巴爾地摩(Baltimore)港市,電影則將時空都轉換了,由畢彼特主演的班雅明,出生於一九一八年一戰剛剛謝幕之後,地點則轉到新奧爾良。現在時態是二○○五年,一個於彌留之間的老人Daisy,著伴在病床邊的女兒Caroline,給她誦讀一本日記記載的故事。日記撰寫者也是故事主人翁便是班雅明──Daisy的愛人,Caroline不知名的父親。如是者,電影便在這新奧爾良醫院場景與過往片段之間來回交接,這個敘述明顯有別於原小說的第三身敘述。但新奧爾良的意義也許僅在於颶風Katrina的侵襲,為醫院的彌留氛圍添了一點張力。

電影中,班雅明呱呱落地便皺紋斑斑,又患白內障又患關節炎,原小說可是更加恐怖,這老嬰兒下巴生了長長的鬍子,甫落地即能開口說話,想想他的父親,視覺之外還聽到嬰兒喚他“Father”,那是多麼震驚的一回事。說話能力是成長的一大要素,這方面小說去得更徹底。但小說中,那個父親並沒有把怪嬰遺棄,而是把他撫養成人。班雅明後來在派對中遇到Daisy,年輕的Daisy獨愛中年男人,認為五十歲的男人最棒(其實班雅明當時「實際年齡」是二十歲),二人一見鍾情。不同的是,電影中班雅明與Daisy關係若即若離,但至死相愛,小說卻反諷得多,班雅明一天比一天年輕,Daisy一天比一天衰老,婚後不久班雅明便開始厭惡這家中的「黃面婆」,一八九八年班雅明服役於美國-西班牙戰爭,因而找得暫別家庭的理由。小說中,二人誕下一子,班雅明與兒子關係淡泊,但始終生活在一家,到班雅明「返老還童」時,兒子視父親為一大恥辱。與電影相反,小說其實是非常之反浪漫的。

另一有趣之別是,電影中我們不見班雅明接受教育,他很早已跟隨船長出海,以至於二戰中死裡逃生,脫離現實亦為電影加添了歷險元素。小說卻以教育帶出荒謬效果,班雅明「適齡」時考上耶魯大學,因其老相被指做假而遭趕出校,到「年老」時卻考上了哈佛大學,後來還要回頭讀預科中學。小說中,他的外表與心智都越發年輕(後來甚至變得幼稚),電影中,這有時卻是分開來,如一場說畢彼特出走多年後回到舞蹈學校探望已另嫁的Daisy,Daisy驚訝於他的年少模樣,畢彼特說:but not inside。

電影為一個短篇小說加入了很多豐富元素,如班雅明的黑人養母養父、粗豪船長、英國間諜婦人,以及種種時代對應等,但同時也加入了不少荷里活式溫情。在這點上,原小說的殘酷竟更近於大衛.芬查《七宗罪》、《搏擊會》的一貫調子,現在由他導演的《奇幻逆緣》,看起來竟有點像是史提芬.史匹堡的。

 


自2002年11月1日起,你是第 2125811 位訪客

下載香港增補字 || 私隱權政策 || 管理員專頁
版權所有,未經書面許可,不得轉載
本網站由hkAuthors.com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