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在的詩

  <  返回本欄目錄  <<


玫瑰的名字--悼畫家司徒強
/ 潘國靈 / 19/9/2011

一封未寄出的情書
因為是花之語
懂得的人不多
你把心神花於畫一枝玫瑰
栽在白熾燈光的牆壁上
從一朵到一朵
微變,有灰塵掠過

沒刺的玫瑰不成玫瑰
有多少的繾綣有多少的寂寥
有多少的達觀有多少的執著
落霞與孤鶩齊飛
你問我,其實,這個字
讀「霧」還是「傲」?
都一樣的。

你不止一次笑說:
「二十多年前,我的長髮像你般濃密!」
(其實我的,也漸見稀薄)
我明白你說的,不獨是髮絲
這是追憶者、惜春者、傷懷者的語言
我懂得辨認
因為我也開始有了年紀

撐得過靜夜中蛇蟲嚙咬心洞
就可以化生命的苦汁為瓊漿
持續的專注即為全部
敢以秃枝作繁花

一封仍未寄出的情書
終究沒有人問
這是給誰寫的
你把它投到宇宙穹蒼
逕自追逐去了
當夜細雨霏霏
疑是你筆底的玫瑰花瓣
從天空落下

二○一一年九月十三日追月夜

 


自2002年11月1日起,你是第 2126175 位訪客

下載香港增補字 || 私隱權政策 || 管理員專頁
版權所有,未經書面許可,不得轉載
本網站由hkAuthors.com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