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情碎語

  <  返回本欄目錄  <<


愛情與親情的一則寓言
-- Elle - "Opinion " Column 2010.2
/ 潘國靈 / 7/6/2010

情人節與年初一重疊,生活了這麼多年,印象中、經驗裡,還好像是頭一遭。這重疊想當然地關係到愛情與親情,其中又可能出現不同的情景,讓我們想像一下。

泡泡戀的、少年十五二十時的,愛情與親情的世界隔得很開(雖說現在好像「開放」多了,家長不願子女讀書時談戀愛,還是常見的),總不成帶初戀情人「見家長」吧。都說初戀是深刻的,但初戀者往往就是與你家人緣慳一面的一個。你家人甚至壓根兒不知道或不曾知道她/他的存在。那怎麼辦好呢?年初一理應是屬於家人的,但二月十四,小情人又覺得理應是屬於你和她/他的,單單的屬於,別無其他。你不懂分身之術,但其實這也不難解決,因為一天有十二時辰,就讓這天攤分吧,日頭屬於情人,夜晚屬於家人(或反之),讓日與夜的自己暗暗進行一場情人與子女身份的轉換,中間劃一條互不侵犯的邊界。

如果已經有一定年紀、進入穩定關係,那又自是不同了。雙方的家人應該早已經見過吧,甚至你們已經到了談婚論嫁的階段,愛情與親情的界線已經模糊掉,遲早難再二分。那麼情人節與年初一的重疊,不過是你們日常關係的一個寫照罷了。不是很多人都說過,愛情若不是無疾而終,慢慢都是會變作感情的嗎?而一旦有了名份,那感情又是另一份親情了。那就把情人節與年初一的飯桌合併吧,當成生命的一次提早排演,這也是未嘗不可的。

所以,究其實,雖然情人節與年初一的重疊十年不逢一閏(而且情人節其實也不一定要執著於是西方的情人節,這牽涉節日的全球化,是另一文化議題,暫且不談),但其中引伸出的思考,卻是頗具普遍性的。說得哲學一點,這重疊其實是兩種生命形態的重疊。如果人生是一個羅網,親人的網,本質上是被「命定的」、「預知的」、「給予的」、「無所否認的」,大家體內都流著同一股血。那愛情呢?我們早告別盲婚啞嫁,在自由戀愛的世紀,我們多少以為是一種自由選擇──雖云「天賜良緣」、「姻緣乃由天注定」,愛情冥冥中或也牽纏著宿命的淵源,但假若命運不為人所預知,那過程中又等同於享有絕對自由。愛情種種的美好與煩惱,就在於我們以為我們可以行使自由意思,有所選擇。當然另一可能是純粹然,根本不由你話事,如丘比特的金箭或鉛箭,是完全任性而發的,所以他是一個孩童,而且還蒙著眼睛。但無論是自由選擇或純粹偶然,都是站在了「被命定」、「預知」的另一端。

我們大多數人,在人生的初始階段,家人是佔著中心位置的主角,隨著成長,特別當愛情滋生,他們才逐漸化為配角。好一段日子你沉浸在愛情的二人世界。但隨著歲月,很多人又會想到「成家立室」──將情人變成妻子或丈夫,那意味著一場本質轉化──從本屬「自由選擇」此端的愛情生命場,轉向本屬「命定的」彼端的親情生命場。到最後,拐了一圈,兩個遙遙相向的生命場被壓縮為一個,親情的網在退居次位的好一段時間後,復又奪回它主宰生命的力量。

我是這樣把情人節(愛情)與年初一(親情)當成一個生命的寓言來看。愛情的卡座摺幾摺,變形成一張親情的圓桌。那是有趣但平凡的蒙太奇。只有一種人是比較麻煩的,那些堅守要永遠保有兩端各有所屬的生命場的人,我稱他們為「愛情主義者」。情人與親人如井水之於河水,他不願意把兩者混同,不希望親情力量的回歸把愛情扼殺(通俗版:「婚姻是戀愛的墳墓」,婚姻誕下了妻子/丈夫,謀殺了情人)。在這意義上,「愛情主義者」,又必須是一個「親情淡泊者」,愛情,理應是密不透風的二人世界,當親情流入,蘋果開始鐵化。

 


自2002年11月1日起,你是第 2079276 位訪客

下載香港增補字 || 私隱權政策 || 管理員專頁
版權所有,未經書面許可,不得轉載
本網站由hkAuthors.com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