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情碎語

  <  返回本欄目錄  <<


愛與病
-- 《明報》
/ 潘國靈 / 11/12/2010

「凡情人都是戰士。」(古羅馬奧維德語。)但有時,也是病者。

失戀像一場病,香港歌手湯寶如的《感冒》曾經流行一時:「誰也沒法可免疫吧/失戀都似是斷斷續續感冒吧/完全在意料中變化/或長或短進化……」天氣轉涼,流感高峰期,一個地鐵車廂內,很多人都窸窸窣窣擤鼻子,其中,多少是患了「雙重感冒」的,從外表很難看得出來,但肯定的是,幸福與傷風素的距離,仍然很遠。「必理痛」,讀不好成了「必利痛」。

熱戀也可以是病,本來平靜如湖的心海,突然泛起波濤,我想到台灣詩人羅葉的〈生病的海〉:「愛是一片不穩定的海/失衡之後才會有/落差,才會有波浪/起伏,才會有浸淫/與滅頂……」曾經狂戀者,大抵都領會過天堂與地獄的波幅,撕裂於快樂與痛苦的兩極間,有時可以自虐成癮,是以詩人說:「失衡的愛/不願穩定/生病的海/不想痊癒」。

都是貪嗔痴。小病還好,發一場熱、焗一身汗就好了,但大病不起,我國的文學傳奇,不缺。

《梁祝》傳奇是此中經典吧。梁山伯遲來三天,得悉祝英台被許配給馬文才,悲從中來,口吐鮮血,真是「刻骨相思唯有病,一腔恨怨解不清」。搞出人命,一腔恨怨,只能帶到奈何橋了。

受愛情打擊,病入膏肓的,《紅樓夢》也有。當事人可不是「病如西子勝三分」的林黛玉,而是賈寶玉。這可是驚心動魄的一幕。第五十七回說丫環紫鵑謊稱黛玉來年要回蘇州老家,自始不回大觀園,寶玉聽了,五雷轟頂,書中對寶玉的身體描述傳神極了:「一頭熱汗,滿臉紫脹」、「兩個眼珠兒直直的起來,口角邊津液流出,皆不知覺」,至「眼也直了,手腳也冷了,話也不說了……掐著也不疼了,已死了大半個了」。由此我知道世上有一症狀,叫「急痛迷心」;急症室醫生碰到,也束手無策。

還有更誇張的。根本連真人都未見過。不過是春色沉醉,好夢正酣,夢其人即病,病即彌連。說的是《牡丹亭》呀,富家千金在後花園遊玩,不覺小寐,夢中見一俊郎書生持柳枝而來,兩情歡好,一晌溫存,夢醒悵然若失,感念成疾,竟至重病而亡。真是「夢是唯一的真實」,幸好遊園驚夢,死可復生。

感冒來襲,其實感冒也挺辛苦的(且別說它也可「入心入肺」)。春青的伏特透支了,病過幾場,不堪翻騰,越發覺得平淡是福,只是到洞悉時,原來已成了,一名長期病患者。

 


自2002年11月1日起,你是第 2079276 位訪客

下載香港增補字 || 私隱權政策 || 管理員專頁
版權所有,未經書面許可,不得轉載
本網站由hkAuthors.com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