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在的詩

  <  返回本欄目錄  <<


在路上
/ 潘國靈 / 15/1/2010

第一天踏在路上到第一個街口時交通燈剛好轉紅他停住了沒料到連續五個街口都是紅的因此他連續行著又連續五次停頓了

第二天同一條路同一個街口出發一切出奇順利五個街口全都由紅轉綠他一往無阻感覺是爽極了但事實上這又為他帶來甚麼呢除了一時之間的無用之快

第三天他如常走著如常的路第三個街口圍著修路路障剛才把他吵醒的噪音就是從那裡傳來嗎他行著行著多了一個新發現──他踩著一個人孔蓋人孔蓋把他連到地下世界但其實人孔蓋在這裡在他自出娘胎就存在了

第四天他走在同一條路上走到一個狹窄位被一個步履蹣跚的老婆婆阻著進度他那天心情不好暗自叫煩但不好說出口不敬老是太可恥的罪名了

第五天他走到第五個路口時有行人在放狗他看著牠時牠剛好把一條腿提高了對準一條燈柱他心想今天要倒楣了但其實有多倒楣呢天上的瓦片並沒有掉下來於是他轉念想或許狗兒錯把燈柱當成綠樹了曉以甘尿灌溉想到這裡他禁不住打哈哈自顧自地笑了

第六天走到第二個街口時他抬頭看天發覺給高樓阻擋了大廈外牆上還多了一塊電子屏幕發放強光他發覺士多的B女不見了因為已經變了連鎖超級市場他走進常常光顧的茶餐廳茶餐廳老闆擰頭說下月將關門大吉他面上劃出問號生意不是不錯嗎怎麼要「摺埋」呢老闆說月租忽然加了四倍實在吃不消還是早點享清福算了他想到自己的蝸居兩月後租期屆滿想到這裡他也發愁打開報紙報紙卻說地產市道一片暢旺彷彿是利好消息但那是對誰的利好呢說到底

第七天他沒路走了他走上了高架天橋他喘著氣因為氧氣給屏風阻隔了他疲倦了因為昔日的虎背熊腰已經彎曲了交通燈已經不需要了因為人們都被提到半空中了一切面目全非只有日頭與月亮依舊但其實也不一樣了日頭和月亮都被蒙在厚厚的「煙霞」他伸手想捉著欄干卻抓了一堆灰塵一個噴嚏就把他打歪了他昏迷在地看到藍天白雲藍天終於行動了星星卻在頭頂旋轉把他帶回昔日的出發點好像甚麼都沒有發生又好像已經過了一輩子

29.3.2008

 


自2002年11月1日起,你是第 2126175 位訪客

下載香港增補字 || 私隱權政策 || 管理員專頁
版權所有,未經書面許可,不得轉載
本網站由hkAuthors.com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