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札記

  <  返回本欄目錄  <<


沙城前後
-- 《香港文學》2015年9月369期「香港,香港」散文大展
/ 潘國靈 / 23/9/2015


1

從某時開始,你說起沙城所有地方都得加上一個「舊」字,或者「前」字。前星星碼頭我們曾經一起送別過仍記得它的機械銅鐘鐘聲伴著旁邊輕盈清脆的雪糕車聲音。前女皇碼頭我們倚著欄杆呼出煙圈女皇遠去了將來這裡將是與我們無相干的海濱長廊。遊行示威至前政府山有你我的足跡但已成為歷史這裡將變成保育、綠化和發展地帶。前添馬艦的環球嘉年華會中我們也坐過摩天輪但這只是暫時的過渡狀態最後一日歡樂已經派送完畢後來就成了儼如高牆的「門常開」。

我們一起共看的風景全都成了廢墟。在沙城之中。你我都曾目擊,悄悄進行又驚心動魄的城市變臉。而我們的臉上也生出了皺紋,添了風霜。

2

這個城市裝不下你的心靈。但你可以往哪裡逃呢?當每座城市都被同化時,城市將不會有盡頭,也沒有出口,所有地方都貼上「No-Exit」,從城市逃生預先被判定為注定的失敗與徒勞。這才是終極令人迷失的原因。有了手機漫遊,真正的漫遊者便開始瀕臨絕種了。世界融合工程以高速進行,當天衣織得無縫無隙,何處還可以是「寫托邦」寄托的他方與邊界?又或者「寫托邦」不在邊界而在內核。城市不僅止一塊表皮。她是一層包著一層的「中國盒」,不同的人住在不同的層界,最外層表象給化萓角@襲華美衣裳(多數人寄身於此),包蓋著被蛇蟲嚙咬的內層直至徹底爛掉的核心。你必須敢於潛進並良久逼視內在,才能明白破壞是如何造成的。

3

沙城的前身其實不叫「沙城」,而叫「浮城」。傳說中浮城本是生長於一塊懸擱於半空中大石上的一個奇異城堡,但奇蹟終究不敵萬有引力定律,大石自某時起慢慢下沉,逐漸下沉,最初不為人所察覺,直至轟然跌落地上時,大石底層裂出許多塵土和沙粒來,空氣頃刻一片渾濁,幾乎要重演龐貝古城城中人走避不及被突如其來的火山灰封住了軀體如集體點穴般凝注了整個城市和所有的人。這奇異的一刻有人稱之為「時間零」說不清是死亡還是重生的剎那。但墜落地上的浮城沒有如龐貝古城般一夜消失,她仍然繼續生長,浮城人繼續做着一半飄浮一半陸沉的夢。

真正巨大的衝擊還要等「時間零」的幾年之後。沙城人抵受得住自己的塵埃抵擋不了外來的風暴。一場沙塵暴自北方吹來,最初只是飄浮於空氣的一些粗沙粒,第一個人吸入,身體出現異常排斥的症狀,因為浮城本是一個濱海城市,雖然石頭奇多,但那種入侵浮城的粗沙粒經化驗,很快證實來自極其乾旱的沙漠,跟浮城的氣候完全不符,確定是一種外來的異質物,經過動物或人類宿主的流動身體,而悄悄進入浮城的。為防止吸入粗沙異質物,浮城人紛紛戴上口罩如戴着一個面具似的,從此沒有卸下。氣候劇變,沙塵暴自此隔不久從外襲來,大大小小不同級數的,內含不斷變種的毒。毒成為常態,變成懸浮粒子,變成每日的景致。終於再無飄浮的夢,只剩沉降,浮城告別,正式進入「沙城」時代(如今我們稱「浮城」,也叫「前浮城」了)。

4

一切建立在浮沙之上。由一堆沙堆積而成的沙城,人們可以預想,她終歸也有崩塌下來的一天。但到目前為止,沙城的外殼仍是堅固的。如果由沙建成的埃及金字塔可以在世上屹立不倒幾千年,沒一定必然理由,沙城最終是會變成泡影的。然而我要告訴你的是,這是在命書中一早給沙城寫下的宿命,沒有人可以違抗,或者說,沒有人的意志頑強到足以扭轉命運,不是人的集體意志太微弱,而是他們正正把自己的意志用在相反的方向上,加速著沙城的滅亡。對此,沙城人許多並不知曉,還以為自己在親手架設著一個樂園。

 


自2002年11月1日起,你是第 2134867 位訪客

下載香港增補字 || 私隱權政策 || 管理員專頁
版權所有,未經書面許可,不得轉載
本網站由hkAuthors.com贊助