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文化

  <  返回本欄目錄  <<


中央公園有幾 「公」 ?
-- 《頭條日報》「靈感國度」9.11.2009
/ 潘國靈 / 26/9/2010

“纽约中央公园”这名字,在香港媒体不时现身。2009年,施政报告说把中环中央街市改建为城市绿州,有人竟借中央公园来说,纯属名字的美丽误会。相对来说,西九文化区三家规划顾问公司中,Foster+Partners提出将西九建造成港版中央公园,则比较接近──虽然,理念要实践起来也不是没有问题的,众所周知,中央公园从来都不仅止于偌大的草坡。

一说到“中央公园”,人们马上想到它是体现美国民主精神的“人民公园”,但纽约中央公园,自1858年落成以来,不是从来就是全“人民”的。英文“park”一字,中文译作“公园”,但我们都知,欧洲中世纪以至早期现代社会,不少“park”都是贵族士绅享用的私家庭园。随着历史发展,才出现向民众开放的公园,但也不一定是全无限制、为众所有的“Commons”。因此,说到“park”,英文的确有分“private park”与“public park”,若译成中文:“私人公园”、“公众公园”,便易生混淆。那么,有“城中最大后园”之称的纽约中央公园又有几“public”?这不是一个想所然容易回答的问题。

纽约市于19世纪中建中央公园,力主者主要来自富裕阶层,如商人和上城地主;占领导地位的银行家、商人希望借着建设一个大型都市公园来提升纽约的全球名望、上城地主希望藉公园推高房地产价格──要知道纽约中央公园并非如我们的西九文化区从平地而起,而是要征收土地、迫迁许多原地低下层市民,是美国史无前例的城市规划和市区重建个案。最初有影响力的纽约客都以欧洲景观公园作为中央公园模板,落成之初,主要到访者是上流或中产阶级,故有“精英公园”(elite park)之称,一般移民工人、下城居民,就与之疏离,真正越来越开放,开始体现有“美国景观建筑之父”之称的弗雷德里克•劳•奥姆斯特德(Frederick Law Olmsted)所原来倡导的民主精神,还要经过1870年至1900年几十年不断把公园定义再定义的努力。

定义什么呢?其中关键便是纽约公园作为一个公众机构(public institution),它的“公众”(public)意义何在。《公园与人民》(The Park and the People)一书定义出两种“公众”──一是代表政府管理和控制公园物业所组成的“政治公众”(political public),二是一般使用公园的“文化公众”(cultural public),二者互有关联,前者定出的法律或不成文规范影响后者使用公园的行为模式,后者亦对前者提出诉求与反馈。最初成立的中央公园委员会(Board of Commissioners)成员有政客、商贾,由州政府委任(后来市政府才取得更大权力),共和党和民主党人互有竞争,一般市民难以进入“政治公众”核心。百多年这方面经过许多变化,20世纪80年代起,在国家及政府服务大量“下放”给私人管理的大潮下,中央公园交由一个叫Central Park Conservancy(CPC)的私人、非牟利机构所管理及经营,与纽约市公园及康乐部(New York City Department of Parks and Recreation)签订合约,营运基金则来自私人捐献、集团基金及纽约市政府拨款,为美国公共空间”公私合营”的一个显例。CPC所管理的也不仅止于修剪树叶,还包括文化艺术,每年夏季,这里的“莎士比亚在公园”(Shakespeare in Park),免费演出莎士比亚剧作,把公园变作“公众剧场”(public theatre),此外还有大都会歌剧团及纽约爱乐交响乐团的免费演出。这种交私人托管或公私合作模式,在美国已成主流,当然这种模式也非不存问题,譬如出现资源不平均(哈林区的公园就没有这种待遇);压力团体也忧虑公园被私有化(privatized)而不时提出抗议。

在香港,我们常常闻“私有化”而色变,但纽约人对中央公园的热爱及信念,如企业巨子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1987年所登广告说的:“中央公园。它不只是景观。它是你的前院。”(Central Park. It’s not just a view. It’s your front yard.),又并非纯粹空洞口号。把西九文化区23公顷发展为中央公园这构思很好,但一个文化“市肺”,绝对不止于“由树阴走廊与餐饮文化设施交织”,它还是一个政治及文化机构,譬如说,香港的公园都由康乐及文化事务署管理(现有的西九龙海滨长廊亦是),未来西九如有一座中央公园,也是如此吗?若是,是否触目又皆见“不准XX”的黄色告示?流浪音乐艺人可以随意玩音乐吗?街头剧场可以即兴演出吗?谁是其“政治公众”(管理者)与“文化公众”(使用者)?中央公园不仅是一堆草坪,它还是文化节目的策展者,如纽约中央公园每年的莎剧和纽约爱乐免费演出,便将艺术带入公共空间。经营一个文化公园,除了考虑绿化、环保、休闲,还需要有真切的民主理念和文化视野支撑。

 


自2002年11月1日起,你是第 2078938 位訪客

下載香港增補字 || 私隱權政策 || 管理員專頁
版權所有,未經書面許可,不得轉載
本網站由hkAuthors.com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