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走廊

  <  返回本欄目錄  <<


灣仔的電影
-- 《頭條日報》「靈感國度」25.10.2010
/ 潘國靈 / 2/11/2010

灣仔藍屋保育計劃成功「留屋又留人」,聽說未來藍屋建築群中有一個露天空間,空間有一面牆,可作戶外電影放映。香港戶外電影放映不多,數年前香港國際電影節在添馬艦吹起充氣大銀幕放映電影,甚受歡迎,但隨著添馬艦要變身政府總部,便中斷了。我想起紐約布萊恩公園的夏日電影節,每年暑假每星期一放映一齣電影經典,電影離開電影院投公共空間之懷抱,可以為一個地方建立文化特色。灣仔藍屋建築群不是公園,空間上也沒布萊恩公園那麼大,但如能在這裡選映一些具社區味道的電影,長辦下去,也極有意思。第一系列,不妨就以灣仔的電影開始,我且在這裡開列一些,當作推介。

一九六○年的《蘇絲黃的世界》仍是值得重看的。尤其是首十多分鐘,威廉荷頓在天星小輪上遇上關南施,天星小輪由尖沙咀駛到中環,在愛丁堡廣場威廉荷頓向一個當值交通警問路,灣仔怎麼去,交通警回答說,Sir,灣仔不是你去的,言下之意,灣仔是屬於低下層的。然而,這個來東方尋找繆思的業餘畫家,一心想見識的就是灣仔這個尋常百姓家的地方。然而也不尋常呀,未幾他發現旅館連著黃色酒吧,說來就是駱克道因韓戰爆發一下子數目激增的水兵酒吧。現在駱克道仍有黃色酒吧,入夜酒吧仍會在路邊燒溪錢,然而已完全是另番風景了。看了這齣電影,不妨續看陳安琪導演的《花街時代》,大澳姑娘給賣身到灣仔,由吧女至流鶯,由低級風月場所到高級夜總會,此片重塑五十至六十年代灣仔紅燈區之情景,是八十年代之話題作。

是的,庶民與燈紅酒綠不過一街之遙,拍灣仔地下秩序一面的,或可重看《醉生夢死之灣仔之虎》,看任達華如何演繹一個經浪漫化的真實黑幫人物故事,由灣仔泊車仔做起,至掌舵夜店,「出得來行預咗要還」,結果不免命喪黃泉。電影教我印象難忘的,卻是Beyond的《我是憤怒》一曲,如今聽來,也成絕唱了。

還是回到尋常百姓家吧。以灣仔實景營造本土情懷的,岸西新近的《月滿軒尼詩》自然是要看的,電影海報說「叮叮劃破長空,緣在轉角街中」,但電車其實只是配角,檀島咖啡店才是「主角」,張學友與湯唯在這裡幾番相約,由「貼錯門神」到互生情愫;一家在樓上舖賣電器,一家在地舖賣廁具,登對得來又具灣仔特色。《月滿軒尼詩》,聽戲名便知是溫情小品,富地區實感但精神崩潰的,則要數阮世生導演的《神經俠侶》,戲中已活得有點像「老油條」的警察陳奕迅遇上初來報到的女警容祖兒,慢慢重燃鬥志,吳鎮宇演繹的另一角色──本是建築師後來卻變成神經漢一名,則更突出。人間失格實則也是時局氣候,無他,此片捕捉的是沙士後的社會情狀,城市陷入低谷之時。

以上說的「灣仔」是一般瞭解的灣仔,而非香港十八區定義下的灣仔區,事實上,過了鵝項橋的銅鑼灣,感覺已是另一世界。以上例子,其實已折射出灣仔的多重面貌──庶民的、地下的、溫情的、失序的;篇幅所限,最後一筆可加上的,則是灣仔北一帶代表的政商權力地帶,不少港片都衝著這裡作反叛基地,《特警新人類》炸會展、《紫雨風暴》中赤柬份子甘國亮單人匹馬在天橋上與警察駁火、《新警察故事》新人類將會展新翼當作War Game戰場與成龍對峙,此外,《幻影特攻》好像也有把會展當作國際勢力的陰謀陣地,一時都不能全部記起,總之,過了駱克道,越發向會議道、博覽道推進的,又越發脫離「民間」;有朝一日,如果港片斗膽在金紫荊廣場作反,則肯定是香港創作自由的體現,只怕也不容易。

 


自2002年11月1日起,你是第 2079276 位訪客

下載香港增補字 || 私隱權政策 || 管理員專頁
版權所有,未經書面許可,不得轉載
本網站由hkAuthors.com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