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在的詩

  <  返回本欄目錄  <<


婚宴
-- 《香港文學》2011年2月
/ 潘國靈 / 5/3/2011

三十年前與你見面
在舅舅的婚宴之上
這時候我們都是小孩
沒玩過碌地沙
應該也對拍過手掌

三十年後重遇
在舅舅兒子的婚宴之上
世代輪迴,有甚麼好說的?
難道我說出我的驚訝
呀,我的表妹
連你臉上都有了細紋!
好多張臉孔都老了
別說已經不在的
只有乳豬仍是乳豬
魚翅仍是魚翅
舉起雙筷或湯匙
合照時,請自備一客
沒有芝士的「芝士」!

我們相見但不相笑
甚至沒打招呼
各自知道各自的存在就好
依今猶存
尚可赴宴即是:還可以

下一次相見將待何時?
是誰家親戚的兒子
或兒子的兒子?
都數不下去了
應該已結得七七八八
沒準備生命是一場盛宴的
滿漢全席
可能只有你和我
一個人進餐
偶爾孤單一點
但也是可以的
人到中年
不需大圓桌
連卡座都不需要

7.12.2010 8:27pm

 


自2002年11月1日起,你是第 2078943 位訪客

下載香港增補字 || 私隱權政策 || 管理員專頁
版權所有,未經書面許可,不得轉載
本網站由hkAuthors.com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