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序羔羊

  <  返回本欄目錄  <<


由一至零的過渡境界
-- 梁廣福《歲月無聲消逝》序
/ 潘國靈 / 24/11/2002

十年,真是不短的日子。今天,在急功近利的城市裡,用上十年來做一件事的,這份耐性實在稀罕珍貴。攝影師梁廣福這本攝影集,就是用上十年以上的時間,將香港過去十多年以來消失或逐漸隱退的城市景物拍攝下來,為歷史作見證。

為歷史作見證,說來也沉重。但梁廣福確實這樣想。記得他不止一次說:「歷史學家可以回過頭來慢慢書寫歷史,攝影,卻是等不了的。」

實在是等不了的。一個等字,可以什麼都拍不下。很多人在等待中錯失良機,以至生命。一些事物,於全城矚目中消失告別,如啟德機場,這還容易,反正全城皆知。一些卻不,寂寂無聲,黯然消失,或無聲隱退,或苟延殘喘,如舊式店舖、式微行業。這些,可沒有人敲鑼響鈸公告天下,要自己張開眼睛看。

張開眼睛看也不夠。太多人張眼如盲。要有對歷史的一份感覺、嗅覺、觸覺。這可真是說時容易做時難。在香港這個好像沒有記憶的城市談歷史感覺,好像有點虛無飄緲。虛無飄緲,到底是香港的客觀歷史身世使然,還是個人態度所致,難以說清,只知前者經常成為美麗藉口。其實感覺也是一種關心,譬如九龍城寨拆卸,全城皆知吧,但知還知,一樣可以漠不關心。在你閉目熟睡的晚上,有人卻摸黑溜進城寨,要拍攝這歷史地方的最後面貌。不止城寨,還有更多更多,可以在這本攝影集中找到,諸如舊式戲院、舊式茶樓、調景嶺、雀仔街、式微行業等等,都消逝於無聲的歲月之中。

歲月無聲消逝。梁廣福喜歡這個名字,以此作為書名。消逝的,豈止歲月,還有伴隨歲月的更多更多。這是一本拍攝「消失」的攝影集。「消失」(disappearance),跟「不在」(absence)不同,前者由有到零,後者卻一直處於零的狀態,攝影師就是要捕捉由一至零的過渡境界。拍攝「消失」,就是拍攝一種特殊而不穩定的「在」的狀態,搖搖欲墜,隱晦不明。

隱晦不明,是歷史狀態;清清晰晰,是光影下的照片。隱晦不明還有是比攝師師年少的我,總是對歷史感覺曖曖昧昧,這趟卻碰上歷史意識清晰的攝影師。大抵思想可以渾沌,但在按下快門的一剎那,從來不許遲疑,要頭腦冷靜,眼光要銳利如豹,這可不是誇張。基本上,梁廣福相信「寫實照片反映現實」的「反映論」,而我總以為,所有圖片和文字都是一種有所選取的表述,對所謂「重構」和「原貌」也有所保留。不過,我倒清楚,一本攝影集,圖片自然是其靈魂所在。自在的話不多說,有幾點堅持卻要代攝影師說明。這本攝影集,沒有大人物,沒有中英聯合聲明,沒有回歸慶典……,而是側重民生方面,深入香港市民生活,尤以中下層為多。說到拍攝理念,他說:「我儘量希望拍攝原貌,經人工粉飾裝修而失去原貌的舊物,我興趣不大。很多人現在動輒就計劃對古物進行粉飾裝修,譬如早前北京頤和園說要大灑金錢裝修,遭到不少文物保護專家反對,認為這將有損頤和園的原貌。古蹟舊物的原貌,不止外貌,還融入其氣味之中,動輒要髹上新的漆油,大肆裝修,這沒意思。」這個堅持,可以見於這本攝影集的圖片中,讀者自己去心神領會吧。而所謂原貌,不止景、物,還有人,都捕捉他們最自然流露最不經意的一面,而不是擺好甫士才按下快門。

按下快門。將剎那光景凝住。斷續的剎那,串起來是十年人事幾番新。幾許集體記憶,幾許過眼雲煙。有什麼比這二百多幀照片更真實而虛妄。

 


自2002年11月1日起,你是第 2101562 位訪客

下載香港增補字 || 私隱權政策 || 管理員專頁
版權所有,未經書面許可,不得轉載
本網站由hkAuthors.com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