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文化

  <  返回本欄目錄  <<


由文物保育到社區創新
-- 《頭條日報》「靈感國度」4.10.2010
/ 潘國靈 / 4/10/2010

自二○○七年十月香港政府推出新文物保育政策至今,「活化歷史建築伙伴計劃」(文物保育政策其中一環)第一、二期共批出九個歷史建築保育項目,其中,以灣仔藍屋建築群最為特殊,發展局新聞發言中也特別提到:「活化藍屋建築群是一項重大挑戰,因為非牟利機構須安置選擇留下來參與保育計劃的居民。」「留屋又留人」,而不僅是留著建築物的外殼,這當然是最合乎「活化保育」的意義。

關於藍屋保育計劃,媒體多報導了個別元素,如保留選擇留下的居民外,未來亦會招入新租戶,新租戶需要融入藍屋生活;此外,未來藍屋亦將有由社企營運糖水及素食店等。至於其背後的價值理念,似乎仍少見探討,因其重要性,我嘗試在本文察看一下。

關於藍屋保育計劃,媒體多報導由聖雅各福群會主理,其實,除它之外,計劃還有社區文化關注(Community Cultural Concern)和香港文化遺產基金會(Heritage Hong Kong)協辦。這種合營模式,在第一、二批九個保育項目中最為突出(事實上,第一期六個項目都是由單一機構申請和獲選的),其效果不僅是名義上的(如合組一個信託基金或慈善組織),而是民間組織以至行動團體力量的匯聚,它們各自對社區文化、城市規劃都有長期的關注和實踐,又可動員多個合作伙伴、支援團體,以至個別人士如藝術家、社運人士、義工等參與,借Richard Florida「創意社會」的「3T」模式說〔Talent(人才),Technology(技術),Tolerance(包容)〕,本身就是一個很大的「人才」庫。說是「活化歷史建築伙伴計劃」,只有找到理想伙伴,才可能為活化歷史建築注入創新思維。

未來的「We嘩藍屋」也不僅止於媒體說的「多元服務大樓」。藍屋建築群包括屬一級歷史建築的藍屋、三級歷史建築的黃屋、未被評級的橙屋,它偏於石水渠街一隅,仍保有舊式社區寧靜舒閒的一面,自成一個社區。「留屋又留人」不僅是保育一所歷史建築,還是保育社區──保育社區網絡和鄰里關係,如居民守望相助的煲糖水、修水喉等自助生活模式;講求社區參與,維繫及加強社區歸屬感。對照於不遠處即被大地產商主導發展的氛圍中,藍屋建築群益發成了一種「合作社」社區生活模式的示範。

這種示範要成為可能,當然還要有社區創新。尤其是在發展局要求各保育項目最終能自負盈虧的情況下(這要求有趣地滲透於政府多個項目,如藝發局資助文學、藝評刊物也有同樣要求,始終不脫市場企劃思維,但這是另話),營運團體必須要考慮長遠收入的來源。跟投得北九龍裁判法院的薩凡納藝術設計(香港)學院「不愁沒有客源」不同,藍屋建築群最終要自負盈虧,必然要發展社區企業,這除了住客租金及媒體廣泛報導的食店之外,以藍屋積聚的深厚社區文化資源,向文化創意方向探路是極可取之途,可能性包括在已有的灣仔民間生活館基礎之上,結合社區歷史、香港故事出版、社區產品設計、文化旅遊、中學通識教育等方方面面發展,這樣未來藍屋建築群便極有可能成為一個自給自足的「文化聚落」(cultural cluster)。這種社區企業模式,將有別我們習以為常的資本主義市場經濟,事實上,聖雅各福群會早已為灣仔街坊推行以提供技能服務來換取等值「時分券」的社區經濟計劃,在區內響應的商店亦日增,這種經濟模式未來亦可納入社區企業之內。換言之,藍屋保育計劃不止是保育了一組建築群,還開創了一種新的社區文化、經濟模式、歷史敘述等可能。以上種種,都是藍屋計劃不凡之處;但也別低估其中的困難。

 


自2002年11月1日起,你是第 2134870 位訪客

下載香港增補字 || 私隱權政策 || 管理員專頁
版權所有,未經書面許可,不得轉載
本網站由hkAuthors.com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