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序羔羊

  <  返回本欄目錄  <<


潘國靈的詩
-- 《明月》2014年2月
/ 蔡炎培 / 5/2/2014

我不懂得謳歌生命
但我自然曉得吟唱
存在之難,將之化成哀歌。
那「曉得」與其說是「學會」,
不如說是
生之本能。

痛楚的呢喃
無聲的吶喊
抒情之必要
詠嘆之必要
皺著眉頭不放
即是持續對生命的抱疑
一切要在靜默中進行,
讓無人聽見。

你有多敏感於靈魂的震顫
你便有多承受於內心的不安
上帝沒問准你
便把一個內窺鏡植入你的靈魂深處
以此作為恩賜
也是畢生之詛咒
自我毀滅與創造燃燒不可分割
其結果難免殆盡
是為一個藝術者的殉道或殉情情結。
─潘國靈《存在之難》

2013.6.12 2:55 am

日子還很新近。此詩作為詩人第一本集子的開卷篇。知道潘國靈是個小說家是很早的事。詩人寫灣仔波士頓餐廳,我這一輩子叫它紅屋。但知道「生番」潘國靈也寫詩在《秋螢》,即這個集子第五十五頁的《身體微塵》──

做不到一顆星,或者可以做一顆微塵。/星也有暗啞的時候,而微塵偶爾飛舞。/起碼墜落無聲,不會驚嚇。/我的左臉比我的右臉老得快,/這樣我就成了一個分裂的人。/一個年輕,一個衰老,/互相對話或對峙,/而潘彼得慢慢慢慢還是會變成浮士德的。/我身體的零件一分一分的朽壞,/從外表你未必看得出來。/過程非常沉靜,我不喧嘩,/優雅是我僅可保有的尊嚴。
2010.5.17


我的左臉比我的右臉老得快……一個年輕,一個衰老。讀着讀着,頓懷少作《流星》斷句,一百年的世紀,一秒人生。


一回首,第十四頁有《十年》──
血,染了一張床單/夢,漂了一場空白/意難平/仍糾結/這未曾/這盡頭##圍滿你的是灰色/圍滿你的是藍色/圍滿你的是秋色/可見 可聞 可觸/不可挽##十年了/十年了/十年了
2012.9.2

「十年了,十年之後我回來/不要茶,換上咖啡齋/你歡喜喫的雪糕磚/並未受到幣值波動/我要了一客/方才發覺你不在……」讀着讀着「生番」這首小詩,少作《輕音樂》的一段,不禁脫口而出。

一翻翻到二十四頁,有《孖辮散開成白髮(和朱璽輝〈母校戀曲〉)》,心頭為之一震。朱璽輝者,寫小說的朱珺也,我底璽璽也,我底老情人未撇也,第一流的家務卿朱柔包也。分行的傢伙來了:
劉海是你嗎?/我的詩/全是一把髮/因此,我把你留下/四十年後/一樣烏卒卒/「卓一航,你過來……」/白髮魔女玉羅剎*

國靈,一個人要回到最初是很難的。

*梁羽生開山之作《白髮魔女傳》,對白只記得「卓一航,你過來……」這句。直逼「問世間,情是何物。」

 


自2002年11月1日起,你是第 2093778 位訪客

下載香港增補字 || 私隱權政策 || 管理員專頁
版權所有,未經書面許可,不得轉載
本網站由hkAuthors.com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