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在的詩

  <  返回本欄目錄  <<


何干
/ 遊忽 / 6/4/2010

終會有一天
我會跟你說:
你與我何干
我與你何干
「你的事,不關我的事了.」
像奇斯洛夫斯基《十誡》中郵差跟女子最後說的話.

生命到最後
越縮越小
小至一粒飯粘子
卻是失去黏性的
抖落了
你與我何干
我與你何干

不是一個象徵
不是一種儀式
是merely the fact, literally
由心心相印到彼此生疏
我曾經比你更固執
但現在我已經沒信仰了

(2009年)

 


自2002年11月1日起,你是第 2140498 位訪客

下載香港增補字 || 私隱權政策 || 管理員專頁
版權所有,未經書面許可,不得轉載
本網站由hkAuthors.com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