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直擊

  <  返回本欄目錄  <<


記一個作曲家的黃霑
-- 《頭條日報》「靈感國度」2009.11.23
/ 潘國靈 / 25/11/2011

黃霑「一笑西去」不覺五載,近日香港大學吳俊雄博士主講「黃霑書房外望──香港流行音樂的藝術世界」,一再令我想到黃霑給我們留下的「文化遺產」,值得內望外望一看再看。黃霑多才,填詞、廣告、主持、電影、寫作(《不文集》以外,他九十年代創作的《香港仔日記》,是粵語小說的示範作)等,幾乎樣樣皆能,相對來說,他作曲和電影音樂的才華和建樹較少人談,誠如樂評人黃志華在《被遺忘的瑰寶》所言:「說到黃霑,其填詞人形象可謂盡掩其音樂創作人的身份。實際上,黃霑是既能詞又能曲,他創作的中國風格流行旋律,在數量上是僅次於顧嘉煇和黎小田,其中曾流行一時的也不少。」(該書主要論及香港流行曲裡的中國風格旋律)。

黃霑是絕對配稱為作曲家的。他的曲作當然不及詞作多,但他不作則矣,一作的幾乎都是絕佳旋律。給鄧麗君寫的〈忘記他〉極之動聽,二十多後由關淑怡演繹,於王家衛《墮落天使》黎明與莫文蔚於麥當勞相遇一幕中用上,重新有了生命。自編自導的音樂電影《大家樂》全數曲詞一手包辦,其中溫拿的《L-O-V-E Love》也唱得街知巷聞。他動靜快慢皆可,我卻較偏愛他的哀怨心曲。〈舊夢不須記〉好像是跟第一任妻子華娃有關的,但「創作動機」誰管呢,聽著這金曲,各有各的舊夢被喚起或不想提起。「當你見到天上星星,可會想起我?」即管朗月星稀,〈明星〉一曲仍是會忽然在腦內奏起的。「今天我滿懷寂寞,今天我滿懷空虛」,感情直白坦露但委實是〈今天我非常寂寞〉。其他如甄妮主唱的〈命運〉、呂方初出道時的〈普通人〉、〈酒不醉人自醉〉等,都由黃霑作曲作詞。

有些人認為,踏入上世紀九十年代,黃霑的影響力已驟降。也不盡是錯,但此一說法還是太集中於他的填詞人身份。他跟其他出色填詞人之不同,是他不僅精於填詞,還是一個音樂家,其音樂命途並未因其詞作減少而中斷(暫且不談其音樂劇創作)。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電視劇主題曲難再叱吒風雲,但他在電影音樂方面仍創作不輟,《笑傲江湖》、《秦俑》、《情女幽魂II人間道》、《情女幽魂III道道道》、《黃飛鴻》、《青蛇》、《梁祝》等,都是出色之作。這些電影也催生了不少動聽非常的電影主題曲,如張國榮的〈倩女幽魂〉、葉倩文的〈晚風〉(《上海之夜》主題曲,聽來真極富上海風情)、〈黎明不要來〉、〈躲也躲不了〉(黃霑好像曾說他對葉倩文是頗偏心的)等。當然不可溜掉〈滄海一聲笑〉,關於此曲,黃志華曾說:「整個九十年代似乎就只有黃霑一人仍敢用一段體的曲式來創作中國風格旋律。而黃霑在這個時期寫的〈滄海一聲笑〉,異常流行。可見,一段體曲式看似簡單,難有豐富變化,但要寫得好卻絕不簡單,是以並不是那麼多創作人敢嘗試。」倪匡對此曲曾讚不絕口,黃霑認為此曲也可能是他的傳世之作──「傳世」者,已脫離流行曲一時一地的短暫周期,而為後人所吟誦(也難怪維基百科把此曲誤說成調寄自古曲)。是的,黃霑的音樂,一些應會被寫入源遠流長的嶺南文化,於文化歷史之廣博來說,還孜孜計較他晚年作品有稍降之勢,就顯出現世人之狹隘和小心眼了。

一些專書都分析到黃霑的詞作,計有二千首之多;由他親自作曲的完整曲目,則好像還沒看到。以上例子,都是想到便說。我期待有人可整理出來。或者來一場音樂會,專演唱他作曲作詞的曲目,也不失為對這位音樂家誠摯的悼念。這樣的人物是值得人深深懷念的。

 


自2002年11月1日起,你是第 2079276 位訪客

下載香港增補字 || 私隱權政策 || 管理員專頁
版權所有,未經書面許可,不得轉載
本網站由hkAuthors.com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