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走廊

  <  返回本欄目錄  <<


電影攝影,一片尚未開墾之地
-- 《香港電影》「給電影的情書」2010年10月號
/ 潘國靈 / 4/10/2010

沒有了Sven Nykvist,你能想像英瑪褒曼的《假面》(Persona)可以如此震撼心靈嗎?沒有了Gordon Willis,你能想像哥普拉的《教父》可以如此優雅深沉嗎?沒有了Raoul Coutard,你能想像高達的《蔑視》可以如此揮灑跳躍嗎?這些,都只是隨便舉例。「作者論」(auteur theory)將電影導演的地位提到藝術家的高位,但很多時,我們可能把過多的榮耀歸於導演,忘記了電影團隊中其他的靈魂人物,尤其是攝影師。外國電影攝影大師還好,研究和訪談專書不乏;在香港,年前電影美術也有了專著,但電影攝影方面,幾乎可說真空。

在這背景下,香港電影資料館舉辦的「攝光獵影」,推介何鹿影、黃仲標兩位重要的香港電影攝影師,實在極有意思。前者的電影我看得不多,後者在是次展覽和電影活動中重溫了一些,知性之餘,感觸良多。眼見周潤發、張國榮、夏文汐等一個個青春身影活現眼前,當日風華正茂,反照今之愴然,同時對光影留住美好記憶的幻術,驚嘆連連。

委實後知後覺,像《名劍》、《烈火青春》、《新蜀山劍俠》、《胡越的故事》、《胭脂扣》、《虎度門》等等等等如此出色的電影影像,原來全是出於同一個攝影師之手──人稱「標叔」的黃仲標。「攝光獵影」由香港演藝學院電影電視學院院長舒琪擔任策展人,在他的巧妙心思下,攝影美學作了一次跨代談──何鹿影眼中的黃宗霑(早年於荷里活發展的華人攝影師,三十年代在香港期間,何鹿影曾師從其下)、黃仲標眼中的何鹿影、關本良眼中的黃仲標等等,時光斷裂,仍有所承傳,最後交棒到香港演藝學院門生陳英尉、何超元等手下,拍出一部《另一邊的風景:香港電影攝影師黃仲標》。這齣紀錄片我看了,從不同導演包括譚家明、許鞍華、區丁平、李志毅、舒琪等口中,更深入認識黃仲標的美學追求及其人其事,可惜今回只放映兩場,實在很值得推廣,讓更多人看到。

場刊中有關本良細析黃仲標的攝影美學,攝影師談攝影師,特別專業細緻。我因為舒琪描述《胡越的故事》中胡越(周潤發)與阿三(羅烈)聯合執行一次殺人行動的鏡頭鋪排而重溫舊片,影像實在非常出色,攝影師功不可歿。這裡無法對此一一細說(我怎說也不可能比關本良說得更好),只想說,原來以往常常「不假思索」地寫到許鞍華的《胡越的故事》、關錦鵬的《胭脂扣》,以至王家衛的《2046》等等,都可能太「導演本位」了;誰是一齣電影的「作者」,答案不一定如約定俗成般想當然。

由是想到香港電影的攝影美學,在評論研究方面幾乎仍是一片尚未開墾的土地。不少導演如劉偉強、馬楚成等,都是由攝影師出身。大眾認識的電影攝影師,仍留於幾個big names如黃岳泰、杜可風,好像黃仲標那麼資深、傑出但低調的電影攝影家,不是今次「攝光獵影」的焦點推介,即使是影評人也有很多未有聽聞的。香港電影攝影師值得重點推介的,隨手列一個清單就有潘恆生、柯星沛、高照林、余力為、黎耀輝、潘耀明、鄭兆強等等(這裡未能盡列);一些攝影師,也像歐洲電影般長期夥拍某個作者導演,如鄭兆強之於杜琪峰。沒有了鄭兆強你也不可能想像《PTU》中「藍帽子」於尖沙咀行beat的詩意,也不可能想像《柔道龍虎榜》中李亞崗與司徒寶於都市荒原中的最後決戰吧。

電影鼻祖盧米埃兄弟當年從希臘詞裡尋找字根,給活動電影機命名為Cinématographe。Cinematography後來除了指電影攝影外,還涵蓋一般電影的藝術理念和技術知識。今天我們慣稱的攝影指導(Director of Photography),最正宗的名字就是Cinematographer。還他們一個正名,也必將擴闊我們觀看電影的眼界。

 


自2002年11月1日起,你是第 1810034 位訪客

下載香港增補字 || 私隱權政策 || 管理員專頁
版權所有,未經書面許可,不得轉載
本網站由hkAuthors.com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