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在的詩

  <  返回本欄目錄  <<


那年不過十七歲
/ 潘國靈 / 5/11/2010

那年剛剛十七歲
參加了一個觀星營
星看不到,但看到了你。
你笑靨如花
我問你生日日期
你俏皮的說:打電話問電話公司
噢,即108──十月八日。我說我:射手星座。
現在電話公司是1083
多了一個數字,世界全不一樣。

那年不過十七歲
星觸不到,但觸到了愛
我首次感到,夜闌人靜
有人在心房踱步。
我們交換了,電話號碼
那年電話號碼不過六個數字
之後七個。
之後八個。
多了兩個數字,世界全不一樣。

那年不過十七歲
送你回家
回家,即接近分手之前
在地鐵電梯上,我說:「幸好,電梯那麼長……」
不錯,砲台山車站的電梯很長
但再長也不過一分鐘
一分鐘後,我望著你的背影離去。
但我錯了。
它的長度原來比真實長
一直延宕至今,比雅各的天梯更長。

那年不過十七歲
原來我看見了星,星就是你
你一直在頭頂盤踞
說真,大部份時候,我已經忘記了你
但星星偶爾發放光芒
還是我無故仰望
星星在我天空
隱身於雲層間
但我早已不在你的世界了

(二○○二年八月二十一日凌晨二時多一個失眠晚上)

 


自2002年11月1日起,你是第 2119389 位訪客

下載香港增補字 || 私隱權政策 || 管理員專頁
版權所有,未經書面許可,不得轉載
本網站由hkAuthors.com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