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札記

  <  返回本欄目錄  <<


從那邊遙寄的放逐者遊記
-- 《香港作家》二零一五年七月號「走近名家系列」──潘國靈專輯」
/ 潘國靈 / 2/9/2015

1
我來到一個地方,這個地方從來沒有人帶傘,更準確說,根本就沒有傘子這東西。因為長年下雨,就無所謂晴天。雨有時小,有時大,人們就照樣給雨水淋著,並不以為可厭,有些人看來還可從雨水中提取一點快樂。

2
我來到一個地方,所有的人都在低頭哭泣,從鼻孔嘴巴發出窸窸窣窣的聲音。起初我以為走錯了地方,但這裡明明有著一個個書架,而低頭哭泣著的身軀所伏著的書桌上,又明明擺著一本一本的書。是的,沒有弄錯,這是一個圖書館。

3
我來到一個地方,這不是人的世界。這是一個櫥窗模特兒的世界。我看著她向我笑。其實她是向全世界的人也笑的。

4
開解自己的方法,就是離開自己,因此我走上了街道,看見了人群。周圍的人群未必很快樂,他們對我也不一定友善(這從來不是我的要求),但這刻我在注視著他們,我便知道,這刻我稍稍可以從自己的內心抽離出來。這是醫治自我沉溺症的一個方法,儘管要讓自我意識完全掏空,幾乎是不可能的。一個人如我,只能讓意識從自我與他人之間迅速頻密地穿梭往返,說來這甚至可說是我唯一的強項。

5
每一個我把目光投注其身上的人或物,都會將目光折射反照回我的深心處,那怕是一塊石頭。每個人都是一塊玻璃、一面鏡子、一塊石頭,我穿透它同時根本沒有進入。說來這也是我的一種本事。

6
我覺得與周遭的人都有距離,隔著一堵牆。距離也許不錯,而牆則比較難受,有時。

7
去哪裡我都沒所謂,只要是一座城市就可以了。我知道這個世界有草原、有沙漠、有高原、有戈壁,但這些地方於我有敬畏,城市於我比較親近。不要問我從哪裡來,有時我情願忘記。旅人選擇把生活暫時寄托於他方,何處是他方,其實都是可以的。哪裡有距離哪裡就有異鄉人。

8
我已過了背包族浪跡天涯的年紀。青年旅舍應該是住不下去了。但那又有甚麼關係呢?我不浪跡,或者我在逃遁。我不逃遁,或者我在尋索。都很相似。

9
「離開這裡,就是我的意思。」卡夫卡說。我已忘記卡夫卡在哪裡說過這話,可能在他的日記,而我在日記中也記下這話。他最終有沒有出走,我不知道。城堡是虛擬的,來了的人遺失了身份,它成了一座監獄。

10
尋索一個理想地叫天路歷程。窮困而無家可歸叫三毛流浪記。浪漫主義的流浪叫撒哈拉故事(但沙漠從來沒長出一棵橄欖樹)。現代吉卜賽有一個藝術的名字叫波希米亞。流放從此無可折返的叫放逐。受壓迫出走的叫流亡。歸隱作為修行的叫隱士。桃花源也是一片流刑地。我甚麼都是我甚麼都不是。

11
連名字我都記不起來,一切被掏空,反而可以轉換身份。A城的遊幽是B城的彼得是C城的莫梭,但他們每一個又是不一樣的。可惜我仍然攜著我的性別行走,如果可以放下哪怕是一會兒,自由也許會走近我多一點兒。可惜我仍攜著我的階級、膚色、口音、習慣上路,許多東西揮之不去。應該把沙特金句「存在先於本質」倒轉過來,是「本質先於存在」才對,一個在流動中背負著他來處文化的旅者份外自覺。

12
「流浪者的雙足宛如鮮花,他的靈魂成長,終得正果,浪跡天涯的疲憊洗去他的罪惡,那麼,流浪去吧!」──《婆羅門書》。

13
但卡繆又說中現代人的浪遊狀態:「面對虛無,求助於享樂與不斷旅行,那是將歷史的心靈變成地理了。」

14
一個叫德勒茲的哲學家說:「遊牧者並不離開,也不想離開,他執著於那片森林退縮後的平滑空間,那裡有草原或沙漠在進佔,他發明了遊牧主義,作為這個挑戰的回應。」

15
不斷盤垣,其實甚麼地方都去不了,「無腳鳥」在上空不斷飛,不斷飛,落地的時候就是死亡。──高達《法外之徒》

16
人們一旦企圖尋回失去的東西,就注定展開放逐的旅程,然而又是甚麼地方也去不了的。

17
真正的放逐是不可能的,正如真正的消失,我心裡明白。但當生命透支到了一定程度的時候,就要以身體的位移,來換取一點心靈的安慰,儘管一切只是自製的。
足不出戶也未必不可以放逐。我一早已經背向了世界,周遭的世界。

18
無所告別,因為不曾離開。但也可以說,無所離開,因為並無所謂,我的故鄉。

19
返回原地,其實我不曾離開又無可折返的地方,叫原初。

20
與其說是離家出走
不如說是離開自己

21
梅特林克說:「倘若蘇格拉底今天離家,他會發現賢人就坐在他門口的台階上。倘若猶大今晚外出,他的腳會把他引到猶大那兒去。每個人的一生都是許多時日,一天接一天。我們從自我內部穿行,遇見強盜、鬼魂、巨人、老者、小伙子、妻子、遺孀、戀愛中的弟兄們,然而,我們遇見的總是我們自己。」──詹姆斯.喬伊斯,《尤利西斯》

22
我終於回到一個人的空間。我終於可以思索。世界以異常陌生的眼界展現眼前。我不知自己身在何方,但我確實知道已經踏出家門。史上最年老的一個離家出走作家,可能是托爾斯泰。他已經厭倦其妻太久了吧。但出走十天,就感染肺炎,一命嗚呼,真的是大出走了。我沒所謂,我尚年輕,而且,我只是一個微不足道的,書寫的人。

 


自2002年11月1日起,你是第 2093778 位訪客

下載香港增補字 || 私隱權政策 || 管理員專頁
版權所有,未經書面許可,不得轉載
本網站由hkAuthors.com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