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在的詩

  <  返回本欄目錄  <<


尚愛紀之後
-- 《明報》「明藝版」2014年1月11日
/ 遊忽 / 17/1/2014

在尚愛紀之後,
我進入生命的冰河時期。
從此以後,在我身上的,
都只能是
輕薄的感情。

我成了一個無愛的人。
愛情無可再積厚,
反轉過來,它成了虛無。

我仍舊會笑,那掏空了靈魂的笑
我仍舊會喊,那充盈於空氣的喊
成了習慣
在你離開了我之後。

5.17. - 9.16 2:20am

 


自2002年11月1日起,你是第 2119248 位訪客

下載香港增補字 || 私隱權政策 || 管理員專頁
版權所有,未經書面許可,不得轉載
本網站由hkAuthors.com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