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文化

  <  返回本欄目錄  <<


從遺忘鐵道到空中花園
-- 《頭條日報》「靈感國度」5.12.2011
/ 潘國靈 / 6/12/2011

曼克頓那著名的由荒廢高架鐵道改建成的高線公園(The High Line Park),終於親身見識了。數年前旅居紐約時,高線公園仍未完成,我首次讀到這個有趣的重建計劃,在一份大學的學報,校園記者走入尚無人煙的禁閉路軌,路軌停用多年,雜草叢生,四季轉換,出奇地生出完全不是悉心植樹可以想得出來的園林景緻。之後,二○○九年六月九日,第一期自下城甘斯沃爾特街(Gansevoort Street)至二十街的路段正式對外開放;今年的六月八日,二十街至三十街的第二期路段亦告完成,在不少旅遊書上此路段還是以虛線(即未完)標示,如今已經變作真實,可在上面踏足了。

高線公園被建築界、城市規劃界視為一個成功的舊建築重建、再利用參考個案,記得去年年初移師西九海濱長廊舉辦的建築雙年展中,亦看到有關高線公園的圖文及錄像展示,當下就想,有機會再去紐約,這個地方就一定不可錯過。

踏足其上,就知其美好。目前已全面開放的一、二期路段,貫通下城肉品包裝區(Meatpacking District)至雀兒喜西區(West Chelsea),未來的三、四期進一步往北通至三十四街,完成後,自八十年代廢置棄用多年的遺忘地帶,便將成為一道全長1.5英里、佔地6.7英畝的空中公共空間。我選了一個陽光普照的下午在上面蹓躂,感覺實在是愜意的。高線公園沿高架鐵道而建,它高出路面由十八至三十英尺不等,這樣的高度不會太居高臨下,又能給與有別於在地面行走的觀景視覺,可以把鐵道兩旁的風景,如大廈天台的管道、塗鴉、殘存的工業結構、由古舊的紅磚屋至新型的銀色反光公寓盡數眼簾,也由於這稍高的視覺不是定點而是沿鐵道不斷變化,從中亦可看到不同區域的特色、新舊發展的印痕。當然,不向外打量,步道本身就是一個奇異風光,它結合了懸空街道、野生景觀、人造庭園,新鋪石路與鏽跡斑斑的鐵軌互相交織,上面長著千嬌百媚的野生花草,沿道設有很多形態不同的座椅,有的面朝特別設置的觀景台,走得倦了可在上面休息,或拿書閱讀也不錯。沿道設有多個上落出口,喜歡的話,可離開到附近街區走走又再折返。

高線公園有傑出的建築師和景觀建築師設計,但它不僅是單項建築,還是一個城市規劃個案,為確保公園的景觀視野,周邊的城市建設(如建築物高度、物業開發權)亦作出相應改動。可見的空間景觀外,作為一個都會重建案例,其生成運作於我們亦有借鑒之處。一如許多廢置建築,九十年代不少人基於商業利益主張拆除鐵道以蓋建大樓,在這形勢下,當地居民組成民間團體「高線之友」(Friends of the High Line)爭取保存鐵道,請願、向法院陳請、援引巴黎九十年代將廢棄高架鐵道開放成公共空間的實例、邀請紐約攝影師拍攝一系列高線照片、舉辦國際性設計競賽等,終令當地政府改變初衷,將鐵道空間還予市民。高線公園是民間力量從下而上參與空間改造的案例,其中政府的開放性亦是關鍵。鐵道公園亦帶動了鄰近地區的新建築和經濟發展,事實證明,歷史保存與商業利益,不必然如特區政府常掛在口邊的--處於天秤的兩邊。

 


自2002年11月1日起,你是第 2093778 位訪客

下載香港增補字 || 私隱權政策 || 管理員專頁
版權所有,未經書面許可,不得轉載
本網站由hkAuthors.com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