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在的詩

  <  返回本欄目錄  <<


守着一條邊界當作恆河
/ 遊忽 / 30/6/2010

你說我真是一個愛情詩人
我唯有告訴你
我守着一條邊界當作恆河
這條邊界還沒塗擦嗎?你問。
拒絕把過去僅僅當成過去,
這樣它就常在,我說。
那不是把哀悼無盡延擱嗎?你說。
我唯有坦誠
以遺憾作堡壘也算是一種堅貞。
你低頭不語,好像有點明白。
但明白並不一定就是感動。
別無他法,實在是別無他法
如果可以,我也想過撤離。

你忽然又叫我留守
悉心照料荒田
不因為你,而是,你說:
「你還得寫更多優美的詩篇。」
我唯有說:
「你真是,一個殘忍的天使。」

2010.6.25 6:42pm科大圖書館

 


自2002年11月1日起,你是第 2119389 位訪客

下載香港增補字 || 私隱權政策 || 管理員專頁
版權所有,未經書面許可,不得轉載
本網站由hkAuthors.com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