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文化

  <  返回本欄目錄  <<


同一玩具下
-- (《頭條日報》「靈感國度」1.11.2010)
/ 潘國靈 / 11/11/2010

蘋果真是人人都想咬一口的。美國《時代》最近選出自1923年雜誌創刊至今,一百件最偉大及最具影響力的「小機件」(Gadget),結果,蘋果的iPod、iPhone、iPad全部榜上有名,再經網民投票,三者在百大Gadget中,都名列前茅。又有一則報導,出自《紐約時報》,說iPhone已成了孩子的一大玩具,尚在學步的幼孩一機在手,乖乖對牢熒幕自得其樂,父母得以暫享安寧。iPhone竟成了超級的「滅音器」(silence),我想科技天才Steve Jobs也始料不及吧。又有報導說,英國兒童、少年最想要的十大聖誕禮物,頭三位依次是iPhone、iPod touch、iPad。

這幾則消息連在一起看,尋常中不無驚人之處。我想到已故美國媒體文化研究者和批評家尼爾.波茲曼(Neil Postman)寫的《童年的消逝》(The Disappearance of Childhood)一書。以往,我們說「人細鬼大」、「老積」,是說孩子偶爾「扮大人」、流露跟他/她本人年齡明顯不相稱的神態,往往使大人樂得哈哈。現在,「早熟」(precocious)則成了常態,用另一說法,則是童年與成人的界線越來越顯得模糊了,這可見諸於時裝、遊戲以至犯罪行為上,如波茲曼說:「放眼望去,人們不難發現,成人和兒童在行為舉止、語言習慣、處世態度和需求慾望上,甚至身體的外表上,越來越難以分辨了。」

孩子和成人的文化區隔,遊戲素來是一個重要的指標。波茲曼在書中不無驚訝地指出,悠久的兒童遊戲如接石子、捉迷藏等,已成了瀕臨滅絕的物種。這跟生育率低、公共空間的改變固然亦有關係,已經沒有大街小巷,可以讓小童聯群結黨嬉耍了。消費社會,遊戲悉數變成玩具商品。科技時代,玩具商品又越發向電玩轉型,就說每年一度的香港電玩節,不就小孩至成人都一網打盡嗎?買一部wii回家,一家大小都可以做同一樣的體感操作。不是一件件的玩具,則可能是寓教於樂的興趣班、培訓班,我三歲甥女的母親已多次給女兒尋找兒童鋼琴班。我說太早一點了吧。但其實,「早」才是關鍵所在,父母安排孩子密集地參加興趣班,為的是越早積累「文化資本」,也是越早加入社會競技場;單求快活、無教官、無監督、無觀眾的「純真環境」已不存在。而父母各自在職場以外,其實也做著性質相同的東西,只是程度深淺有異而已。

我想到法國哲者羅蘭巴特在《神話學》一書中〈玩具〉一文,開宗明義說:「法國玩具:大多數的法國人都將孩子視為另一個自我,從玩具裡找到最好的說明。我們常見到的所有玩具,基本上都是成人世界的微宇宙……」。我們對此也不陌生,玩具其實早就攜載著各種成人價值,如性別角色,此所以女孩子玩洋娃娃、男孩子玩手槍、車仔等等。因為是成人世界的微縮,羅蘭巴特認為,絕大部分玩具,其實是無甚創意可言的。時至今天,玩具神話學仍然生效,但我想亦需要改寫更新了。羅蘭巴特仍假設了成人與兒童的分野,是成人主動將兒童的玩具天地建構成一個成人世界的微縮,只是價值化身意識形態,就不那麼著跡。但時至今日,這權力高低是否仍然如此明確?當三歲的孩子、三十歲的母親、四十歲的父親在聖誕節最想收到的一份禮物,都是一部iPhone(好處是選購禮物變得容易得多吧),「造物主」會否會其實是Steve Jobs,而孩子和成人,都一下子被拉平,都成了被媒體、熒幕、科技牽動的“Adult Child”。所以,當聽到一些心理學家、教育學家回應《紐約時報》一文,說應該如何導引孩子玩iPhone〔如為「熒幕時間」(screen time)設限〕,我心裡暗笑,這難道不也是適切的「成人指引」嗎?由是我想到一次參觀蘋果電腦於紐約第五大道的旗艦店,參觀者人潮如鯽,真是大人細路、本地人、遊客全部都有,都興沖沖地要把蘋果摘下來咬一口;整間旗艦店,都成了一個「童玩國」。

 


自2002年11月1日起,你是第 2106714 位訪客

下載香港增補字 || 私隱權政策 || 管理員專頁
版權所有,未經書面許可,不得轉載
本網站由hkAuthors.com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