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文化

  <  返回本欄目錄  <<


城市的複製性與獨特性
-- 《頭條日報》「靈感國度」27.9.2010
/ 潘國靈 / 1/10/2010

西九文化區(下稱「西九」)三個概念方案,若不從比高低「選角」的角度來看,它其實反映了大家對城市發展的一些基本素求,諸如環保綠化、優質公共空間、可持續發展、人車分隔(現在應該是車讓人了)、與周邊區域以至城際間的緊密連接、重提社區街道的重要性等等。所以,方案中的一些概念,與其說是概念,不如說是「城市規劃新基本」。當然,這並不包含全部,譬如近年社會甚關注的保育、市區重建議題,就與「西九」這片全新的填海地帶沒直接關係。

在以上元素成為最低要求只差各自表述的情況下,我想,一個重要的評鑒標準,應是概念的獨特性,也即是,在落成之後,「西九」將更有保證地成為香港獨特的東西,而不是像迪士尼樂園般,可以空降香港大嶼山也可以在上海浦東新區複製。由是想到城市的複製性與獨特性。

硬件永遠是最容易複製或被趕上的。深圳特區三十年,「港深融合」之餘也難免來個「深港比較」,如深圳高官說:基本上,城市硬件上已追上了香港,軟件方面則尚有一斷距離。確實如是,數月前到深圳福田區,遊經當地代表深圳新形象的當代藝術館、深圳書城、市民中心等,都甚具大氣及建築特色;會展中心也有板有眼,空間上不遜於灣仔會展,但一走進裡頭正舉辦的年度重點文博會看看,內容就十分單薄,不免外強中乾。

至於其他城市硬件,如機場、商場、地鐵就更不用說,今時今日,不過是現代都會的「最低公分母」(lowest common denominator)。機場更是「通屬城市」(generic city)的標記,這點,我們並不陌生,香港國際機場的設計,就被建築師Norman Foster搬到北京機場。城市要有自身獨特的魅力,不能單靠這些硬件東西,而必須訴諸文化內涵、軟件概念。

但即使是一些你以為,或一度是獨特的城市概念,也不是不可橫移複製的,尤其香港現在面對的是多個內地一線、二線城市較勁的跨城格局。像「幻彩詠香江」,曾幾何時只此一家,現在,只要你多在其他內地城市走走,便知這概念也被複製了。譬如說,在南昌,每晚燈光匯演加上音樂噴泉,以贛江、滕王閣為背景;在重慶,激光匯演以嘉陵江匯入長江上遊為背景,亦美不勝收。也即是,只要是沿海/沿江/沿河城市,都可建起海濱長廊或者江邊公園,這種城市夜景燈光戲法,自可一一上演。

如是者回到「西九」。中央公園本就是外國的概念橫移,不為香港獨有。內地城市幅員遼闊,隨便開闢幾個「中央公園」(純以草地來說,不談其文化民主內涵)亦非難事。清明上海圖是中國文化東西,可也是歷史時空的轉移物,如果「西九」可以出現昔日北宋汴京城的繁華景象,我看很多內地城市也是可以輕易把此「據為己有」的。於此,要創建出城市的獨特性,便必須在概念上花更多心思,真的落實地對香港文化作出研究,能夠把握香港文化的獨特性,因為唯有紮根於地方的本土文化,才是不可被輕易複製的。這樣說,並非要流於狹隘、排他性的「本土主義」,因為「本土文化」本就已經是混種的,摻雜著中西文化、傳統與現代的元素,既有自我肯定也有著開放多元的性格。以現時的文化座標來看,就是同時融和全球、中國、地道的文化特色,像調酒一樣調出無法可被複製的混合體。說到底,「西九」雖是一塊全新的填海地,它絕非白紙一張,而是一個建基在文化之上的文化(culture on culture)項目,那應該是文化的積聚,而非通屬概念的橫移。

 


自2002年11月1日起,你是第 2140498 位訪客

下載香港增補字 || 私隱權政策 || 管理員專頁
版權所有,未經書面許可,不得轉載
本網站由hkAuthors.com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