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文化

  <  返回本欄目錄  <<


報紙檔,時代的活「物證」
-- 《頭條日報》「靈感國度」23.8.2010
/ 潘國靈 / 23/8/2010

「『大牌檔、雪糕車、刷鞋檔、露天市集……』差不多所有小販攤檔都悉數盡出;奈何,大家怎也數不到報紙檔」,《街邊有檔報紙檔》作者莊玉惜在該書自序開首說。確實如是。在我看過的馬國明著的《路邊政治經濟學》、《街角》雜誌曾經策劃的「沒有小販的都市?」專號中,熟食小販、蔬果小販、成衣小販等等如數家珍,前者尤其寫得細緻,但街頭報販卻好像不在其中。也許「報販」這類別的確是要另案處理的──在我看罷《街邊有檔報紙檔》一書後,我更加肯定如是。尋常散佈街頭的報紙檔,連起歷史、社會變遷原來大有故事,報紙檔是我們時代的活「物證」。

有誰想到,報紙檔在香港的起源,與反清革命有著密切關係?記者出身的莊玉惜在書中,給我們考究出最早幾個報紙檔的出處,第一、二個於1904年先後出現於中環花園道纜車總站及太平山纜車總站,由當時創刊不久的反清親英報章《南華早報》開創先河。翌年,《南華早報》向政府申請於卜公碼頭(現環球大廈對出干諾道中行車隧道入口處)設第三個報紙檔,著力在黃金地段以報章零售方式,散播革命信念和增加收入。作者耙梳大量的歷史檔案如憲報、行政報告、殖民政府官書信等,不僅鋪陳史料,還立體地將故事重構,娓娓道來辦報救國的理想、商業利益的考慮、殖民政府的官僚作風和權力運作、報紙檔的選址和設計特色等等,在在都是重要但為人忽略的文化史。

就以以上三個最早報紙檔來說,其選址就耐人尋味。花園道位近港英殖民政府總部,太平山山頂明顯更易通達居於半山的外籍居民,到於遠洋輪船抵港的卜公碼頭落戶並擴充,針對海外遊客為目標讀者群,就足見報章集團的心思,一步一棋,不容有失。第四個《南華早報》報紙檔設在中環鬧市,逐漸發展至尖沙咀(該報甚至有專把報紙從港島運至九龍的專用舢舨「南華早報號」),誠如作者所言:「兩地共通點是均設有供遠洋輪船上落客點及大量洋行,同為接觸外國人的好地方」,報章集團如何將報紙檔在軍政及商業核心地帶「插旗」,可見一斑。《南華早報》報紙檔的面世,為百年來報紙檔及報章銷售在香港的發展,立下遊戲規劃,直至一九五零年新政策出籠,專售模式才開始改變。

文首說到報販為小販中的特有類別,《街邊有檔報紙檔》確有所記。據該書說,一八七二年,「小販」首度被列作職業,紀錄在香港人口統計報告。一九一六年「報販」始被首次分類,「1916年7月13日發表的政府公告第三百一十號,首次對銷售報章的小販作出規管,限令必須領取為他們特別而設的報販牌,牌照規定只准售賣報章。據知,除了報販外,未見當局為其他小販,訂立專用牌照。」從此,香港社會正正式式出現了「報販」這群街頭「遊牧民族」,他們看準的街角位置,本就反映小販的民間智慧,可自足成一段豐富的人文地理歷史。譬如說,人流暢旺的交通樞紐位置,特別是碼頭、巴士總站,幾乎必有報紙檔這「配套設施」。唐樓牆身與「大騎樓」,曾經是報紙檔的穩固「靠山」。茶樓酒樓是報販的必爭之地。及至後來。

及至後來,我想到中環天星碼頭清拆前夕,通往碼頭及大會堂隧道的一列報販成為市民爭相拍照的對象,不幸鎂光燈卻真的將他們「攝」去了(現在他們都往哪裡去了?)騎樓底買少見少。一整幢茶樓跟一整幢戲院一樣,越發在城中銷聲匿跡。尖沙咀天星碼頭巴士總站等待搬離,那兒可買到大量外國報章雜誌的報紙檔又勢將絕跡。連鎖便利店不斷衝擊小本經營的報紙檔。若不想我城遲早又多一樣「消失的集體回憶」,我只能在此呼籲,每逢買一份報紙或雜誌,在街邊報紙檔、領匯旗下街市和商場某些仍僅存的個體戶報販與連鎖便利店之間,請作出你的明智選擇。

 


自2002年11月1日起,你是第 2135127 位訪客

下載香港增補字 || 私隱權政策 || 管理員專頁
版權所有,未經書面許可,不得轉載
本網站由hkAuthors.com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