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評天地

  <  返回本欄目錄  <<


出賣LMF──打開對話窗口
-- 《明報》「讀書版」28.7.2001
/ 潘國靈 / 12/11/2002

香港樂隊沉寂多年,2000年頭LMF以《大懶堂》一碟異軍突起,迅速捲起一片Hip-Hop風,以及對粗口歌的討論。有人擊節讚賞,有人嗤之以鼻。LMF成為眾人的話題,身邊認識的學生、家長、教師無不談起,眾說紛紜。現在由中文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副教授馬傑偉策劃,率領一眾有心人寫成《出賣LMF:粗口音樂檔案》及《地下狂野分子》兩書,打破學術圍牆,打開對話空間,可說功德無量。

社會充斥一片批判青少年的聲音(中學生狂野派對啪丸仔、大學生質素下降云云),批判的聲音固然是需要的,但一開始這樣,容易封了對話之門,好像年前一本談年青人文化的《Teen書──青少年事工完全攻略》,談到青少年潮流文化,即舉出五大不良文化:平面文化、色情文化、古惑文化、消費文化、搵錢文化,受此文化影響的青少年容易變成「平面人」、「消費人」、「空心人」;青少年打開,不掩卷才怪(雖然本書對象其實是青少年工作者)。馬傑偉博士必深明此道,他在序言中便說出版兩書之目的,「是希望在批判與反批判、出賣與被出賣之間,尋找對話的空間。」兩書的批判意識並不強烈,而是站在肯定LMF有其正面價值的立場開步,更多反而是批判令人窒息的主流文化。

一支樂隊短時間內聲名鵲起,便為其著書立書,很多人可能認為沒此必要。不過,細心看看《出賣LMF》一書,全書主軸雖以LMF貫穿,但輻射出的話題卻是多面的,諸如香港教育制度、屋?h文化、「邊緣」少年、文化與階級(本書不時強調LMF出身基層)、文化與潮流(如阿仁不滿Graffiti來到香港便淪為潮流)、Party歷史(DJ Tommy略有提及)、地下樂隊的「禮儀」、粗口文化、主流文化與次文化的曖昧及對立關係等等。換言之,LMF已經不只是LMF,本書除了建立了普羅市民與LMF的溝通橋樑外,亦開啟了很多扇窗,通向很多值得關心但為人忽略的課題,我想,這才是本書最大的價值所在。當然,薄薄的一本書,放進這麼多的課題,自然難以挖得深入,不少課題如屋?h文化、地下樂隊、香港Party歷史等,都有待填上一筆,甚至獨立成書。

當然,一邊看《出賣LMF》,一邊還是會發出不少提問,甚或質疑。譬如序言說LMF成員「正好代表基層新生代的心路歷程和成長故事」,我便懷疑「代表」兩個字,還是大多數基層新生代狀若反叛,其實大都遵循著主流的價值道路?說《屋?h仔》歌曲反映屋?h文化,這有多大正確?還是只是反映出屋?h中「九反屋?h」中的其中一個窄面?不少中大學生出力訪問LMF成員,怎麼總是欠了一點火花,讀來有點予人移樽就教領受啟悟之感,反而中五學生Hisashi會揶揄LMF:「叫人不要跟人學人,其實自己都跟人」、十二歲女學生馬朗澄(馬傑偉千金)自述「粗口之旅」,還會說到同學仔以講粗口為風尚自己也身受其「害」在屋企「爆粗」,無意中應了書中被訪者潘先生的說話:「LMF的歌曲未必會教壞小朋友;但他們的歌就一定可以教曉他講粗口。」種種提問,其實都是對話的開始,明報出版社不時舉行讀書會,何不為本書搞個座談會,讓讀者延續紙上對話?

最後,值得一提是本書帶出對粗口文化的關注。正如馬傑偉說:「粗話自有階級、處境、社群、職業、溝通、宣泄甚至是藝術的面目和功能。」本書第四章訪問了不同人士,包括家長、老師、神職人士對粗口歌的看法。大部分被訪者都不太接受粗口歌,不過,行文者有時容易將這些反對聲音一網打成「主流價值觀的規範制約」。其實,反對的聲音並不單一,譬如為人家長的潘先生會說:「我喜歡另一隊叫Guns And Roses的外國樂隊。這樂隊也講粗口。……LMF這首歌的粗口好牽強。他們毋須這樣粗俗地去宣泄」;姑勿論外國粗口是否特別「香」,他的話也觸及粗口在藝術上是否用得得宜的問題。反而樂隊成員「粗口歌大把啦!」、「接受不到便不要聽,我又沒強迫你」的某些話,似過於輕率;如果本書是要尋找對話空間,對話是雙向的,樂隊成員也應該聽聽反對者的聲音。

LMF並不創造粗口文化,他們只是引起大家對粗口文化的關注。黃碧雲的《烈女圖》有粗口,黃霑的《香港仔日記》有粗口,北野武《大佬》結尾黑人對準鏡頭連珠爆粗,六年前聽黃秋生《鵅n聽得我大快人心。研究青少年文化的張志偉提供漫畫《火武耀揚》,在電話中讀出三十秒的漫畫粗口對話。當中,有藝術有粗鄙,有表達社會有譁眾取寵,有社會批判有語言暴力,凡此種種,都值得寫一本更完整的《粗口文化檔案》!

 


自2002年11月1日起,你是第 2078204 位訪客

下載香港增補字 || 私隱權政策 || 管理員專頁
版權所有,未經書面許可,不得轉載
本網站由hkAuthors.com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